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48本章字数:3082字

    管琳娜咬咬牙,看着他居高临下的样子,心里一阵阴郁,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她想都没想,,抬腿就朝他的大腿内侧踢去,然后看着楚瑜峰隐忍痛苦扭曲的脸,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会你也知道的答案了吧,楚瑜峰,你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说完她转身不禁偷笑了笑,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隐蔽的地方。

    楚瑜峰额头青筋突兀冒着细细的冷汗,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这个不知好歹的蠢女人,也不怕把自己的命根子给毁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坐在石凳上,慢慢的让它缓过来。

    这一天过得格外的漫长,等收完工已经半夜3点,刚上车,管琳娜便累的睡过去,林月也是困的不行的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保持着清醒,突然管琳娜口袋闪着亮光,她正好停车,本来想起熟睡的她,却又怕吵醒她,林月想着拿出她的手机,怔眼一看,很庆幸自己拿出她的手机,“喂,琳娜累的在车上睡着了,是、是的,已经在门口……”她一边大低声,一边看着副驾驶熟睡的女人,细心的将毯子往她身上拉了拉。

    不一会,从别墅的大门内走出了一个人影,林月看清来人,连忙下车走到一边打开车门。楚瑜峰看着她疲倦紧闭的双眼,心里不忍的微微作疼,弯腰将她轻轻的抱在怀里,压低声对林月说,“今天谢谢你了,路上小心。”

    林月微笑的冲着他点点头,没有在多停留的上车,离开了别墅区。

    楚瑜峰将她抱进房间,蹑手蹑脚的帮她换了睡衣,然后又去拧了一条干净的热毛巾,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皮肤,生怕会吵醒她,突然,他的手一顿,停在了半空,楚瑜峰更是吃惊的将一边的台灯也打开,当他清楚的看到她后颈丑陋的一大块粉色的疙瘩时,心疼低头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在那块疙瘩上面留下吻痕。

    以前,她很喜欢绑起马尾,自己也十分的喜欢她绑起马尾后纯净爽朗的样子,可现在她却为了遮住丑陋的疙瘩不得不每天披着长发,就算再热的天她也不想将头发绑起!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拂过她熟睡的脸颊,沙哑的声音带着无奈心疼,“你在监狱里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后悔了,后悔当初欺骗她,后悔自己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

    床上的女人翻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蹭了蹭继续睡着。楚瑜峰就这样坐在床边盯着她睡觉的模样,看了许久,才起身离去。

    当他打开房门,管慧心就站在们的对面,刻意的等他。楚瑜峰轻轻的将房门关上,然后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边,直径路过,朝走廊的尽头走去。管慧心默不作声的紧跟在他身后。

    书房内,“你还要再这里谁多久?”他们结婚后,他从未上过她的床,不,应该是从她们认识到现在,他从里没有主动的上过她的床!管慧心心里委屈憋红了眼眶,原本下垂的双手不禁情绪激动的紧紧蜷握。

    见他不说话,管慧心气的直径走到他面前,一把夺走她手里的书籍,“啪”狠狠的摔在地上。

    楚瑜峰挑眉抬眼看向无理取闹的她,再看了看地上那本安静躺在地上的书,不想跟她吵的说,“天也不早了,你快回去睡觉吧。”说着,他起身来到书本脚边,本想捡起书。

    管慧心像是发疯的拉扯他的手臂,大吼道“呵呵,你现在都不想跟我多说一句话了是吧,楚瑜峰,你到底是多烦我!”

    他头疼的瞥了她一眼,抬手揉着太阳穴,言语里没有半点温度的说“你说对了,现在的我没有那个心情听你吵,听你说话!你可以走了吧!”

    管慧心见他弯身要捡起那本厚厚的书,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抬脚狠狠的踩在扒开的书上面,故意的说,“呀,我没看到,居然……”

    那本书,是他像管琳娜借的,也是很多年前,他送她的一本特殊的书,而现在却被管慧心一脚踩坏了!他很生气的盯着她脚,一字一句阴冷的说,“把你的脚拿开!”

    管慧心的心咯噔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挪开脚,就被楚瑜峰重重的推开,她踉跄的后退几步,愣愣的看着他宝贝的捡起掉了几页的书本,眼里闪着怒火,只是一本那个女人的破书就能让他对它那么爱惜,而她是他的结发妻子,不论她怎么对他殷勤,百般讨好,都换不回他发自内心的一个微笑。

    她像是发了疯一样,从他的手里夺过烂掉的书,“撕拉”将它撕成了两半,然后疯狂的一页一页的将它纸张撕下,像是飞舞的落叶,一页页的落在地上。

    楚瑜峰额头上的青筋突发,阴沉着,抢过她手上的书,气愤的挥手就给她一巴掌,那清脆的声音在空寂的书房里回荡着,而管慧心的表情动作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住了,她红着眼眶,鼻子一酸,心里委屈的掉下一颗晶莹的眼泪,沿着轮廓失重的掉在白色的瓷砖上,没了踪迹。“你,为了一本书,打我呵!”她可笑的捂住发烫的脸颊,胸口情绪不稳定的高低起伏着。

    “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管慧心,我看你真的需要找个时间去精神科看看!”说完,楚瑜峰没再理会她,快速的将纸张一一捡起,然后按着顺序将他们排列好。

    管慧心憋着一口恶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书房。

    等他将顺序摆好后,却发现缺少了几张,他连忙在附近周围找了找,最终在书桌底下找到了,他伸手去拿,却意外的拿出了一张被撕后又笨拙拼凑在一起,却缺少一块的婚纱照!他这才想起,前些天被管琳娜撕碎的照片,后来又在雨夜里拼命的寻找小照片……原来是它残缺的一角!

    他的身体怔了怔,不由得将手里的残旧不堪的照片握紧了些,忽然明白了。

    第二天,管琳娜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做起身,低头打量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的睡衣,吓得睡意全失。

    “扣扣扣……”这会,厚实的木门外传来了奴仆,周青的声音,“大小姐,我可以进来打扫吗?”

    管琳娜穿着睡裙从床上爬起,赤脚来到门前,打开门。周青冲着她点点头便走进去打扫,整理凌乱的衣服。

    管琳娜双手抱胸皱着眉悠悠的问道,“我昨晚多晚回来的?我的衣服是谁给我换的?”她的…记忆里只有上车那一部分,至于她是怎么回到了房间的,就像是喝断片一样,没有一丝印象。

    周青的睁大双眼看向她,只是那白净的脸上突然泛起红晕,然后羞怯连忙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道,“昨晚3点多,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起身看了看,我看到……是姑爷将您抱进屋内的,之后……我就清楚了。”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听到她的话,就像是很明白的在说,是楚瑜峰把你抱回来的,你说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反正不是我帮忙脱的。管琳娜的身体激灵的微微一颤,不禁长起了鸡皮疙瘩。

    突然,她手腕一紧,被一个力道拖了出去,来到了安静的书房,管琳娜甩开他的手,吃痛的揉了揉手腕,“楚瑜峰你有病啊!有什么事就说,别拉拉扯扯的!”

    楚瑜峰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就连她骂他,他也没有生气,反而笑着暧昧的说,“昨晚睡的怎么样?”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白色宽大的睡裙上,依稀可以看到胸前凸出的两点……

    管琳娜这才感觉到,她里面没穿衣服,全身上下只套了一件薄薄的睡裙,她脸上尴尬的白了红,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抬手抱胸,警惕的看着眼前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男人,“这里可是别墅,你可别乱来!”

    楚瑜峰被她这句话逗乐不禁嗤笑出声,“呵呵,你捂什么捂,昨晚,我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该碰的不该碰的也已经都碰了,如果我真的要对你怎么样,你觉得你躲得了吗?”

    管琳娜的脸刷的一下通红一片,原来自己昨晚的衣服是他脱的……她下意识紧张的伸手摸着后颈,这里也被他看到了吗?

    “管琳娜,你别猜想,我找你来并不是为了那样事情。”楚瑜峰看着她可爱的动作,脸颊闪现出百年不遇的微红,他清了清嗓子,“你是不是还爱着我?”当他昨晚看到那张被勉强拼凑的婚纱照,非常的想对她问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心里还有自己,她怎么可能会在雨夜发疯的找那残缺的一角?

    管琳娜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还是想都没想张开嘴否认,“不是,我不爱你!”

    “那你跟我说说这个怎么回事,明明就已经被你撕烂了,可现在却拼凑的粘贴在一起,你如果说你不爱我,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的婚纱照保存起来,既然不爱,撕烂就算了!”楚瑜峰拿出照片,一副铁证如山不容狡辩的眼里散发着亮光的直勾勾的盯着,看着她那张紧张的脸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