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1本章字数:2029字

    “啊!”

    于宗正发出了一声惊呼,一拳将玻璃打碎,血液顺着拳头缓缓流下,他却丝毫不知。

    “感觉到了吗,她们来找你了。”

    “是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于宗正转过头,看见了站在身后的身影,脸上露出了狰狞的表情,青筋暴起,一把抓住了男子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做了什么事,就要接受怎么样的后果,”看着于宗正狼狈的样子,苏白展颜一笑,轻轻地掰开了他的手指,“我只是把你应该得到的带来还给你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在下一刻,于宗正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在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怨灵,慢慢地爬了出来,顺着他的身体往上爬着。

    这是女孩们的怨灵们,在这一刻,苏白将他们从归明剑中释放了出来。

    “既然死了就给我滚远一点啊,”惊恐的看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于宗正疯狂地挣扎着,“不要过来,离我远点啊。”

    “是我对不起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吧,”于宗正鼻涕横流地跪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堆的卡,还有几张钞票,“对了,我有钱,我给你们钱。”

    “你们要多少,我都有,”像是找到了什么救星一般,于宗正将卡和钞票洒向了了怨灵们。“不要再过来了。”

    然而,钱并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最起码,于宗正用自己的生命来证明了。

    在大喊大叫中,于宗正瞪大着双眼,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的远离自己。

    看着怨灵将于宗正的灵魂拉出来,苏白伸出了手朝着怨灵致意:“下辈子投个好胎。”

    苏白停止了正在施放的术法。

    真言:寂静。

    真是犹豫寂静的效果,使得于宗正疯狂的喊叫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突然,苏白瞪大了双眼,在怨灵消失前的一刻,他分明看见了那群少女脸上带着的笑容。

    到最后,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句脸色狰狞,已经失去气息的尸体。

    苏白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面板。

    在超度怨灵的那一瞬间,苏白的经验又提升了一大截,直接达到了3级,而在他的专长上,出现了一个新的专长。

    怨灵的祝福:怨灵对你的好感比起别人要高上许多,也许你们可以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

    看字面上的意思,这个技能可以提升怨灵的好感,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要知道,大部分怨灵可没有什么智慧可言。

    而等级又提升了一级,获得了7点技能点和1点属性,苏白考虑了片刻,将技能点数加在了风水上,而属性还是加在了心上。

    从这次的情况看来,虽然他的术法只有5点,但对付起普通人已经足够了,他又不是去打仗,要那么高的武力有什么用,他现在最有用的,还是相术,卜算和风水这三个能力了。

    低着头,苏白不紧不慢地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一具僵硬的尸体。

    ……

    直到二十分钟后,才在一名顾客的大喊大叫中,发现了尸体的存在。

    在随后的时间里,警察才真正展现了他们的速度,不过短短的半个小时里,警方包围了这个酒店,封锁了众人的进出,调出监控查看当时的情况。

    一名大企业家的儿子身亡,死因不明,怎么都足够引起警方的重视了。

    只是,任凭警方如何查看,却也无法发现什么端倪。

    “真他妈见鬼了,”坐在显示器面前,一位警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是遇到高手了啊。”

    “怎么回事?”刘队长弯下腰,仔细听着屏幕,“有什么问题?”

    “你看,这里一切正常,”看见刘队长靠近,那名警员用手指着屏幕,“但是你从门口的监视器开始看。”

    警员的手在上面操作着。

    “看这个人,”警员手指一按,画面停在了那一帧上,“穿着大衣的这个。”

    那是一名身材普通的男子,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还有一顶圆顶礼帽,帽檐压得低低的,从监视器的位置上,完全看不出他的样子。

    “这有什么奇怪的。”

    刘队长紧盯着画面问道。

    “如果只是这样当然没什么奇怪的,但是你在看一看后面。”

    “这里,这里,这里……”那名警员依次调开了其他的监控画面,“依次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刘队长不由得直起了身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显示器里的画面。

    那名警员依次调出的画面中,同样出现了那名男子的身影,只是,却依旧看不见那名男子的样子。

    男子经过的画面,都或多或少的遮蔽住里自己的样子,或是背影,或是帽檐,在这么多画面中,最为清晰的一张,只照到了不到半个下巴,完全无法看出样子。

    “这他妈的是在拍电影吗!”

    目瞪口呆地看着显示器的画面,刘队长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爆出了粗口。

    “然后这里,他拐进了这个洗手间,”那名警员指着画面,“大约十分钟之后,于宗正也到了洗手间。”

    刘队长半眯着眼,于宗正在洗手间里身亡,死因不明,而正好有一个这样的人物出现在他身亡的洗手间里,怎么看都是一条值得追踪的陷阱。

    “小张,你带上几个人到酒店四处问问,看看有没有人对这名男子有印象的,最好是能记住他的样子。”

    一名警员从值班室里走了出去。

    刘队长的心里有些发愁,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要是破不了案,一般的人就算了,这于宗正……

    刘队长头疼的敲了敲脑袋。

    在大厅外。

    “你们警察有个屁用,我每年给你们缴了多少税,你们连我儿子都保护不好,”在监控前面,于国富愤怒的大喊大叫着,“现在连个凶手都抓不到。”

    在一边的保镖正犹豫着要不要将之前在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告诉警方,因为他惊悚的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想不起来那个男人的样子,如果告诉警方的话,他要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