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四象地星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33字

    中年道士本身也对于风水有所研究,只是天赋不佳,一直没有什么成果。

    这松树死门的位置还是他的师父告诉他的,这岂不是说,就凭刚才的话,苏白的水平就和他的师父差不多了?

    要知道,这一个大阵可是关联到整座山脉,要推算整体方位可是要对整座云岐山的位置进行推衍,难度可想而知。

    难道是碰巧不成?

    中年道士实在不愿意相信,自己多年所学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年轻人。

    在中年道士思考的时间里,苏白又发现了一些问题。

    如果松树在死门上,地气涌入之后,应该只是被压制住,又怎么会转化成为煞气?

    这是……

    松树最下部的位置已经侵染上了一大块墨色的斑迹,还有着向上延伸的趋势。

    这个是……

    “这是地煞,”苏白半眯着眼,“你们的松树,种在了地煞的上方。”

    中年道士一僵,机械般地转过头,看着苏白。

    有想到苏白连这也能看出来,中年道士惊讶的甚至不知如何反应。

    就连自己的师父明光道人,也是在多次试验之后,才确定了还有这么一股地煞的存在。

    而这个不过二十的青年,仅仅在几分钟之内做到了。

    难道这世界真的有让人望尘莫及的天才存在。

    “这位先生,请问您贵姓。”

    沉默了半响,中年道士对着苏白打了个稽首,正着脸问道。

    尊重是自己争取的,只是短短地时间里,苏白的风水造诣足以让人对他正眼相看。。

    “苏白。”

    苏白微微一愣,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在下陈裕子”中年道士对着苏白打了个稽首,询问道,“苏先生是否能与贫道师尊见上一面。”

    “你改变主意了?”苏白不由的好奇地问道,毕竟在不久之前,这位陈道长还让苏白离开这里,明显是不想让他理会此事,怎么又会突然变卦?

    “苏先生学究天人,是贫道有眼不识泰山了,”陈裕子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贫道才疏学浅,对此无可奈何,还望苏先生相助。”

    “你又怎么突然认为我有能力帮助你们?”苏白相当好奇,自己是做了什么,才让陈裕子的想法变得这么快。

    “这阵法本身便极为庞大,还有煞气扰乱,寻常相师想要完整探查阵法,至少要花上不短的时间,”陈裕子指着松树说道,“而苏先生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内推算出整座山脉的方位,还同时注意到了地煞流动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这样说着,陈裕子目光复杂的看着苏白。

    “我自问多年精读风水,却依旧与苏先生相差甚远。”

    这种自己努力多年,对于别人而言却是轻而易举可以学会,这种感觉,其实相当的难受。

    苏白突然有些明白了几分是怎么回事了。

    心属性和洞察专长对于风水与相术都有所加成,定龙盘也加成了风水与卜算技能,导致目前苏白风水技能虽然只有5点,却比实际要高上不少。

    虽然不知道自己目前的水平,但陈裕子这般年纪似乎也比不上自己,看来水平也不差了,更何况现在相师里骗子不少,自己这样水平的就更为稀少了。

    在陈裕子的带领下,两人穿过了走廊,来到了白山观的会客厅中。

    坐在前厅稍作等待,陈裕子前去寻找师父,一位十一二岁的道童端上了茶,好奇地看了苏白一眼之后,急匆匆地跑了下去。

    在门外有一群道童兴奋的招着手,等那道童跑过去之后,一群人激动地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不多时,陈裕子又重新出现,在他身后的是一名坐着轮椅的老道士,穿着一身宽大的道袍,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看似精神不错,但苏白却看出他命宫晦涩,印堂枯泽,已然是命不久矣了。

    在老道士的后面推着轮椅的,是一位气质清冷的漂亮女子。

    苏白不禁对着女子眨了下眼睛。

    姜雨不禁一愣,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苏白,脚步不由的一顿。

    老道士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促狭地说道:“看来是两位乃是旧识。”

    姜雨瞪了苏白一眼,好像是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又忍住了。

    苏白嘿嘿一笑,并没有说话。

    “这位就是苏先生吧,”老道士看着苏白说道,“贫道明光。”

    苏白礼节性的点了点头:“你好。”

    “事情我都听陈裕子说了,没想到苏先生年纪轻轻,在风水上的造诣却如此深厚,不知先生师承何派。”

    随着技能的增加,他获得了不少的技能,但是更多的是一些零散的东西,真正称得上一个体系的,应该是麻衣道人一脉。

    也不知道自己获得这些能力和麻衣一脉有着什么关系。

    “在下传承自麻衣一脉。”

    “原来是麻衣一脉的传人。”

    明光一惊,麻衣一脉创于北宋年间,虽然并不久远,但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出现一些独领一时的人物,所以,即使最近数十年听不见麻衣传人的消息,却没有人敢小看麻衣一脉。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看了明光的表情,苏白眨了眨眼,似乎,这里面有些他不大了解的事情。

    “明光道长,现在可以和我讲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站在后面的姜雨将信将疑地看着苏白,她本身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就不大相信,更何况苏白的年纪这么小。

    最重要的是,昨天苏白替她看相,本来还有几分相信,期待今天的事情一切顺利,结果却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这更让她多了几分不信任。

    “明光道长,可以和我讲讲这件事吗?”

    “当然,这事还要拜托苏先生帮忙,”明光继续说道,“这个格局原本是我白山观秘传的阵法,称之为四象地星阵。”

    道家所谓阵法,就是相师的格局之说,根本上并无差别。

    “四象地星阵分别定四象方位,用以定位,地星为眼,用以镇气,将阵法所在运势集中于阵眼处,而这地星,就是那松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