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所谓相术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35字

    “这位姜小姐的父亲,是贫道多年前认识的一位朋友,这次前来,也是受到其嘱咐,有事前来。”明光指着姜雨说道。

    苏白看着姜雨没有说话,听着明光讲下去,之前他就卜算过,姜雨前来与父母有关。

    “姜小姐的母亲在一个月前,无缘无故昏迷不醒,在医院中做了许多检查,但并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姜小姐这次前来,就是希望贫道可以前去。”

    “姜小姐的父亲与贫道素有来往,对于神鬼之说亦有一定的了解,他想要请贫道帮忙确认这是不是只是单纯的生病。”

    “不过想必你也看得出,我现在根本不可能抽的开身,我想要是可以的话,也许你会愿意接下这单生意。”

    “如果苏先生愿意,我想必定要有把握的多。”

    原来是这样,只不过苏白有些犹豫,对于自己现在的半吊子水平能不能看出什么问题来,并不是很确定。

    听到明光的话,姜雨瞪大了眼睛。

    看着姜雨的表情,苏白脸色不变,心里却有些哭笑不得,这丫头,该不会是把我忽悠她的贵人当作是我了吧。

    “没有见过,我并不确定我有没有办法。”苏白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只要你愿意前去,不管最后如何,我都给你五万订金,”姜雨略一犹豫,不管行不行,总要试过才知道,这种时候,就不应该放过任何一点办法,“如果能够治好我妈,我可以再给你二十万。”

    这些钱对于一般人而言实在不少,但对于她而言,却不算什么。

    “不过人命关天的大事,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觉得都应该试试。”一瞬间,苏白的脸上似乎带着正气,“五万可以现在转账吗。”

    管他行不行,去看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姜雨望着苏白,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动车疾驰而过,窗外的景色不断后退着,微微颤动着。

    伸了个懒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苏白露出了一丝惬意。

    归明剑在在手里灵活的动作这,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上面。

    想要灵活的使用法器,最好是要使用神进行蕴养,提高自己和法器之间的契合度,足够高的契合度可以让自己在使用法器时事半功倍。

    这些天里,一有时间,苏白就尝试着将自己的神沉浸在归明剑之中,比起一开始而言,操纵起来明显要灵活上不少。

    这时,苏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

    对面的姜雨右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绷紧着脸。

    “放轻松点,你在这样急着也没用。”

    姜雨勉强一笑,却没有放松多少。

    虽然之前苏白看上似乎是颇为神奇,但却并不能保证治好自己的母亲,她难免有些紧张。

    要是再不行的话,她还能有其他什么办法?

    苏白往后一靠,半眯着眼,既然劝说没有效果,也不勉强了。

    一时间,两人之间安静了下来。

    “你怎么想去学相术的?”过了一会,还是姜雨挑起了话题。“这东西真的有这么灵吗?”

    苏白睁开了眼,听着她的话,略一思考,说道:“说灵其实也灵,但这种东西,总有不确定性的。”

    “相术这东西,看上去挺玄乎的,但说白了,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苏白直起了身子,手托着下巴,看着姜雨,“只是你们不了解,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

    “就好像你们平常看一个人,在看到的同时,就可能因为这个人的样貌,对一个人产生了不同的看法。”

    苏白一手撑着下巴,伸出食指,在桌子上百无聊赖地敲着。

    “相学啊,差不多也是这么个道理。”

    “只不过,你们看得是相貌,我们看得是面相罢了。”

    “我们相师,只不过能够比起一般人看得更细一点罢了,你们看上去就好像很神奇一样。”

    “那算命是怎么回事?”

    此时,姜雨也提起了一些兴趣,接着问道。

    “算命,其实和做计算题差不多。”

    姜雨微微一笑:“有这么简单?”

    “意思差不多,”苏白摆了摆手,“我们通过相术,可以收集到一个人的信息,再通过卜算,就信息进行推算,自然就能够得到结果了。”

    “听你这么说,好像是挺简单,”姜雨饶有兴趣的盯着苏白,“那怎么别人算的都没有你的准?”

    “当然,读书的知识一样,都有人读得好,有人读的坏,”苏白得意的一扬眉,“相术比起来更加复杂,当然有人好,有人坏了。”

    “臭美。”姜雨不由得轻啐一下,转过头。

    苏白嘿嘿地笑着。

    最后还是姜雨抵不过好奇,又凑上来问道:“真这么灵验?”

    “比如说……”

    苏白四处转头看了看,过了好半响,才回过头。

    “你看那个人,”苏白指着隔了数个座位,靠近走廊的一位中年妇女,说道,“她的印堂低陷,略微偏窄,气色偏黑,就是有血光之灾的面相。”

    “血光之灾!”姜雨一惊,转过头望向那中年妇女,有些狐疑地道,“你说的这些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就要说到相术了。”苏白接着说道,“就好像那些观察细微的人,总能看到一些常人不容易注意到的东西。”

    苏白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们相师总有些特别的,总能看到一些你们比较难注意到的东西。”

    “其实你要是有认真去看,还是能看出一点问题的。”

    姜雨认真的听着,一副诺有所思的样子。

    “就好像你现在内衣露了出来,”突然的,苏白露出了一丝坏笑,吹了个口哨,“就只有我注意到了。”

    姜雨连忙紧了紧领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耳根带着一丝可疑的红晕。

    苏白嘿嘿地笑着。

    “色狼!”

    姜雨翻了个白眼,忍不住说道。

    “她的脸上的黑气向上蔓延,已经接近了印堂的位置,”苏白摸了摸鼻子,转移开了话题,“按这趋势,说不定就在这一两个小时内就会出事。”

    姜雨狐疑地看着苏白。

    “真的有这么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