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解决麻烦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89字

    “那人真的没事吗?”看着那边的情况,姜雨忍不住开口问道,再这么打下去,怎么也不像没事的样子。

    “有我在,怎么会有事?”苏白打了个响指,从座位中走了出来。

    姜雨脸色顿变,下意识的伸出手拉住他:“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解决麻烦啊,”苏白一脸无辜地看着姜雨,“我不是说过那中年妇女会没事吗,我不上场,她怎么会没事。”

    “你疯了,那家伙……”姜雨连忙阻止,“我相信你还不成,你去凑什么热闹啊。”

    看着苏白那瘦弱的样子,姜雨对他就不抱有什么信心,这上去万一被打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谁来救她母亲。

    似乎打得还不够过瘾一般,中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中年妇女,睁大了双眼,瞳孔中依稀可以看见血丝。

    旁边有女子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声。

    一言不合,即动手伤人性命,这中年男子脾气竟暴戾至此。

    就在这时,一只纤细的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伸出了三只细长的手指,紧紧扣住了匕首的锋刃。

    中年男子下刺的动作戛然止住,由动至静,这一瞬间的变化实在让人难受。

    中年男子使劲用力,但令他感到骇然的是,即使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但那三根手指却依然好像钢铁般纹丝不动。

    “这一刀下去是会死人的,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中年男子转过头,握住他手的,是一名青年,长得颇为帅气,身形似乎有些削瘦,看上去相当普通,实在看不出有这么大的力量。

    这名青年,正是苏白。

    如果他不出手的话,这妇女说不定会被中年男子一刀捅死。

    直到事情发生了,苏白才冥冥间有所感应,这中年妇女之所以没有受什么大的伤害,也许就应在自己的身上。

    算人容易,算己难,身在局中,卜算起来就犹如云雾弥漫,比平时就要困难多了。

    当然,更多的,苏白只是想试试自己那仅有5点的命理是什么水准。

    命理,指的是身体的修行,包括身体强度,反应能力,攻击技巧等等,受到体属性的加持,虽然可以感觉到即使技能等级不高,但依旧比起普通人厉害得多,要知道他的体属性也比起一般人高了不少。

    难得有个免费打人的机会,他当然要试试了。

    “臭小子,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

    感受到苏白手里那不可思议的力量,中年男子有些心虚,大吼大叫着,好像为自己壮胆一般,脸上越发狰狞,手臂涨的通红,青筋暴起,而却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而苏白看着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看上去还犹有余力。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放弃了再做无用功,龇着牙,伸起右脚踹向苏白。

    这一下极为迅猛,旁观的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有的人甚至有些不忍目视,看刚才那个中年妇女的下场,就知道这中年男子的力气是有多么惊人,这一脚要是踹实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但是他快,苏白的速度更快。

    中年男子的脚刚踹出一半,苏白的脚已经踢在了他的小腿骨上。

    剧烈的疼痛蔓延开来,中年男子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右脚向后一荡,身体一滑,整个人失去了平衡,踉跄着倒退了几步。

    在此同时,苏白伸出了手,扭住中年男子的手指。

    中年男子不住发出了惨叫,吃痛之下手指不自觉地松开,匕首掉了下来。

    苏白手指一挑,匕首落在了他的手中。

    手指灵活地滑动着,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刺向了中年男子。

    刚立足站稳,就看见匕首向着自己刺过来,一时间中年男子甚至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匕首向着自己靠近。

    然后,匕首在一瞬间停了下来,紧紧地贴在了皮肤上,却没有刺破。

    这份掌控力,精准的吓人,干脆利落,看上去就好像电影一般的动作让本来有些担心的旁人都差点忍不住叫好了。

    现实中,谁有见过这样的水平?

    望着顶在额头的刀尖,中年男子不住冷汗直流,手脚有些发软,这刀尖,只要在前进一点点,就直接插进头中了,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刀尖处自己的汗毛掉落。

    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中年男子不敢做出丝毫动作,觉得身体有些发冷。

    “有话好好说,千万要小心啊,大哥,”中年男子的双眼紧紧盯着刀尖,整个人僵住了,不敢有丝毫动弹,“刀子不长眼啊。”

    巨大的恐惧下,他的四肢都不住微微地颤抖着,却不敢有太大的幅度,生怕刀子就这么插进去了,他是脾气不好,但不是不要命啊。

    “冷静下来了吗?”苏白微微一笑。

    中年男子僵硬着四肢,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艰难地点了点头,冷汗直流。

    苏白收起匕首,刀柄向外,递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畏畏缩缩地伸出手接过了匕首,武器在手,却没有给他带来丝毫安全感,看了苏白一眼,他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一旁。

    开玩笑,他又不是贱骨头,都摆明了横不下去了,难道还要自讨苦吃不成?

    “你看,这样多好,”苏白露出了一脸满意的表情,笑眯眯地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何必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啊。”

    和气?

    不止是中年男子,一边的人都忍不住吐槽了,你那是和气的样子吗。

    苏白轻轻地拉过中年男子,把他按到座位上坐好。

    “影响到了别人可多不好。”

    中年男子四肢僵硬着,任由苏白把他按到座位上。

    “你也坐下吧”苏白指了指中年妇女,“都是些小事嘛,有什么好吵的。”

    这个时候的妇女再也不敢撒泼了,在刚才她已经吓破了胆,现在即使苏白说了些什么,她就只是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

    妇女讪讪一笑,轻轻地瞥了中年男子一眼,慢慢地后退:“我、我……”

    甚至还没等她找好什么理由,整个人就不停地后退,远远离开了这个车厢。

    火车上空位还有不少,她随便找个坐着就好了,要是还待在中年男子旁边,要是万一他火气上来又动手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