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归明剑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65字

    “怎么可能?照你所说,这是一个大吉之局,”苏白皱着眉头道,“那怎么会变成现在的局面。”

    “此阵初成时,一切完好,我白山观运势大涨,不仅声名远传,还惠及云岐山,让云岐山多了几分灵气。”

    “不过自从四年前发生了一次地震之后,情况就开始有所转变。”

    地震?

    苏白似乎想到了什么。

    风水格局是依托地形所建,要是地形改变,格局也会因此而变。

    “你应该也有所猜测了吧,”看着苏白的神色,明光露出了一丝苦笑,“自从地震之后,导致四象定位其中之一所在方位崩塌,整个阵势方位也有所改变。”

    “地星所在的生门,变成了死门!”

    “阵法本身凝聚地气,因此变成了生机流失,”回想起这些事,明光的脸色就显得不大好,“而更严重的是,松树处因为地震形成了一道裂缝。”

    此时,苏白终于知道这煞气来自哪里了,在死门的位置形成的裂缝,地煞之气也从裂缝中被引出,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自外引入的地气在不断流逝,而煞气却在死门的位置上凝聚不散,的确是再坏不过的情况了。

    这种局面,在风水学中被称为黄泉绝地,之前在地气扰乱下,他还看得不大明白,现在听明光讲起,一下就明白过来了。

    “看来苏先生明白了。”

    苏白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事情相当的麻烦,格局一成,就不是那么容易去除的,即使把那棵松树拔掉,也无济于事,反而没有松树的压制,地煞会扩散开来。

    可以说,这是靠着松树的压制,才让煞气坚持了这么久还没有弥漫出去。

    只有把格局破开,没有了死门,地煞自然不会在涌出了。

    只是,想要这样做的难度……

    “明光道长,如果你是想要让我帮忙破开格局,”苏白轻轻摸了摸鼻子:“我只能够说你找错人了。”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虽然苏白能够大致推算出整个格局的方位,但如果要破除整个格局,还不影响到其它,凭借苏白只有5点的风水,即使加上定龙盘和洞察专长也是办不到的。

    这种事情,一个处理不好,不仅仅只是要命了,甚至家人后代都会受到影响。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

    虽然老天的标准和一般人不大一样,但要是不小心毁了阵法,害了一整个山脉的生命,这罪孽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明光却相当平静,似乎并不在意,看来,是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

    “此阵经过多年改变,已经根深蒂固,想要破解,并非那么容易,”明光低着头,眼睛有些深邃,“对此,贫道亦是知晓。”

    “但贫道亦是有所对策。”

    苏白一愣,却没有说话。

    “这么庞大的阵势自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解决的,”明光看着苏白道,“贫道邀请了不少好友,只等一切准备妥当。”

    苏白沉默着,对于这件事他还是有些犹豫。

    明光从袖子中拿出一把玉质的剑,仅有一指长,小巧精致,浑然一体。

    “当然,贫道不会让你白白跑一趟。”

    苏白皱了皱眉头,没有接过来。

    他能感觉到那玉剑上的气息,这是一件法器。

    “这把玉剑名为归明剑,是我年轻时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法器,伴随多年,”明光的神色带着丝丝不舍,“在苏先生手中,亦算是物尽其用吧。”

    苏白沉思了片刻,道:“到时我还要看看你最后的布置,才会决定要不要加入。”

    “当然。”明光微微地点了点头,“这归明剑就当作是定金了。”

    苏白略一犹豫,还是接过了归明剑。

    “修行一途,总不会一直顺风顺水,”苏白总觉得明光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想法,“贫道已经远离世俗多年,但先生总有用到之时。”

    在拿到归明剑的一瞬间,眼前浮现出了一行数字。

    归明剑: 15法术

    这果然是一件法器,加成的是法术属性,足足有15点。

    这把法器在明光手上使用多年,

    他的计划需要不少人手,这种时候,能够拉拢一个算一个,更何况苏白的水准即使在他认识的人中也是屈指可数的。

    “贫道在此谢过苏先生了,贫道已着人备好饭菜,还请移驾前行。”

    一边说着,一边向陈裕子挥了挥手。

    “姜姑娘,还是由贫道来吧。”

    陈裕子上前来,从姜雨的手里接过了轮椅,推着明光,在前面领路。

    姜雨的脚步慢了几分,顿时落在了后面,与苏白并行着。

    “又遇见了。”

    也许是觉得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沉默了,苏白轻声打招呼到。

    “真的会顺利吗。”

    苏白一愣,转头看了过去,清冷的少女低垂着言,眉间带着化不开的忧虑。

    一时间,他竟说不出话来。

    他的卜算技能不够高,能够卜算的事情相当有限,当时只是一时兴起,胡言乱语忽悠人的,但现在看到姜雨的样子,他实在不忍在说些什么。

    这事情,对她一定很重要吧。

    本来以为之后就见不到面了,随便忽悠两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遇见了。

    真是头疼,我只不过随便忽悠了几句,怎么搞的好像欺骗少女心的人渣似得。

    心里相当的尴尬,只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苏白冲着姜雨微微一笑,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姜雨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她本来就并不相信这些东西,即使她的父亲让她来白山观找明光,她也没有抱什么希望,毕竟现代社会,还有谁会信这些迷信的东西。

    长长地呼了口气,姜雨抿嘴一笑:“走吧,道长都走远了。”

    为什么莫名的有种罪恶感?苏白不由得摸了摸鼻子,跟着走了上去。

    白山观的占地面积颇大,路上一行人穿行而过,来到了一处庭院,已经有人准备好了饭菜。

    口味偏向清淡,但看上去却颇为精致。

    “苏先生,这位姜小姐有一事,或许先生会有所兴趣。”

    苏白夹菜的动作停了下来,抬起抬起头看着明光。

    “道长有话不妨直说。”

    姜雨一愣,看着明光,似乎是想到了明光接下来要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