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怪异格局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60字

    和老人聊了不短的时间,却没有见到家人过来,苏白不由地问道:“老人家,你是一个人吗。”

    “我是跟着旅游团一起来的。”老人看上去并不在意这些。

    “家里放心吗。”

    苏白蛮吃惊的,老人年纪不小,一个人出门实在不是很安全。

    “我一个人爱闲逛习惯了,孩子上班忙没有什么时间,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们,”老人俏皮的眨了眨眼,“毕竟我还年轻着呢。”

    苏白会心一笑。

    “老人家,不要离得太远了,我可是要负责把你们全都好好带回去啊。”

    这时,旁边的导游走了过来,脸上有些无奈。

    毕竟,老人家年龄不小,还时不时的随意逛逛,实在有些令人无奈。“

    “我身子还硬朗着,你怎么比我还啰嗦。”

    导游显得更无奈了。

    “年轻人,我和你挺聊得来的,这是我的电话。我住在海英市,要是有去记得找我,”老人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着什么,“我叫李英石。”

    与李英石分别后,苏白快步前行,不多时,已经接近白山观。

    远远地看去,可以看见隐藏在树丛之后的道观,结构层层叠叠,算不上宏大,却别有一番肃穆与庄严。

    离得越近,越能感觉到道观与云岐山环环相扣的格局,凝聚了整座山脉的运势,而在这风水格局中心的白山观也因此长久不衰。

    也许是他的风水技能还不够高,看不出到底是属于什么格局。

    走进道观,里面有不少游客在参观着。

    只是在此刻,苏白的心思却不在这些游客的身上。

    进入道观之后,地气的流动更加强烈,甚至苏白伸出手来,都可以感觉到那如风般滑动的气息,在向着某个方向凝聚着。

    顺着地气流动的方向走着,一路上从游客身边穿梭而过,渐渐地,周边的环境越显寂静,身边的游客逐渐减少。

    不知不觉间,苏白来到了一间的庭院。

    在庭院中,有着一棵松树。

    而此时,苏白的脸色不由得一变,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凝重。

    因为这云岐山地气流动的中心,就是这棵松树,而它,也正是这不知为何的风水格局的重点所在。

    在风水学中,松树有常青树之说,风水师常以此镇压运势,稳固格局,保证长久不衰。

    但在眼前的这棵却有些不一样。

    作为以生命力闻名的常青树,这棵松树却带着浓厚的煞气,在整棵树周围凝聚不散,枝叶上带着大片大片的黑斑,看起来煞气已经深入内层。

    苏白双眼微微扫视了周围。

    庭院的地面墙壁上都带着潮湿,这里的温度似乎都带着几丝阴冷,附近听不到虫鸣鸟叫,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

    生机绝地,大凶格局。

    之前,苏白本以为,地处这风水格局中心,这白山观凝聚了整座山脉地气,应该运势升腾,久盛不衰,大有腾龙升空之景。

    但如今看来,却完全超乎想象。

    地气流动,本应该以松树为中心完成一个循环,但不知为何,地气通过松树后,却化为阴煞而出,而在道观内地,又自成循环。

    也就是说,云岐山外部一片茂盛,只是地气大量流动而临时造成,实际却在白山观内部流失,化为煞气。

    这已经不仅仅是影响到白山观本身运势的问题了,现在煞气还仅仅只是在这庭院内流动,等到扩散开来,甚至还会影响到云岐山的格局变动。

    当然不会是好的方面。

    苏白不由得拿出了定龙盘。

    “这位先生,这里是私人地区,谢绝参观,还请你离开。”

    背后传来男子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而来。

    苏白转头看去,那是一名中年道士,此时正自远处赶来,脚步似乎有些急促。

    苏白没有说话,看着中年道士来到身前,突然开口问道:“这里的风水格局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从道观的建筑方位,还是这松树种植的位置来看,这个格局人工雕琢的痕迹实在是太浓重了,怎么也不像是天然格局。

    只是,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敢布下这样的风水格局。

    要知道,相师一行,从来最为忌讳天命,布置出这么凶煞,甚至影响到整个山脉的格局,就从来不担心遭受天谴吗。

    中年道士一愣,突然皱眉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对风水学有所研究,本来只是来云岐山旅行,”苏白扬了扬手里的定龙盘,“没想到却见到了这样的情况。”

    “原来是相师。”

    中年道士的神色缓了缓:“你能看出这些,看来还是有些真本事的,那你就可以看出这里的事情不是你可以插手的,还是快趁早离开吧。”

    看中年道士的神色,似乎是不想多说什么。

    苏白一愣,随即明白,这道士不想让人知道其中详情。

    “太不可思议了,”望着松树,苏白不禁喃喃自语道,“这到底是怎么布置得。”

    中年道士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说道:“此地凶险,即使是本门中人,也是禁止入内,你还是趁早离去吧。”

    中年道士并不认为苏白能看出点什么,他的年纪就不足以让中年道士对他有所重视。

    要知道,相师这一行,自然年纪越大,越值得信赖。

    这里,煞气厚重,苏白还年纪轻轻的,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就可惜了。

    煞气过重,会影响身体,迷乱思想,让人做出许多错误的事情,对于常人而言,这些东西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苏白拿着定龙盘在手中放平,开始推衍起来。

    这一下,真的发现出一些问题。

    “这松树的位置是在死门!”苏白有些惊异地问道。

    这道观与山脉相连,形成巨大的格局,借助定龙盘,苏白才推测出了大致的方位。

    按理而言,松树应该种在生门,用以镇压,生生不息,怎么会种在死门,自绝生路。

    只是,能布置这么大格局的人,怎么可能会犯下这么小的错误?

    苏白奇怪的看着这棵松树,这到底是什么用意。

    中年道士看着苏白原地不动,眉头一扬,本想着让他快点离开,没想到却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地手一抖,吃惊地看着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