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料事皆中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70字

    时间越是接近,涉及人物越是少,范围越是小,卜算起来越是轻松,对于自己看到的,苏白还是颇为自信。

    “你要相信专业的,”直视着姜雨,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再看看她眉毛尾端这段位置。”

    “眉毛尾端?”姜雨转过头看去,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这个位置,在相术中叫做福德宫,她的福德宫平整,隐隐有压住黑气的趋势。”

    姜雨不解地望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说明了,她将会转危为安,也许会受点小苦头,但终究不会有什么大事。”

    姜雨仔细地听着,没有说话。

    “你再看看她的嘴唇,尖而薄,我想这人向来多嘴,说起话来一定也是尖酸刻薄。”

    “所以,根据我的推论而言,这人本应生活幸福,家有小财,但却败在一张嘴上,与人时有争端,日子向来不大太平,”一边观察着,苏白做下了结论:“这次的事情,想必也是因为多嘴而自讨苦吃。”

    姜雨瞪大了眼睛望着苏白,真的能准确到这样的地步。

    “你看她旁边那人,眉乱如草,头生横骨,目光凌厉,”说着,苏白又撇了撇嘴,示意姜雨看向那中年妇女旁边的中年男子,“只是身上未见凶气,这说明他生性凶狠,或许常与人争斗,虽然没有到杀人放火的程度,但打人什么的想必是家常便饭了吧。”

    “也许,是个小混混之类的人物。”苏白似有所思的说道。

    姜雨转过头看去,不大明白苏白怎么突然间又提到了别人。

    那是一名削瘦的男子,穿着棕色的衬衫,身上看上去颇有些肌肉,看上去只是有些强壮,看不出什么特别。

    “怎么突然又说到了别人?”

    “当然是有关系我才会说起了,”苏白微微一笑,“你看他的眉毛,粗大上扬,这人的脾气一定不好,属于一点就着的类型。”

    “我想,他经常与人争斗的原因,多半就是因为他的脾气。”

    “你是说……”

    姜雨不是傻子,苏白都讲到这个程度了,她也有些明白苏白的意思了。

    “她受的这苦头,多半与这男子有关,”苏白算是下了最后的结论,“也许,是因为多嘴,导致两人争吵。”

    苏白转过头去,看见姜雨双眼炯炯的看着他。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看神棍。”姜雨开口说道,“你这么讲,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了。”

    苏白讲得很详细,一点一点的分解下来,让人有种不得不信得感觉,只是这么神奇,又是在让姜雨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不相信吗?”

    “也不完全是,”姜雨转过头看着窗外,“虽然你说得相当详细,但没有发生的事情,我总有些难以置信。”

    夜幕降临,月光如流水般,挥洒而下。

    车厢里逐渐安静下来,只是不时的还能听到人们交谈声。

    突然之间,一阵喧哗声传来。

    “怎么,你还想打人啊,你打啊,有种冲着我打啊。”

    姜雨转头看去,赫然是那名中年妇女,正指着一名中年男子,破口大骂道。

    旁边的人忍不住想那边看过去,有的在窃窃私语些什么,却不敢大声说出来,生怕惹上些什么麻烦。

    让他说中了!

    姜雨愕然地看着苏白,心里有些犹疑。

    苏白冲着姜雨得意地眨了眨眼。

    “是不是男人啊,说你两句怎么了。”中年妇女的手冲着中年男子的脸指指点点,“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管得着吗你。”

    声音显得极为尖利,听上去很不舒服,在加上那么副泼妇的样子实在令人反感。

    在一旁听的姜雨,在结合周围人的议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因为这个中年男子一身汗臭,衣服看上去又很邋遢,中年妇女在一旁受不了,就一直冷嘲热讽的,结果中年男子骂了一句,两人就吵了起来。

    长舌妇!

    周围看不惯的人不少,可是还真没有什么人愿意上去劝说。

    这种人撒起泼来不管不顾,在旁边说了一句,万一也被她缠上了,到时麻烦的是自己。

    听着中年妇女不断往外洒,越来越难听的话,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青筋暴起,似乎在强忍着怒气,却实在忍不住妇女的火上浇油。

    最后,终于忍不住的中年男子,一巴掌甩在了妇女的脸上。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发出了一声惨叫,妇女承受不住力量,身子翻了一个圈,摔在了地上。

    中年妇女的脸肿了起来,红紫色的一片,看上去打得不清。

    “老子怎么样,还要你这个贱人管不成?”

    中年男子的脸色满布狰狞,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但从没有想过要改,人生在世,怎么能让自己受了委屈。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一个疯婆子这么辱骂他,不打她一顿怎么能消气。

    不过还真没有人对她抱有什么同情,甚至还听到了有人闷闷地笑了一声,然后又憋住了。

    中年妇女涨红了脸,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不仅仅只是因为疼痛,也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下丢脸了。

    “我和你拼了!”

    中年妇女发出了一声嚎叫声,整个人扑了上去,披头散发,看起来像个疯子一般。

    中年男子狞笑着上前,一脚踹在了中年妇女的腹部,看着这么个疯婆子,他难道还怕她不成。

    受到重击,妇女又发出了一声惨叫,重重地撞到了座位上,砰地一声,发出沉闷的声音。

    “疯婆子,真是找死。”

    中年男子又抬起脚,重重向着妇女的头部踩下去,大力地连续踩下。

    中年妇女蜷缩着身体,脸色发白,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在中年男子狂风暴雨般的打击下,甚至发不出声来。

    她终于感到害怕了,这中年男子并不是平时那些可以任她发疯撒泼的对象,可惜这觉悟来得有些迟了。

    在一旁的众人露出了不忍的表情,虽然这中年妇女令人讨厌,但再这么打下去,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只是,就像刚才没有人站出来一般,现在这种情况,其他人就更不愿站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