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相术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108字

    “你是相师,又不是通灵师。”

    “其实都差不吧。”

    苏白笑嘻嘻地说着。

    姜雨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你眉心郁结,想必心中有事,而你的日月角有些昏暗,我想这件事与你的父母有关吧。”

    姜雨表情一滞,望着苏白。

    她本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但此时此刻苏白的话竟都说对了,她不禁将信将疑地看着苏白。

    看着姜雨的脸色,苏白心中一定,看来他讲得基本没什么问题,否则她也不会是这种表情了。

    不过有些东西并不是靠看相就可以看出来了。

    卜算一学,与相术、风水向来相辅相成。

    5点的卜算对于相术的帮助实在不算大,但是好在有洞察专长加成的相术还是颇为好用,即使只有5点的卜算,苏白也看出了一些事情。

    “你这次到云岐山来,应该和这事有关吧?”

    声音不大,姜雨却是一惊,侧着头看着苏白,有些意外的问道:“你真的会算命?”

    事情就发生在她的眼前,让她也有些将信将疑。

    “当然,我是专业的。”

    看着这么一副不正经模样的苏白,姜雨有些无奈。

    “那你能算出这件事情顺利吗?”

    苏白的表情有些僵住了,看着姜雨一脸期望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由滴下了一滴冷汗。

    我怎么知道行不行啊,我卜算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啊。

    算了,反正以后在也见不到面,随便忽悠她几下就行了,乱说话又不会怀孕,怕什么。

    “你此行必有贵人相助,当高枕无忧。”

    等到姜雨回过神来,眼前已见不到人影。

    ……

    次日一早,苏白便醒了过来。

    昨夜在姜雨身上尝试相术的结果让苏白还是颇为满意,看她的样子,显然他讲得相当准确,除了最后那一蒙以外。

    洗漱一番,换上衣服,收拾好东西后,苏白走出了房间。

    旅馆早上有早餐供应,凭着票据,吃过早餐之后,苏白退订了房间。

    作为省一级旅游景点,云岐山还是相当大的,苏白在这边呆了几天,走遍了大多数景点,准备今天看完了白山观之后,就回去了。

    今天的阳光并不浓烈,相对温和了不少,是个外出的好天气。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左右了,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的游客,一路上熙熙攘攘,不时可以听到谈笑声。

    苏白不由地微微笑着,这样的气氛让人有种平静的感觉。

    旅馆到白山观还有一段不短的路程,是颇为崎岖的山路,即使铺满了石板的台阶,对于不少人也是不小的挑战,一路前行着,苏白时不时的超过一些人群,还可以听到抱怨声。

    只是此时的苏白,注意却完全不在这上面了。

    云岐山上风景优美,树木茂盛,枝叶纵横交错这,郁郁葱葱,不时还可以听见鸟儿的鸣叫。

    只是以一位风水师的目光而言,这里却显得不同寻常。

    这里的景致,让他想到了阵法一说。

    葱郁的树木层层叠叠,地气浑然一体,似乎围绕着着某个位置循环着,形成某种风水格局,只是以苏白5点的风水看不出来。

    古语有云“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萌动”,这所谓地气,指的便是大地山川之气。

    皱着眉头,苏白从口袋掏出了定龙盘。

    虽然法器所加的点数并不能提升学识,但对于技能的加成却是颇大。

    8点的风水,让苏白风水的技能达到了13点,再加上10点的卜算,让苏白的推衍更加的顺利。

    苏白转动着定龙盘,目光向着周围扫视着,似乎在计算些什么。

    这一次,他看到了更多。

    这风水格局明显带着人为的痕迹,锁住了云岐山的地气流动,使其自成循环,整体运势也因此保持着长久而不流失,而循环的中心……

    苏白的目光盯着远处隐在山间的白山观。

    相当高明的手法,至少现在的他还做不到这样。

    “小伙子,你这是在看风水吗。”

    沉思间,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唤回了他的思绪。

    转头望去,说话的是一位七八十岁的老人,头发花白,面色却有些红润。

    “我只是随便乱弄,哪里懂这些东西,”回过神来,苏白不由得笑道,“老人家,你也懂这些东西吗。”

    “人老了在家,平时没什么事,就喜欢看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老人的声音虽然苍老,却有着一丝年轻的活力,看起来心态颇好,“倒是你一个年轻人,怎么会对这些有兴趣。”

    左右没什么事情,苏白来到老人旁边坐下,就当做是陪人聊聊天了。

    “我对这方面挺有兴趣,平时还有看看相学,风水的书。”

    “你还有学相学,”老人眼睛一亮,看上去还是挺感兴趣的,“这年头,年轻人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了。”

    苏白轻轻摸了摸头,其实原本他对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要不是突然得到一个系统,他哪知道这些是什么。

    “我就是随便看看,也算不上学吧。”

    “我就是人老了,记性不好喽,”老人开心地笑着,讲到兴趣的东西,就好像一个小孩一般,“要是在年轻几岁,肯定要认真学一学。”

    “哪里,你还年轻着呢。”

    老人哈哈大笑:“小伙子真会讲话。”

    “小伙子,你学了这些,可以帮我看看吗?”老人突然表现的挺感兴趣。

    “那我随便看看,要是哪里错了,可不能怪我啊。”

    昨天的试验让苏白对这些东西突然就感兴趣了。

    “当然了。”

    老人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本来就是路边随便拉一个人聊了起来,怎么可能真的当回事。

    苏白仔细端详着老人的面庞。

    卧蚕丰厚圆满,素有子女兴旺之说,天仓与地阔位置相映,浑然无缺,定是福禄俱全,长命百岁。

    “老人家,你家中子女兴旺,而且孩子们事业都挺顺利的,这半辈子,虽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的,平安顺利。”

    “小伙子,你这说得都挺准的嘛,我平时偶尔去看算命还没有你看得准,”老人惊异的看着苏白,似乎兴趣更浓了,“还有什么吗?”

    “看来我蒙的还是挺准的,”苏白笑着道,“今后也一定福禄俱全,长命百岁。”

    “尽挑好的说,”老人笑挺开心的模样:“小伙子,承你吉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