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娱乐圈不存在纯粹的友情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8本章字数:3226字

    楚瑜峰的脸立即冷了下来,他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嘴角却慢慢勾起,平静的说“如果你指的是曝光琳娜的一切,那你就去曝光好了,但是,不管你想对她做什么,我都会一一将它们压下!”他停顿了一下,收起笑容,“如果你再无理取闹下去,我跟你就玩完了!”也许这句话,他应该早之前就该说出来了,或许就不会有后面那些烦人的事情发生了。

    管慧心咬牙切齿气的握紧拳头,眼里闪过一丝狠戾,“呵呵,离婚吗?你居然为她要跟我离婚,好!好啊!我这就去医院做掉孩子!”说着她便转身,正要走出去,身后却飘来他淡淡的声音,“想做就做掉吧。”

    管慧心停住脚步,心里咯噔了一下,脸色煞白。她只想用孩子威胁他,没想到他非但没有阻止,还让她打掉孩子!真是个狠心的男人!“楚瑜峰你真是可以啊,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

    楚瑜峰看着她的背影,毫无感情可言,冷淡的说出一句令人心寒的话,“不,我的孩子,我当然要,只是在你肚子里的,我可以不要!”

    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涌出眼睛,一滴接着一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掉在了地板上,她抬手快速的擦去泪水,踩着高跟鞋挺直背部走出办公室。

    楚瑜峰皱起眉伸手按揉着太阳穴,事情一旦说开,管慧心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好好的呆着,他不禁开始担心管琳娜起来。

    车上,徐彻一语不发开着车,管琳娜莫名其妙的感到心虚,时不时的看向他,想问些什么,但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到了今天的新片场,管琳娜坐在化妆室内,发呆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咬咬唇想着今早徐彻阴沉的脸,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跟他解释?

    “琳娜你今天可算出现了,要是你再不出现,我想徐总一定找你找得发疯了。”化妆师一边帮她化妆,一边羡慕的双眼犯桃花的说道,“哎,可真是羡煞我们这些单身狗了。”

    管琳娜挑眉问道,“呵呵,昨天我不在后,都发生什么事了?”

    “徐总像是发疯的到处找你,拼命的打电话,几乎都快把手机打爆了,我们这些人也跟着找了一阵,后来徐总说不用找了,我们也就收拾……”听着化妆师的话,管琳娜有些动容,但是,她昨晚被楚瑜峰“绑架”时,金铭看到她了,为什么……难道她没有跟大伙说?她疑惑的问道“金铭她昨晚、也跟着找了吗?”

    化妆师自然的笑了笑,“是啊,我们都帮忙找呢,金铭一听说你不见了,紧张的跟我们找了很久,说再找不到就报警呢,哈哈,你们两人的感情还真难得。”

    管琳娜的心一沉,心底不禁冷笑,那个时候她明明就看到了,为什么她不跟大伙说?难道真的像楚瑜峰说的那样,娱乐圈根本就存在不了一点友情?

    “管姐姐,你昨晚去哪了?我很可找你好久了。”这会,金铭走进化妆室,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双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很是活泼可爱。

    管琳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昨天我不小心在附近这一代迷路了,后来被一个好心的出租车大叔送回家的。昨晚真的很不好意,让你们担心了。”

    “姐姐这是在说什么话呢,只要人没事就好了。”看着金铭可爱的笑脸,管琳娜的心一凉,她还真以为自己昨晚没看到她!

    “金铭,你等会的表情可以再生气些,记得要吼,这个很重要……”徐彻跟金铭走进的讨论着拍戏,金铭认真的看着徐彻,眼里闪烁连连点头。

    管琳娜双手环胸安静的让化妆师为自己补妆,这时,旁边的两个女人对耳小声的讨论着,“看到没,那个狐狸精刚刚跟金融小开分手,这会又勾搭上徐总了,哼,真是货真价实的狐狸精。”

    “诶,你小声点,徐总的绯闻女友可就在前面呢。”

    “你不知道,这些天,我看到那狐狸精经常跟她在一起呢,看上去感情那个叫好,呵呵,现在要是知道金铭是为了想抢走徐总才跟她交往的,看不把她气死。

    管琳娜皱眉不禁想到昨天在门口看到的那一幕,突然明白了什么。

    “所有演员到位…方导的话音一落,镜头里金铭的演技表演更加的真切,也得到了方导的肯定。下一场,是管琳娜与她的对手戏,而徐彻一下就走到金铭的身边,认真的跟她讲解着,像是她的助理,而并不是她的。管琳娜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咽了一口唾沫。

    “你不要以为他对你好,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你,你只不过是他手上的一枚棋子而已,当他将你利用完了,你的归宿也只不过是回到那小小的棋笥里!”说着金铭伸手推了她一下,管琳娜胸前一疼,踉跄的失去重心的跌倒在地上,仰起头不甘的看着她得意的冷笑。按照剧本的主角那样去演绎,她咬咬牙,不承认的说,“呵,妹妹,你是不是害怕了,担心我会将他抢回来,不是吗?”

    “停!”这会方导脸色不悦的朝金铭走去,“金铭,这个地方你要狠,不要露出你那同情的表情,知道吗。”

    管琳娜从地上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伸手不禁摸了摸刚刚被她推的还有些疼的胸口。“琳娜,你表现的很好,等会如果眼里再加一点犹豫然后转换坚毅那就更好了。”方导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朝工作人员说道,“各部门安静,开…

    导演的话还没说完,管琳娜就被金铭狠狠的推倒在地,“嘭”一声,屁股疼痛的不禁令她皱起眉头,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不要以为他对你好,是因为他的心里有你……”

    “停停停,金铭,你怎么搞的,我这里都还没开始!”方导皱眉不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重新调整镜头。

    “抱歉,抱歉,这次是我太着急了,真是对不住了。”金铭一脸歉意的朝方有才鞠了个躬,然后伸手想要拉起地上狼狈的她,管琳娜没理会的自己站起身,再次揉了揉生疼的屁股。“管姐姐真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一次我一定好好演的。”

    如果她才的没有错的话,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金铭一定会连着出错。

    果然不出她所料,金铭连续各种出错,而管琳娜被推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屁股感觉不到疼痛麻木了。

    原本好了些的脚伤,因为拍戏时穿着高跟鞋摔倒了数十次,又再次严重了起来。她紧缩眉头,额头冒着细细的冷汗,手撑着腰部,身体像是散架一般,艰难的走到更衣室。

    突然,从屋内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管琳娜愣是停住脚步,屏住呼吸,安静的听着屋内的对话。

    “金铭,你可真厉害,居然敢那么推她,哼,我猜你是故意的吧,明明那么简单的一场戏,你却一直故意出错重拍,你啊,真狠!”

    “我狠吗?你可别乱说,哎呀,不说了,我还约了徐总吃饭呢。”

    管琳娜咬咬唇角一瘸一拐的往后退了退,后背却撞到了一堵肉墙,她愣是吓了一跳,连忙转身看去,惊讶的微张着红唇,他,怎么会在这里?

    楚瑜峰脸色很不好的盯着她,正要开口,却被管琳娜捂住了唇,然后被他一把拉住,做贼心虚一般的躲在角落里。

    这会,更衣室里面的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金铭,你可真行,不仅把那个走后门没有任何演技的管琳娜欺负的那样,还把高富帅徐总抢了过来,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金铭丝毫不掩饰的笑的一脸得意,“呵呵,男人啊,你想拿住他并不难,只要你放得开。”

    他们的笑声越来越远,管琳娜这才松了一口气,靠在墙壁上,“你怎么来了?”

    “别拍戏了,回家吧。”楚瑜峰心口一紧,伸手霸道的将她横抱起来。

    “喂,你先放我下来。”管琳娜惊慌失措的连忙左顾右看了看,深怕被别人看到。她的脸涨得微红,幽幽的说了句“等会,我还没换衣服呢!”

    楚瑜峰靠在更衣室门口,心情郁闷的点燃一根香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他吐出来的烟雾,弥漫在空气间,站在一边看他忧郁的侧脸,管琳娜不禁感到有些伤怀。

    楚瑜峰掐灭香烟,回头看向穿回今早天白色长裙的她,温淡一笑,伸手便将她抱起。却不想,遇上了迎面而来的徐彻,“楚瑜峰,你这是要带着我的女朋友去哪里?”

    楚瑜峰抱着她的手没有丝毫松懈,直径走过他的身边。徐彻抬手抓住他的手臂,心中不明燃烧起一阵怒火,冷笑道“把她放下!”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女朋友?呵,女朋友?徐彻,有你这样对女朋友不闻不顾的吗?”楚瑜峰侧身甩开他的手,大步走出去。

    徐彻愣愣的杵在原地,心口莫名作疼起来,他这是怎么了?明明就是假的恋情,却看到她被前夫带走后,心情莫名的颓废,莫名的躁动生气?

    “我跟他的事,不需要你来管。”许久后,管琳娜撇过眼,想着他刚才说的话不禁感到好笑。

    楚瑜峰弯腰将她放进座位上,细心的帮她扣上安全带,低眉勾唇浅笑着直勾勾的盯着她“如果我偏偏要管呢?”

    管琳娜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等你离婚了,再跟我说这句话吧。”说完,她挑衅意味的不惧怕的看着他玩味的眼神,两人彼此都不甘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