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你是在关心我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8本章字数:3151字

    这时,一曲悠扬的铃声响起,管琳娜连忙掏出手机,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她就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般,激动的按下接听按键,“喂,是我,你快来……”没等她说完,手机便被楚瑜峰一把夺了过去,“是我,琳娜在我这里很安全,明天我会亲自从她去,就不用你再担心了。”说完,他立即将电话挂断、关机,然后看都没看就将手机往后车厢丢去,“嘭”一声,也不知道它掉进了那个黑洞洞的地方去了。

    管琳娜怒视着无理取闹的男人,气的直咬牙,“楚瑜峰,你有病!”她起身弓着背,膝盖跪在座位上,想要爬到后车厢,但被楚瑜峰有力的手按回了座位,连带着帮她系好安全带。

    管琳娜气的差点抓狂,她咬咬牙,推开了楚瑜峰,快速的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飞快的跑了出去。楚瑜峰懊恼的看着被打开的车门,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推开车门,也下了车。

    昏黄的路灯下,除了来往为数不多的车辆,几乎没有一个人影,管琳娜以为将自己已经逃开了楚瑜峰的魔抓,却不曾想到楚瑜峰就紧跟在她的身后,与她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知道跑了多远,当她回头一看,欲哭无泪累的坐在地上,她哀怨的抬头盯着高大的男人。楚瑜峰蹲下身,看着这样气呼呼充满生气的她,他不由得露笑出声,“差不多就行了,回去吧。”

    “不去。”管琳娜生气的鼓着腮帮子,故作不理会的撇过脑袋。

    楚瑜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怕地上脏,学着她坐在了公路边,两人肩并肩,倒也是一番味道。

    第一次,他们两人可以安静的坐在一起,管琳娜偷偷的打量着他,这张脸,她看了很久,却始终看不厌,明明很讨厌他对自己所作的一切,却每次在他对自己温柔一下,那些恨意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后,还是楚瑜峰打破了这个安静的空间,“监狱的生活很苦吧?”

    管琳娜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不做回答的将脑袋埋进手臂里。

    楚瑜峰轻轻的叹了一声,抬眼望着浩瀚的星空,再次说道说道,“监狱的生活很苦吧……你是不是恨我把你送进监狱?是不是恨我没有去那里看过你?是不是恨我没有给你带来一句话,一点希望?”

    管琳娜的手不自觉的来到后脖颈,摸着突兀的疙瘩,她的心酸又苦涩,冷冷的说道“你不要再说了。”监狱的生活很苦?如果真的要去形容它是怎么样的苦,那也就只有生不如死形容更贴切了!

    楚瑜峰撇过脑袋,看着她平静的双眸,心口微微作疼,他伸出温热的手掌,想去安慰的揉她的脑袋,却被管琳娜打开了。她站起身,快速的擦去眼角的热泪,拍了拍屁股,“我要回去睡觉。”

    楚瑜峰跟着也站了起来,看着她单薄的背影,万缕思绪也说不尽。

    突然,从一边的草丛里跳出了3个光着上身没穿衣服的大汉,淫、笑着直勾勾的盯着管琳娜,恨不得将眼珠子也给瞪出来,“来来来,妹子跟哥哥睡觉去,哈哈哈……”

    “啊!”管琳娜失声尖叫了一声,连着后退了几步。楚瑜峰阴沉着俊脸,将她拉在身后,看着对面三个流氓大叔,他不屑的冷哼一声。

    管琳娜被他护在身后,指尖传来的是他的温暖,感激的抬头看着他挺拔的后背,一道暖流从她的心里划过。但当她抬头看看了对面的三个魁梧大汉,而他们只有两个人,心口凉了一半。硬拼是拼不过了,也就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哟,不错嘛,还学别人保护女人。哼,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再说!”虎背熊腰的大汉,调侃的吹了一下口哨,一点也不见楚瑜峰放在眼里。

    话一落,其他的两个大汉也跟着哈哈的大笑起来。

    管琳娜扯了扯楚瑜峰的衣角,担忧的压低声说,“我们快逃吧,兴许还不会被他们抢的很惨。”

    他脸上一点也没有紧张,担心的样子,当他听到她这句话,嘴角不禁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他侧过脸,直勾勾的盯着她焦虑的脸蛋,笑道,“难道,你是在关心我?”如果这件事放在几年前,也许他会想都没想的拔腿就跑,但很可惜,现在并不是以前。

    管琳娜气的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他却一点都不担心。她揪着他的衣角,咬咬唇,“楚瑜峰,你真是病的不轻!”

    “喂,你们两个人,在那里磨磨唧唧的在说些什么,我告诉你们,最好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还有你,嘿嘿,等会可要陪我们哥们几个好好的玩玩。”大汉指着管琳娜,双眼浑浊的直盯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露出猥琐的笑容。

    楚瑜峰嫌恶的扫了他们一眼,也不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接给了他们每人一拳头。看着结实大块的三人,却不禁打,楚瑜峰只用了一拳就将他们打的蜷缩在地上哀嚎。他唾弃看着地上的三人,冷冷的说道,“你们这几只杂碎,她也是你们想臆想的对象?哼!”

    管琳娜瞬间傻了眼,这还是她认识的楚瑜峰吗?

    “怎么了?是不是感到很震惊?”楚瑜峰来到她跟前,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正当他们说话其间,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个大汉气的涨红脸,狰狞的从兜里拿出小刀子,眼神狠戾的盯着楚瑜峰的后背,突然,他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奔楚瑜峰跑去。

    管琳娜看到他身后的的大汉,惊吓道,“刀、刀……楚瑜峰危险!”她本能的推开他,然后自己也向一边退了几步。

    大汉第一次落了空,转过头凶神恶煞的瞪着管琳娜,“你个多管闲事的女人,我要杀了你。”

    见他把矛头转向自己,管琳娜的心咯噔了一下,暗叫不好,但她也不会傻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宰割,她拔腿就跑,大汉连忙追赶上去。

    楚瑜峰回过神来,紧张绷紧神经,沉下脸也跟着追上去。

    由于她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加上刚才跑时不小心割伤了脚后跟,她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却没跑多久便痛的受不了,突然,左脚一痛,她踉跄了重重的摔在上,眼见大汉步步逼近,管琳娜无奈的望着扭伤的脚,深呼吸一口气,尽量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大汉,试想找到一个自救的突破口。

    眼见刀子就要落下来,管琳娜惊慌的闭上眼睛,却久久感受不到那刺疼的危险武器,反而是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她惊讶的发现,是楚瑜峰护住了他,而他的手臂正好挡住了钝器。她也来不及多想,抬腿用尽全力就朝跟前的大汉的裆下踢去,大汉顿时铁青着脸,“嘭”刀子落地,他吃疼的捂着裆痛苦嚎叫的蜷缩在地上。而之前那两个大汉,也不知道跑哪去,不见踪迹。

    管琳娜连忙看着楚瑜峰受伤的胳膊,心里一紧,百感交集。“撕拉”一声,她将裙摆撕了一大块布料,“把西装脱下……真搞不懂你,这么热的天,你还穿着西装外套,不热吗?”她一边碎碎念,一边帮他脱下西装,看着那被染红的袖子,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快速的将布条给他包扎好。

    “你……”楚瑜峰张了张口,却被她打断了话,“你别说话……这里不能待久,得快点找个医院包扎一下。”这里很不安全,她不知道那跑的两个人会不会去搬救兵,但还是先离开这里才是最安全的。

    她扶着他沉重的身体,皱眉问道,“你只是伤到手,自己走应该没事吧。”

    “不能。”楚瑜峰忍住笑意,故作伤口很疼的样子。管琳娜抬眼看了他一眼,好在车子也离他们不远,也放弃了自己的想法。楚瑜峰脸上勾起一抹温柔,放佛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

    上车之后,管琳娜开车,并快速的找到了一家诊所,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搀扶着他走了进去。看着医生为他清理那触目惊心伤口时,她不禁红了眼眶,背转过去。

    半个钟后,楚瑜峰的伤口已经清理完,他走出诊所,心里空荡荡的靠在一边的墙上,郁闷的点燃一根烟,安静的抽了几口。

    “居然还会抽烟,哼,在你挨下那一刀时,我以为你死定了,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德。”管琳娜看了一眼,他缠着绷带的手臂,冷言冷语的递过一瓶饮料给他。而她的内心却为他松了一口气,幸好没事。

    楚瑜峰在诊所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以为她得了空逃回去了,再看到她拿着饮料走来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禁扬起笑脸,笑着接过她手里的饮料,抬头对上她不屑的双眸调侃道“嗯,是啊,我真不知道上辈子积了什么德,让我这辈子遇到了你。”

    管琳娜撇过视线,小声说道,“算你还有一点良知,会跑过来当下那一刀。”

    楚瑜峰无声的笑了笑,看着手里的饮料瓶子,挑眉问她,“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喜欢的饮料。”

    刚刚她跑了附近几家便利店,问了几个店主,最后还是很不容易的找到了。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波澜,一会又恢复了平静,不承认的淡淡的说道,“他家就只有这种饮料有冷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