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符箓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19字

    看着中年妇女慌张离去的背影,苏白没有多说,事情顺利的解决,他也回到了座位上。

    “发生了什么事?”

    姜雨一脸看着怪物的表情看着他。

    苏白笑着道:“怎么,被我的英俊迷倒了?”

    “呸。”

    本来震惊瞬间消失掉。

    “你怎么什么都会?”

    “只是学了一点男子防身术。”

    苏白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呸。”

    ……

    在医院门口,苏白见到了姜雨的父亲。

    这个中年男子,脸绷得紧紧的,眼眶深陷,看上去有些憔悴,神色带着几分喘喘不安。

    鼻有横纹,中年丧妻。

    在看到中年男子的第一眼,苏白不由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山根有横纹,先天便有不足,自小便会背井离乡,不得蒙受祖荫,中年丧妻,一生可以称得上是多灾多难。

    这样的面相却能有着这么一份庞大的家业,这人的能力不容置疑。

    只不过有些事情并不能明讲,否则人家并不一定会接受。

    他受邀前来是为了帮人看病的,难不成还让自己和他说,你中年克妻,赶紧把老婆给甩了,你老婆说不定直接就可以好了。

    真要是这么说的话,不管别人怎么看,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欠扁。

    看到苏白的时候,姜泉舟有些愣住,一开始听到姜雨电话时,便有所预备,但没有想到苏白比起他想的更加年轻。

    这样的年轻人真的可以吗?

    姜泉舟不由得有些惊疑不定,只不过,人都已经来了,怎么都要试一试。

    “你好,苏先生,我是姜泉舟,”姜泉舟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温和,他向着苏白伸出了手,“这次就麻烦你了。”

    “姜先生你好。”

    苏白伸出和姜泉舟轻轻握了下,他看得出来,姜泉舟其实对他并不是很信任,仅有的那点信任也许也是和明光道人有关。

    毕竟,在这一行,不管是什么行业,年龄大的人总是更受人信任,尤其是许多中国的传统行业,在人们的眼中和年轻人是挨不着边的。

    在父亲的带领下,几人走进了病房。

    在病床边,一名医生在正在一边摆弄着器械,似乎是在对一名昏迷不醒的女子进行着一些基本检测。

    “这是内人,刘欣武。”

    苏白不禁皱起了眉头。

    在刘欣武的脸上,明显看到蒙着一层青灰,隐隐间透露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我看看。”

    苏白不禁走上前去,盯着刘欣武看着。

    伸出手轻轻地覆盖在刘欣武的额头,手心能够感受到那微弱的冰凉。

    阴气入体。

    “姜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正在摆弄器械的医生停下了动作,皱着眉头问道,看这几人的神态,这个青年并不像是来探病的亲友。

    “陈医生,可以请你先出去一下吗,检测可以再推迟一些进行。”

    对于这位陈医生,姜泉舟还是颇为客气的,在妻子住院的期间,这位医生一直相当尽职。

    “你该不会是去外面请了什么游医吧?”

    姜泉舟的表情一滞,却没有说什么话,但却足以让陈医生确认自己的猜测了。

    “姜先生,您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我们已经在尽力寻找解决办法了,但你要是去外面随便请来游医来治病,万一加重了病情怎么办。”

    看得出来,陈医生关心的神色不是作假。

    “但我妻子的病总不能一直这么拖下去,是不是有问题我想我可以自己做出判断的。”

    “可是……”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办?”

    苏白面无表情,脑海之中却在不断回想着。

    “姜先生,”回过神来,苏白看着站在一旁的姜泉舟,“可以帮我准备一些东西吗。”

    “你需要什么?”

    “狼毫笔,朱砂,黄纸……”

    苏白将画符所需的材料一一念出,姜泉舟吩咐一边的司机前去购买。

    “你是道士!”陈医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道,“姜先生,你怎么可以请道士来治病,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准确的说,我是相师。”苏白在一边一本正经的接茬道。

    “姜先生,你要好好考虑啊,”陈医生狠狠地瞪了苏白一眼,“即使我们真的无法治疗贵夫人,你也应该考虑的是其他医院而不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骗子……”

    “好了,陈医生,多谢你的关心,”姜泉舟制止住了陈医生的话,“自从我妻子生病以来我找了不少医院,如果是医院可以治好的话我也不会请苏先生过来了。”

    陈医生心有不甘的站在一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看着用盯着骗子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陈医生,苏白在一边无奈的撇撇嘴,遇到这么一个责任心爆棚的医生,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姜雨坐在病床边,握住母亲的手,低垂着眼,“苏白,你可以治好她的,是吗?”

    看着姜雨的样子,苏白一愣,然后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当然。”

    过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司机带着材料回来了。

    铺开黄纸,苏白拿起狼毫笔,沾上了朱砂。

    这是自己第一次尝试画符,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逐渐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凝神静意。

    心中想着符箓的样子,手中毛笔落下,一笔一划,神随意动。

    紧紧盯着黄纸,苏白的动作平稳而流畅,每一笔落下都灌注着神意,似乎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

    在一边的人盯着苏白的动作,似乎连灵魂都要深陷其中了一般。

    当最后一笔落下,苏白收起了笔,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以神御物!

    每一笔落下,都消耗着他的心神,看似简单的寥寥几笔,却让他头痛欲裂。

    即使他的神比起一般人要好上不少,但对于画符而言,似乎还是有着颇大的消耗。

    不过成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苏白拿起了手里的符咒。

    驱鬼符。

    当然,姜雨的母亲并不是被鬼上身,驱鬼符的作用也不仅仅是驱除鬼物,对于驱逐阴气也有着相当的作用。

    苏白向着刘欣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