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三才破煞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54字

    陈医生在一边狠狠地盯住苏白,如果他敢将这符咒喂给病人吃的话,不管怎么样他都一定会阻止的。

    宝贵的生命,是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浪费。

    神意集中在符纸上,苏白将驱鬼符拍在了刘欣武的额头上。

    凝聚在刘欣武体内的阴气,在一瞬间支离破碎,向着体外狂涌而出。

    在外面的众人似乎听到了一声爆响,突然之间狂风大作,一股阴凉的气息透体而过,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而苏白手里的驱鬼符突然化为灰烬,随风散去。

    “怎么回事?”

    “苏先生,情况怎么样了?”

    姜泉舟和姜雨凑上前去,看到刘欣武的脸色似乎好了许多,不由得问道。

    就在这时,刘欣武突然睁开了眼,发出了一声咳嗽声。

    “妈,你没事吧。”

    姜雨忍不住上前抓住刘欣武的手,姜先生也走上前去。

    自从刘欣武晕倒之后,医院一直束手无策,看着她的脸色愈加憔悴,一天比一天差,姜雨的心里一直压抑着。

    这怎么可能!

    陈医生瞪大了双眼,眼神有些恍惚。

    真的治好了?

    苏白微微松了一口气,让开了位置,走出了病房,将时间留给了担惊受怕了有段时间的一家人。

    过了一会儿,陈医生神情恍惚的走了出来。

    就在刚才,他对苏醒的病人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没有任何的问题,就和他之前查不出病人到底是为什么昏迷不醒一般。

    这怎么可能?陈医生觉得自己的时间观也许都要崩塌了。

    看着斜靠在门边,打着哈欠的苏白,他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办到的?”

    “术业有专攻。”苏白得意地挑了挑眉。

    ……

    “真的非常感谢你,苏先生。”姜先生握着苏白的手,脸色诚恳地说着,“如果不是你的话,这一次要不是有你在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姜先生。”

    姜先生一愣。

    “刘夫人不会无缘无故变成这个样子的,我想,也许还有其它的事情造成的影响。”

    万事万物,讲究平衡,人体更是如此。

    通常而言,一个健康的人应该是阴阳俱全,循环不息,而想刘欣武这样体内阴气十足的,要么是鬼物上身,要么,就是受到环境影响了。

    在苏白看来,发现事情起因还是很有必要的,否则就这么把事情扔在一边,治和不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你是说……”

    “如果可以的话,请带我到刘夫人常去的地方看看是否有什么问题。”

    事关妻子的安慰,姜泉舟还是相当认真,叫上司机,两人朝着姜泉舟家里前去。

    “内人平时没有太多活动,一般也就呆在家里,要是说会出什么事的话,一般也只会是在家里吧。”

    半个小时后,苏白所在的车辆来到了姜泉舟别墅门口。

    从车子里出来的苏白停下脚步,抬头看着这别墅,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房子……

    在看到房子的第一眼,苏白就感到了一丝怪异,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看见苏白的动作,姜泉舟不由得问道。

    “还不清楚,我还要仔细看看。”

    在姜泉舟的带领下,两人走进的屋子。

    屋子之中弥漫着一股阴森的气息,并不严重,但要是一直在里面居住的话,迟早会出问题。

    闭上眼睛,苏白伸出手,静静地感受着气息的流动。

    姜泉舟在一边站着,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

    过了一会,苏白睁开了眼,朝着客厅的方向走去,姜泉舟一言不发地跟着后面。

    来到客厅,在墙角的位置放着一面巨大的落地镜。

    这里是阴气逸散的一个点。

    镜子是阴阳交汇的通道,如果摆在不合适的位置,很容易引起一系列的问题,但是这个位置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苏白又走上了二楼,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里,在窗边的墙壁上,挂着一面差不多半米长的镜子,这面镜子也是一个阴气的逸散点。

    但是,这位置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

    苏白一言不发,来到了三楼中间的一个房间,四处看了看,打开了衣柜的门,在衣柜里正摆放着一个等身高的试衣镜。

    这是他感应到的最后一个阴气逸散点,但这似乎也没有问题?

    “苏先生,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看着苏白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着,姜泉舟忍不住问道。

    “我在看呢。”

    如果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一定是其它地方出了问题了。

    苏白回想着刚才进门的情况,是哪个地方不对了。

    突然,他的眼神一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凤尾竹?

    如果说刚才在门外有什么地方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的话,那就只有那两株凤尾竹了。

    凤尾竹性喜光照,却又耐寒,相当易养,还有着不错的观赏价值,作为一种观赏用植物还是颇受欢迎。

    对于风水学而言,凤尾竹属招阴之物,并不适合养在室内,对于身体会有一些不是很好的影响,在这样的环境呆久了容易产生一些小疾病。

    但刚才的两株凤尾竹是摆在门外的。

    苏白又转身下楼,来到了两株凤尾竹的位置。

    向着四周看了看,将目光注意在了对面的别墅,在别墅的后院的位置,摆着一座假山。

    三才破煞!

    这格局通常用在墓地等阴气较重的地方,将阴气引导向外,而姜泉舟别墅的凤尾竹正好与对面的假山形成了这样一个格局。

    凤尾竹性喜招阴,对面别墅的阴气向着这边扩散,而那几面镜子的位置又正好止住了阴气的外泄,让阴气在那几个位置徘徊不断。

    但是这情况不大对。

    苏白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别墅。

    风水之说,最重阴阳平衡,如果对面的阴气因为这三才破煞的格局,流向了这边,那会导致阳气过盛,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

    苏白不由得问道:“姜先生,对于那幢别墅你是否有什么了解?”

    “那里?”姜泉舟朝那里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我平时在外面比较忙,对这对附近的情况不大熟悉,这样吧,我帮你找个人过来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