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出发

    更新时间:2018-11-28 13:25:52本章字数:2010字

    苏白回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辞去了现在的工作。

    有了足够的能力后,自己赚起钱来,也要快得多,仅仅是这一次,就足足收获了五十万,即使有着姜泉舟拉拢的成分在里面,但随着他的人脉越广,能力不断提升,收入只会不断提升,比起原来的工作不能同日而言。

    况且,他现在更主要的想法是到处收集一些可以提升等级的物品,而不是就这么一直窝在一个地方。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里,苏白一边等待着刘涛可能到来的消息,一边在家准备着大量的符咒。

    虽然法术的等级不高,但一些低级符咒在对普通人的时候还是相当合用的。

    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后,他终于接到了来自刘涛的电话。

    刘涛握紧了拳头,盯着对面的青年,心里有些喘喘不安。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选择,他也不会尝试向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求助,更何况这名陌生人本身看上去还不是那么靠谱。

    故事和苏白推测的差不多。

    刘涛本是一名盗墓贼,团伙总共有三个人,在一名同行那里了解到了一个苗人祭祀的墓穴的消息。

    于是之后,三人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探查,终于找到了这个墓穴的位置。

    盗墓这活,技术含量相当高,通常而言,值得盗取的墓穴,大多数都是有着一定身份的达官贵人,像这样的人,怎么也不会希望自己在死后依旧受到盗墓贼的影响,所以,在大多数的墓穴里,都会充斥着大量的机关陷阱。

    即使这些陷阱,在经历过了岁月的磨损,大多数已经不能使用了,但就算只有少量可以使用的,都足以致命了。

    在每次盗墓前,他们都会对这个墓穴进行一定的勘察了解,推测大概会出现的危险。

    只是这一次,他们失手了。

    这个墓穴相当的庞大,一开始,他们就遇上了不少的机关,这还可以以常理推断,但在之后,他们在一间陪葬室里,找到了不少的陪葬品,价值不菲,而在这个时候,他们遇上了僵尸。

    “僵尸?”

    “是有些难以置信,但我们的确遇上了僵尸。”

    刘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表情。

    “这个可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这些僵尸力量很大,速度又快,我们身上的武器只有砍刀,完全不是它们的对手,费尽千辛万苦,还是有一位同伴死在了里面。”

    回忆起当时的一幕,刘涛的脸上还是带着不寒而栗的表情。

    “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没想到后面的情况更加的糟糕。”

    刘涛的手指微微摩擦着,看上去有些不安。

    “虽然很付出不少,我们手里还是带出了几样东西,原本准备过些日子就把这些东西卖出去,可是自从那天之后,我就经常精神恍惚,脑海里总是不自觉地回想着那间墓穴,晚上更是经常做着恶梦,身体也好像变得越来越虚弱。”

    “之前我还以为只是因为那次的印象太过深刻了,以至于我心里产生阴影了,但我和另一位同伴聊过几句后,发现他也是这种情况。”

    “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坐车过来,想找他商量商量。”

    “到了他家,我才知道他的死讯,”刘涛的脸色越发的苍白,眼神有着些许的惶恐,“据说,是跳楼自杀。”

    “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我和那位同伴一起这么久,他会不会有自杀的倾向我怎么可能会不清楚,接下来一定就轮到我了!”

    刘涛激动地大吼着,似乎想要排解掉心里的恐惧。

    仔细地听着刘涛的讲诉,苏白想了想,从一边拿出了一张符咒,拍在了刘涛的身上。

    火焰在一瞬间膨胀起来,几秒之后,化作灰烬,掉落在地。

    刘涛一愣,似乎感觉到一股寒意消失,在下一刻却又重新冒了出来。

    “刚、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刘涛小心翼翼地问道。

    苏白沉默不语,低着头想了想,又拿出了一张符咒。

    随着符咒燃烧殆尽,化为灰烬,刘涛感觉到一股寒意被驱逐而去,一瞬间,似乎心灵都莫名的松懈了几分。

    “我没事了吗?”

    “没有那么简单。”

    刘涛心里一沉。

    在刚刚,苏白尝试着将那一丝诅咒的气息驱逐,但效果并不好,那丝气息在驱逐的一瞬间,又重新冒了出来,完全无法根绝,于是在之后,苏白又拿出了一张镇魔符,将刘涛的那丝气息暂时镇压住。

    但镇魔符只是一张低级符咒,有一定的时效性,可能过不了几天,就会消失掉。

    “那、到时大师你帮我再打张镇魔符?”这会儿,刘涛倒是直接喊起大师来了,“大师,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你是想要这辈子都只能跟在我旁边,每过几天就用一次镇魔符?”

    苏白轻轻地瞥了刘涛一眼。

    “那还有什么其它办法吗?”

    刘涛讪讪地笑着。

    “原因还要从根源找起,根据我的猜想,你的诅咒是因为拿了墓穴的物品而来,那不管怎么样,至少都要先把东西还回去看看。”

    “那不是还要再去墓穴一趟?”

    刘涛的脸,霎时间白了起来。

    “大师,其实跟在你旁边也没什么不好的。”

    刘涛的声音略显干涩。

    ……

    大原秦岭位于我国北部,长度达一千多公里,地势较高,常年处于一片雪地。

    不需要苏白多说,只要好好考虑一下,刘涛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一点都不难猜到了。

    毕竟,只要是一个正常人,怎么也不会想在身上一直带着诅咒,下辈子只能一直跟在别人的旁边,还要期待那个人不能获得太短,不然自己一样是死路一条。

    “前面就是和王村了,苏先生。”

    向前看了一眼,刘涛转过来殷勤地说道。

    在苏白的纠正下,刘涛终于放弃了大师这个一听回头率就相当高的称呼,但是那殷勤的态度倒是始终没有改变。

    对于一个有可能将要救了自己的命的人,怎么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