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生者已逝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27本章字数:1150字

    “景先生,死者的遗体今天早上已经送去了火葬场。医院这边一切都按照患者生前的遗愿与律师交接好了。”

    火葬场……

    像是被一桶凉水从头顶泼了下来,景亦泽浑身一震。视线狠狠一敛,立刻调头飞快离开了医院。

    “火化吧。”

    江浩轩站在焚尸炉前面,早已恢复了那副儒雅温和的模样,语气从容淡然。

    他静静的矗立着,眼底藏着许许多多复杂情愫,不断交织,不断闪现,却最终归于平静。

    潇然,这一世,你该放下了。

    景亦泽的车急刹停住的时候,万里晴天忽然打了一个惊雷。他正开着车门的手忽然一顿,前方不远处走出的身影便狠狠折煞了他的眼。

    是江浩轩。

    准确来说,是江浩轩和她。

    江浩轩抱着骨灰盒出来的时候,脸上弥漫着良久不散的哀痛。看到正从车上下来的男人,脚步亦是停住了。

    “你来做什么?”他开口,语气很冷。

    景亦泽的目光停留在他手上的骨灰盒,拳头不动声色握紧了,“她在哪里?”

    “景亦泽,有时真不知道你这个人是太过自负还是愚蠢。你明明知道答案,却还要再来问我?”

    江浩轩不急不慢将手上的骨灰盒捧高了些,“难道我说这里面的不是潇然,你就会相信?”

    心跳,猛地停了一拍。

    景亦泽手背上的青筋全都蹦了出来,双眼死死盯着那骨灰盒,眼里的光在浑然不觉中渐渐散去。

    他动了下脚,想朝她迈进一步。却发现脚下宛如千斤巨石压住,不由得跄踉一下。

    不远处,江浩轩忽然笑了,一边将骨灰收置放好,一边摇头笑道:“景亦泽,潇然生前的遗愿是再也不要见你。所以,无论是她的骨灰,还是她的追思会,你都别想打主意。”

    闻声,景亦泽脸上的温度全都凉了下去,脸色变得黑沉不已。

    那封甚至来不及写完的遗书上,满满都是那个女人对他的恨。

    不入景家坟,不再是他景亦泽的妻子,甚至永生永世不要再见他……

    宋潇然,你以为我真的会为你伤心难受吗?

    你只是一颗棋子而已,只不过是我的发泄工具,玩物丢了还可以再找。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认为我景亦泽一定会为你难过?

    略微的苍白的唇瓣扯出一抹自嘲的冷笑,带着些他未曾察觉的无奈,景亦泽冷冷的睥了男人一眼,一字一句道:“你以为她不再见我你就赢了?呵,江浩轩,那只不过是一个我不要的女人罢了。既然这么稀罕,我看你最好守着她终身不娶。”

    话毕,景亦泽留下一道冰凉的冷笑,转身驱车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

    宋潇然下葬的这天,乌云密布。墨色的浓云挤满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

    淡漠的风凌厉的穿梭在追思会的人群中,众人都是压抑低落。不时有震耳欲聋的雷声响起,老天爷仿佛也在伤心难过。

    到场的有许多是宋潇然生前好友,男男女女,有些甚至哭得肝肠寸断。追思会一切遵循了她的遗愿,江浩轩一手负责,宋家人本来都要到场,宋灵儿却临时身体不适,便只有宋英才一人到了。

    江浩轩看着中年男人哀痛锤胸的悔样,不禁有些心软了。皱着眉只道:“伯父,若是潇然看见您现在的样子,必然已经原谅你了。生者已逝,活着的人才更要珍惜生命,节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