• 第29章 酒醉!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12本章字数:3043字

    我说:“前台当然合适了,不过前台接待员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胡潇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其实我的心也不是放在前台接待员这个岗位上,我羡慕办公室里有忙不完的工作,有着远大的目标并为之奋斗的同事们。我希望能像你一样,能进办公室里面工作。前台接待员和办公室职员,根本就是两个不同平台的人。”

    我微微点头:“很有想法,我以饮料代酒,先预祝你在我们公司里,走得顺顺利利,心想事成。”

    胡潇也端起酒杯:“谢谢杨龙。”

    她抿了一口饮料,放下玻璃杯子,问我道:“杨龙,如果有这个能进办公室就职的机会,你能帮我么?”

    我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自身难保,不过,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或者能帮到你,我一定竭尽所能。”

    “嗯!谢谢你!”她高兴地握住我的手。

    大约十秒钟后,她羞涩地放开了我的手:“不好意思,我有点……有点高兴过头了。你别见怪。”

    看到她因羞涩而红扑扑的脸蛋,突然触动到了我心中某个软绵绵的地方。是清纯动人,一点一滴的慢慢沁入到内心深处,柔情惬意。天呐,我虽然年纪不大,不过也应该过了那种青春豆蔻看到美女就怦然心动的年华了,今天咋了?自控不住了。

    我咳了一下,说道:“我好好帮你想想,看能不能帮到你。”

    “嗯!我谢谢你了!”她高兴地说道。

    吃完饭,一起出了门,潇儿说道:“你忙的话,就回去继续忙吧。我过那边去坐车。”

    “行,那明天见了。”

    “明天见。”

    回到公司,继续干活,干清洁工作的活儿。在十一点钟的时候回到了家打开电脑。

    打开电脑,也不知该干啥,记得刚毕业时,同学们朋友们还经常联系聊天,后来慢慢的,一个一个的为事业,为家庭,为爱情,为婚姻,为未来而忙,渐渐的话也就少了。渐渐的也就三个月半年的说一次话。

    就这样的,上网也不知道该干嘛。上网原本是为了治疗寂寞,谁知上网更加的寂寞。这几个月来,每个晚上,还有一个‘流年似锦’跟我聊聊几句话的,话虽不多,好歹也能打发一点空虚寂寞。谁知道她竟然就是王冰怡啊,黑名单了我之后,现在没得聊了,更加的寂寞了。

    点上烟,吐出缭绕的烟雾,心里想着,王冰怡删了我后,在这样的夜晚,她是不是也会感到有一丝丝的遗憾呢?靠!那变态的女人,遗憾才怪!王冰怡心比铁坚硬,众所周知。女强人啊,比钢铁还强的人啊!

    正在自己的小办公桌弄着一个领导的讲话稿,桌面上的电话响了,我拿起话筒:“您好。”

    “杨龙,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是芸姐。

    我进去了芸姐办公室,她问道:“为什么你手机一直关机。”

    我囧,撒了个谎:“手机有点问题,拿去修了。”

    “先放下手上的工作吧,跟我出去,有点事。”芸姐说道。

    我说好。

    芸姐走在我前面,我跟着她,走出外面大厅,前台那边,潇儿对我笑了笑,左眼调皮地对我眨了一下说:“杨龙,下班一起吃饭。”

    我边走边说道:“好。”

    这小妮子,最近喜欢粘着我了,问东问西的。

    芸姐带着我去了停车场取车,两人上了车。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儿办公去,也不问,她要说自然会说,而且我感觉到她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不像平常时候一副慈祥的微笑。

    她没带我去办公,而是直接进了凤凰一桥上的沿江路,把车停下,对我说道:“下车吧,我心情不好,陪我走走。”

    “哦,好。”

    心情不好?工作?家庭?感情?

    市政的面子工程搞得不错,江边的风景很好,这是市的一张向外炫耀的漂亮名片。沿江一排一排的绿树彩花,把这座城市点缀的更加迷人。

    风轻轻从江面撩来,把芸姐微卷的长发吹得略显凌乱,那样更加的迷人。她平视前方,一步一步散步走向前。

    我走在她的右手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没胆去问她。

    大约走了百来步后,芸姐轻轻侧头看我,问道:“杨龙,没有女朋友,觉得无聊么?”

    这话啥意思?难道……你要做我女朋友?肯定不是,或许只是她随便问问罢了。

    我说:“想有,可现在的社会,是个现实的社会。像我这样的人,兜比脸还干净,人家又怎么能够轻易的随随便便跟咱走。”

    她扑哧笑了一声,说:“继续说啊。”

    我说道:“不过我不会安于现状,我一定会奋斗努力,出人头地!”

    芸姐看看我,说道:“我笑,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觉得你那话儿挺有意思的。”

    我见她微笑着,也就不怕了,大着胆子问道:“芸姐,为什么你心情不好了?”

    她神色哀伤地转头过去,低头看脚下的路。说道:“没什么。就希望有人陪着聊聊天。陪我去喝一杯吧。”

    我说道:“芸姐,现在是上班时间,要不……晚上。”

    “没事的,你跟我出来,说是出来办事,没人会说什么的。你的清洁工作,我今晚打电话过后勤部,让后勤部打电话给三个清洁工过来。”芸姐说。

    我又问:“这不会有事吧?王经理知道了,会连累了你的。”

    “说是你陪我出去人才市场做点工作,她能说什么呢?”芸姐看着我的眼睛,眼睛里流转着哀伤。

    说的是啊,芸姐跟后勤部的说一声,那边能有啥话说的?

    于是,上车,开往中兴路,那里是有名的酒吧一条街。我知道,芸姐有一肚子的苦水想要倒,她需要听者,更需要麻醉自己。

    她却选择了舞厅,说舞厅让人更加的脱离现实。欧迪欧舞厅里,尽管是下午时间,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人随着迷离的五颜六色彩光起舞。劲爆的音乐,麦香啤酒味,沉迷于舞蹈和音乐中的红男绿女,果真如幻境般的脱离现实。

    我两找了一个最角落的桌台,让服务生上了两扎嘉士伯啤酒。这儿的啤酒也真够贵的,一扎嘉士伯两百八……好无语。两扎,能喝完么?

    芸姐拿起桌面上的一瓶,跟我碰,然后一口气喝完,然后连拿起两支啤酒,和我碰了又喝完。我急忙伸手过去阻挡说:“这么喝很容易就倒的。”

    她推开我的手,说:“偶尔喝一次,没事的。”

    “那一会儿怎么开车回去?”我是想劝她少喝点。

    她说道:“开不了就放这儿。”

    喝了不知道有多久,芸姐进了两次卫生间倒完了胃中的酒水。第二次出来,我扶住了她软绵绵的手臂:“芸姐,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喝了那么多,该回去了。”

    芸姐虽吐了,意识还是很清醒,她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有几粒水滴挂在她的睫毛上,迷离的彩光穿过这几粒小水滴,甚是美艳无比。我竟然有一种想要吻她眼睛的冲动……

    芸姐擦掉脸上的水,说:“好吧,回去吧。该回去睡觉了。”

    我扶着她往外面走,现在的这个时间是人多的时候,进来泡吧的人络绎不绝。芸姐紧紧靠着我的手臂,挽住我的胳膊:“头有点晕。”

    我说道:“那就不要开车了。”

    “打的吧。”她说。

    芸姐的整个胳膊紧紧地缠绕住我的左手,身体紧紧靠在我的手臂上,右胸饱满的压在我的手臂上。我有意的手臂动了动,轻轻摩擦了一下她的身体,芸姐也不说话,她像是已经知道我手臂上轻微的动作,就更是贴的更紧了。

    在高楼林立的都市丛林中,我不会在乎跟她会不会走到最后的那一步。光是在事业上,有了她的帮助,我才能胜利地渡过王冰怡这一个大难关。别说我懦弱无能靠女人,在社会上,有一些东西,你太个性太遵守原则了,吃的苦就要比别人更多。

    当然,我不惧怕吃苦,可我害怕几年后的自己还是这般的一事无成,家中的父母还能受得住多少年的苦头?

    出了外面,芸姐拦下一部计程车,问我道:“要不先去我家里坐坐吧。”

    我没有理由去拒绝,更不愿意拂了她的意,当然,我自己也很想去的。

    于是,去了她家。

    芸姐用客厅中的那个红木茶桌给我泡茶,喝酒了的她双颊红润,媚眼如丝。我接过茶杯,道一声谢谢。芸姐说道:“杨年普洱。”

    玫瑰色一样红艳的普洱,琥珀一样的晶莹。入口醇和爽滑甘甜,清雅的甜意。正像是眼前的女人。

    她身上的熟女芳香让我迷醉,心里虽波澜万分,我却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坐着喝茶。芸姐抿了一口茶,说道:“喝酒后,再喝点茶,感觉很舒服。”

    我笑笑说:“嗯,对。”

    接着两人无话,一时间,空气变得静谧起来,只有墙上挂钟滴答的声音。我有些尴尬,咳了一下,问芸姐道:“芸姐,为什么这个房子里,没有你的婚纱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