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怨灵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22字

    “既然你都相信有风水符咒,为什么不能相信有鬼。”

    姜泉舟无言以对。

    “我先上去看看。”

    说着,苏白迈开脚步,顺着楼梯走了上去,姜泉舟略一犹豫,也跟了上去。

    嘎、嘎……

    高级硬木制成的楼梯,竟然如同年久失修的朽木一般,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越朝着上面走,空气越发的冰凉,四肢微微地僵硬,好像血液的流动都在这一瞬间冻结住了一般,一股恐惧的感觉也随之而生。

    看了一眼僵在原地,几乎迈不开步子的姜泉舟,苏白伸手在姜泉舟的身上轻轻一拍,在接触到的一刹那间,姜泉舟感觉到有一股暖流顺着苏白的手流向了自己的身体,在体内循环了一拳,一瞬间身体的动作都开始流畅了起来。

    “姜先生,要不你现在楼下稍等片刻。”

    姜泉舟尴尬的笑了笑,还是决定听从苏白的想法,看起来他不仅帮不上什么忙,也许在关键时刻还会拖累到苏白。

    没有人在后面跟着,苏白大跨着步伐,三两步走上了楼梯。

    一间一间的走过去,两边的房门似乎都没有关好的样子,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响声,墙壁上爬满了斑驳的痕迹,地面上的木板似乎有所脱落。

    比起一楼来,二楼的房子,似乎经过了数十年岁月的侵蚀,变得破旧不堪。

    苏白脸色一整。

    如果足够强大的意志,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现实,现在他可以非常的确定,在这屋子之中,肯定有着鬼魂的存在。

    盯着在走廊尽头的房间,他能够感到一丝怨恨的气息传来。

    屏住心神,苏白谨慎的朝着房间走去,每迈开一个脚步,都能够感觉到丝丝的震动,好似敲击在心神一般。

    轻轻地推开房门,苏白向着屋里看去。

    这是个奇怪的房间,四周似乎都围着墙壁,没有一丝的缝隙,看上去说不出的压抑。

    在窗户的位置,正站在一名女子。

    苏白心里一跳,缓缓地向着女子靠近着。

    “小姐,你没有事吧?”

    他可以分明的感觉到,这女子身上没有着丝毫生人的气息,如果没有意外,将这间别墅弄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就站在他的面前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什么动作也没有,女鬼只是在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

    苏白手里握住归明剑,向着女鬼靠近着。

    阴阳两界,死人强行留在人间有违天理,最好的办法是可以将其超度,但一般而言,在死后依旧留在人间的鬼魂,多数都有着一定的执念,超度起来,自然不是那么容易。

    苏白想要尝试着对女鬼进行超度,但要是太过危险的话,只好直接攻击。

    这是逼不得已下的最后选择,毕竟,将一个鬼魂打得魂飞魄散实在有违天理。

    就在这时,女鬼转过了身子,听着苏白,一双眼睛里鲜血流淌而下。

    看着漆黑的眼眸,苏白感觉自己的脑海里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今日,女子大学毕业,与朋友们庆祝着。

    相比起其他人,平日里学习成绩优秀的她,在实习期间,很顺利的留在了这个公司,没有事业上的担忧,看起来,人生才刚刚将要开始着。

    然而老天总喜欢在人们幸福的时候开起玩笑。

    那天晚上,刚准备回去的她,却被人从背后迷晕,醒来后,就来到了这个别墅。

    她尝试着逃跑,却没有成功。

    在受尽侮辱之后,她只有绝望的选择了死亡。

    ……

    甚至不只是一个,一个两个三个,苏白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个房间里沾染着斑驳的血迹,同样的套路,一个个满怀希望的生命,在这里受尽屈辱,最后消逝着。

    足足有十七个人。

    要不是因为这屋子的怨气过重,形成了在他面前的这么一名聚合体,导致屋子出现了一大堆的状况,也许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害。

    不,也许那个人已经尝试在别的地方开始了新的施害。

    压制着心里的怒火,苏白盯着眼前的女鬼,说道:“既然你们有着怨气无法释放,那么我来替你你们报仇吧。”

    那女鬼只是一直盯着苏白,一言不发。

    不得不说,这个别墅区的风水选址颇为不错,少女们的怨气虽大,却并没有足够的条件让她们形成厉鬼,虽然带着滔天的怨念,却做不了多少的事情。

    “封!”

    苏白手里动作着,那女鬼化为一道光芒,进入了归明剑中。

    他将少女们的怨念封印在了归明剑中。

    弥漫的阴气逐渐的散去,屋子的异象也逐渐的褪去,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

    苏白低着头,看了眼归明剑,心里有些沉重。

    有时候,人心比起恶鬼来更加可怕。

    恶鬼,只会夺去你的生命,而人心,却可能夺取你的一切。

    走下楼去,姜泉舟迎了上去。

    “苏先生,不知情况如何。”

    “已经完全解决了。”

    姜泉舟大喜,带着苏白走了出去。

    “王先生,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和你再联系。”

    看了眼在门外的王思明,姜泉舟这么说着。

    几步路走到了姜泉舟别墅门前,苏白犹豫了一下,说道:“姜先生,可以麻烦你帮我查一下那别墅的原主人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距离那人最后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有两个月之久,别墅中又没有留下什么和他有关的东西,紧紧凭借自己的能力,想要找到他是相当的困难的。”

    “当然,这次多亏了苏先生帮了大忙,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愣了一下,姜泉舟满口答应。

    像苏白这样的人,多多交好总是没有什么坏处的,即使不为了感谢他做的事,仅仅是因为苏白这个人,也值得他下功夫交好了。

    “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晚饭,请随我前往。”

    两人坐上了车来到了一家酒店,姜泉舟已经订好了位置,到达包间里,姜雨正坐在里面。

    “这次的事还是多亏了苏先生,我敬苏先生一杯。”

    姜泉舟端起了酒杯,苏白和他轻轻碰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