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恐惧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08字

    身为一名合格的保镖,最要紧的是在第一时间里可以察觉到周围的情况,环境如何,有什么人,是否有威胁等等,在第一时间都可以了解清楚。

    但是,尽管他们扫视了周围好几圈,自认为将一切情况都掌控住了,但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名男子的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两名保镖的额头冒出了一丝冷汗。

    “我看那个家伙很不顺眼,你们给我揍他一顿。”

    就在这时,于宗正突然伸出手指着苏白说道。

    “于少,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其中一名保镖一愣,上前劝道,对于一名不明底细的人,他怎么都不想靠近。

    “到底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叫你去你就去,哪里来得那么多废话。”

    听到保镖的话,于宗正指着他破口大骂道,声音之大,旁边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

    保镖心里一怒,还是强忍了下来,只是被骂了几句而已,毕竟给起钱来,于宗正相当的大方,即使不是他自己赚的。

    两名保镖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其中一名朝着苏白走了过去。

    看着靠近的保镖,苏白伸出手来,在保镖靠近的一瞬间,微不可查的在他身上一点。

    禁锢!

    这属于真言术的一种,虽然以现在苏白的神属性而言,效果并不强,但对付一个普通还是足够用的。

    那个保镖普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发冷,四肢好像冻僵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于宗正看着那名保镖无缘无故的倒在地上,不由得目瞪口呆,再望向苏白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惧,他的两位女伴更是发出了尖叫声。

    苏白直起身子,随手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地朝着于宗正走来。

    这件衣服是他从停在这里的一辆豪车上顺手拿来的,这些富豪是不会在意这么一两件衣服的。

    于宗正浑身发抖,连忙甩开抓着他的手的两名女伴,躲在了保镖的后面,而保镖则是脸上冒汗,一脸的警戒。

    他和另一位同伴的水平差不了多少,那名同伴甚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晕倒了,如果换做是他的话,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做过恶梦吗,于宗正。”

    抬起头,苏白似笑非笑地问道。

    看着苏白的目光,于宗正吓得后退了一步,完全不明白苏白的意思,但紧接着一股怒火从心里涌出。

    他刚才害怕了。

    从来只有别人怕他的份,什么时候他也需要害怕起别人来了。

    一时间,于宗正怒从胆边生,指着苏白破口大骂道:“杂碎,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识相的给我滚远点,要不然不要怪我不客气。”

    “你也会害怕吗,”感受到于宗正的恐惧,苏白咧着嘴笑了起来,“每次晚上睡觉时,你会回想起自己的罪孽吗。”

    “你因此感到恐惧吗。”

    盯着苏白的双眼,于宗正从其中看到了异样的深邃,压在身上的沉重似乎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就在这时,苏白突然一笑,凝重的空气似乎都消散开来。

    “抱歉,打扰了。”

    于宗正松了一口气,但即使围观的众人也没有发现,一道灰暗的气息在一瞬间进入了他的体内。

    苏白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那丝气息是被于宗正残害的众人的怨气,他也要让于宗正体会一下那样的感觉。

    “给我查查那个杂碎是什么人。”

    自觉颜面尽失的于宗正咬牙切齿地盯着远去的苏白,难掩心中的愤恨,对着边的保镖嘱咐道。

    拉着两名女伴走进了酒店,只是心情却没有一开始的兴奋了。

    来到一间包厢里,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于少来了。”

    “于老大。”

    ……

    见到于宗正来了,包厢里的众人连忙站了起来打起了招呼,一脸沉闷的于宗正才露出几丝的笑意。

    他向来享受别人的注视,成为众人的中心让他心里有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在门口的那一丝不快被他瞬间抛到脑后。

    苏白低着头,不紧不慢地的向着感应中于宗正所在的方向走去。

    真言:迷幻。

    真言术是一种以精神影响现实的法术,需要用语言来发动,即使在麻衣道人一脉中,真言术也是屈指可数的大法术,只是以苏白的能力而言,这些法术的真正威力完全得不到发挥。

    但对付起普通人已经足够了。

    如果连普通人都对付不了,那不知道发明这个法术的麻衣道人会不会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

    迷幻的效果,是让人可以忽略自身的存在,但是对于机械就没有效果了。

    如果苏白想要做些什么,时候警察翻出监控来,之后一样会被发现。

    好在13点的心属性让苏白的感应能力比起常人强出不少,让他完全掌控到了每个监控的位置。

    包厢里,于宗正唱的正欢,突然眼前一闪,他看见了自己躺在了一张大床上,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正朝着自己扑来,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啊!”

    众人只看见唱的正欢的于宗正突然丢下了话筒,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整个人倒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副无助的模样。

    “于少,你怎么了?”

    一群人围住了于宗正,大声的叫着。

    于宗正目光迷茫的看着众人,过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发现了周围的情况,脸色铁青的冲出了房间,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众人。

    一出门,保镖连忙跟了上了,于宗正大吼道:“给我滚远点。”

    保镖只好停下了脚步。

    来到洗手间,于宗正低着头,任凭着水冲洗着自己的脸,心里充满了恐惧,他回想起之前在酒店门口那个奇怪的男人。

    “是他,一定是他,”于宗正脸色狰狞地看着镜子,“杂种,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然而他的脸色在下一秒又立刻变成了惊恐,在镜子里,一个脸色铁青,如怨灵一般的女子突然伸出了手,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脸,脸上露出了诡异地笑容,轻轻呢喃着:“我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