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上头条热闻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7本章字数:1391字

    "对不起,我不想回答你们跟婚礼无关的问题。"楚瑜峰紧皱眉头,尽量的将管慧心护住。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记者突然闯进来,更纳闷的事,他明明没有邀请这些记者,又是谁让他们进来的!

    曲静气愤的叫来了保安,将楚瑜峰更纠缠不清的记者隔离开,但那些记者可不是事省油的灯,就算被保安隔离,还是秉承着记者穷追不舍的业界精神。管琳娜看这这些像是在为她打抱不平的记者,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她的眼睛飞快的转动了一下,用手肘戳了戳徐彻的腰,低声在他耳旁问道,"这些人,是你找来的吗?"

    徐彻笑了笑,看着她清澈有神的眼睛,他的心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正常。管琳娜回头看向台上,在次对上楚瑜峰的视线,只是,这一次,她不再感觉心痛,惶恐,而是挑衅。

    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乍然响起,"啊,有血,不好了!新娘子流血了!"楚瑜峰连忙抱住了晕倒的管慧心,神色紧张的抱着她跑出了外面,曲静在看到了那赤红的液体时,早就吓得脸色苍白。

    台下的宾客这时也站不住了,婚礼少了男女主角,他们也不再多呆,有的离去,有的去安慰曲静,场面变的一团糟。

    管琳娜本来也想跟着楚瑜峰去看看,只是她的手被身后的男人拖住了。

    "管琳娜,你个害人的小蹄子,都是你,都是你的出现,破坏了好好的婚礼,你个害人精。"曲静双眼通红,指着她骂骂咧咧的朝她走去,她气愤的挥手就要打向管琳娜。

    说时迟那时快,管琳娜冷笑的我住还没打下来的手,"我是害人精?我破坏他们的婚礼?小妈,你是在说笑话吗?呵,当年你儿女背着我,爬上楚瑜峰的床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的宝贝女儿是人见人憎的第三者?"她停顿了下来,眼神突然变的狠戾的看着眼前丑陋的女人,"呵,难怪呢,你自己就是一个人见人憎的第三者,又怎么会说自己的女儿事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呢!"说完,她狠狠的甩她的手。曾经,不懂事的她,被这母女玩弄于股掌中,后来,她才知道,她们是害得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现在的她,又怎么会轻易的饶恕她们,又怎么会傻傻的被她们欺负?

    曲静被她那一番话,堵的语塞,傻眼的看着眼前熟悉的女人,心虚的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记住,之前你们伤害过我的,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好好的让你们的尝尝那些滋味!"如同地狱的监狱,她都进过,现在她还有什么好可怕的?

    徐彻低眉看着眼前这个冷酷的女人,他的嘴角微微勾起,看来他没有选错人。

    这场华丽的婚礼,还是没有到最后便以突发情况结束。

    距离婚礼已过去一个星期,可这一个星期里,电视报道还有报纸上的头条,都是管家二姐妹的感情纠纷。出狱后的管琳娜因为那件事,已经成了B市的有名人物。

    徐彻推门走进昏暗的房间拉开窗帘,顿时一股暖流涌入阴暗的房间。看着床上凸起的被子,他毫不犹豫的拉开被子,"你还想睡多久,嗯?"

    "别烦我,该干嘛干嘛去。"管琳娜丝毫不理会,抢过被子转身继续睡。

    徐彻挑眉好笑的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姿,这个女人是太放心他还是根本没把她自己当女人?"给你三分钟,然后餐厅找我。"说完,他便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梳洗过后的管琳娜慵懒的穿着徐彻的长袖白衫来到了他的面前。徐彻打量着她身上性感的穿着,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她还真是不把自己当成女人了。"吃完换了衣服,然后回家。"

    管琳娜对着他不解的眨了眨眼,回家?她那里还有家?呵,是在说那个空荡荡除了尔虞我诈的大房子?她另可不要。

    "管琳娜,你是回,还是不回?"

    她没有再多犹豫,"回!"她眼睛一转,突然想起了婚礼那天的事情,"你跟管慧心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