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害死了我妈!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1本章字数:2613字

    我害死了我妈!

    我亲自害的我妈死不瞑目,那眼神我永远都无法忘记。

    那时候我九岁,我妈怀孕了,要给我生一个弟弟。

    就是因为我妈大着肚子,什么事都不能为我做。而我爸是一个粗人,除了下地干活什么都不会,我一做错事,我爸就对我拳打脚踢。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妈要给我添一个弟弟。

    有一天,我委屈,跑到我们村的后山玩,后山是一个小土丘林子,里面全都是村子里面向政府承包的树林子。

    村子穷,只能依山吃山了。

    我坐在山上临时搭建的小木屋前,手里面拿着一根上山时候随手捡小枝条,摇晃着。

    突然有一个怨恨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面冒出来。

    我要把杀了我妈肚子里面的娃娃,只要他不生出来,我妈还是我妈,我爸也不会再打我了。

    但是在我所知,隔壁村子里面的一个没结婚的姐姐,怀孕了都是去医院,她肚子里面的小娃娃才没有的。

    我妈是打死都不可能去医院的。

    想了一下午,都没有结果。等旁晚的时候,我正要下山,碰到一小老头,像是在林子里面迷路了。

    这林子对于村子里面的人来说,逼着眼睛都能出去,但是对于外乡人那就不一定了。

    起起伏伏的山脉,种植的都是村子里面人家的树。而且,老一辈的人说,一到了晚上林子里面会起雾,那是山神在守护这祖祖辈辈留下的山林呢。

    这时候虽然没有起雾,但能见度也不是太高。

    我走进,才发现是一个驼背的小老儿。

    我上前询问他是不是迷路了,小老儿看到我,显得十分开心。他说他迷路了,问我能不能带他出去。

    我甩着手里面的枝丫,大义凌然的说可以。

    把这小老儿带出去,我也可以在村子里面的那些个娃儿吹吹牛皮了。看吧,哥们以后是做大事的人。

    下了山,小老儿说要感激我,我说不用了,他非得还这情义。

    于是我说了我要杀掉我妈肚子里面的娃娃。

    小老儿一惊,问了我妈的生日,像牛鼻子老道一样掐指算了算。那神情,真像隔壁村那个赤脚大夫,没什么正经的医疗营业执照,整天装神弄鬼的开药。

    小老儿说,我可以帮你。

    我一听,能帮我,我想了一天都没想出来的,这小老儿竟然能帮我。

    他从怀里面拿出一个稻草人,巴掌大小,跟二狗子经常玩的玩具差不多。二狗子是我在村子里面的哥们,他家亲戚在县城,逢年过节会给他带玩具。

    虽然我相信他,但也不能把我当小孩一样糊弄我吧!

    你这是想拿稻草人糊弄我吗?不想帮就直说,我有没非让你帮。你走吧,别打扰我伤心。

    我说话语气有点冲,这摆明的是看不起我!

    驼背小老儿并没有因为我傲慢的口气被气走,反而呵呵呵的大笑起来。

    我就纳闷了,被我骂了还能笑的出来,这怪老头还是第一个。

    别急,听我说完。你拿着这个稻草人,在阴历十五的晚上,也就是后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放在月光下晒十分钟。然后将它放在水盆里面,水盆里面的水一定要淹没到四分之一,最后将放有稻草人的水盆放在你妈睡觉的床底下。

    我一听完,觉得这有点不靠谱。

    驼背怪老头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对了,在放进去之前,你要用针扎一下中指,滴一滴血在稻草人的身上,只有这样才能杀了你弟弟。

    还要扎手指?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手指,以前去镇上打育苗看到针筒就害怕,这怪老头还要我扎手指,我才不要。

    小家伙看来你对你妈肚子里面的弟弟,没有那么大的怨恨呀!那就看着他慢慢的抢走你爸妈,抢走你朋友,抢走你所有的亲人。第二个孩子总是要比第一个孩子幸福。

    我抬头看了眼怪老头。

    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弟弟抢走我爸妈。

    你说的是真的?这么个小玩具就能帮我?你肯定是骗我的,我们隔壁村有个还没结婚的姐姐,都是去了镇上的医院,肚子里面的娃娃才没有的。你这东西我不相信。

    我没好气的说,一个破玩具就想欺骗我,我才不上当呢!

    这怪老头,又在笑,笑的有点儿害怕,这笑容很像我奶奶的遗像。

    那就当玩具好了,你可以试一下,反正也不耽误你多少时间。成功了,你的敌人就没有了;没成功,你可以想其他方法。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想了想,这怪老头虽然长得有些怪,但是说话也还算中肯。

    我接了怪老头手里面的稻草人,拿在手里正看反看,也没见有什么厉害的。

    直到夜深了才回到家,山里面的小村子,天总是黑的特别快。

    一到家,我就看到我爸拿着藤条守在门口。我想躲,但来不及了。

    硬生生的挨了好几鞭子。

    我心里不服气,跑进房间,看到我妈在给我那个还没出生的弟弟织毛衣。她都没给我织过毛衣。

    我靠近,直接对着我妈的肚子,一脚踹了过去。

    我妈被我突然伸出来的一脚吓到了,她挺着大大的肚子,躲不开,就用脚登了一下凳子,凳子滑出去了一段距离,我这一脚才踢偏了。

    我爸刚用藤条抽完我,准备端盆热水给我妈一脚,却看到我这一脚。

    整个水盆都掉地上了,水盆里面的水,瞬间洒满了整个地面。

    我爸上前就给我一嘴巴子。

    火辣辣的,疼死了。

    我捂着脸,眼中含着泪指着我妈的大肚子,大吼道:就是你,都是因为你!抢我爸妈,害我爸打我,我讨厌你!

    骂完之后,转身就跑,跑出门我就后悔了,我该去哪里?

    最后还是回家认了错挨了一顿皮鞭。

    安稳了两天,我才想起那个小老儿的稻草人,今天不是十五吗?

    等我爸妈睡着了,我拿着小老儿给我的稻草人,偷偷的溜出门,将稻草人放在合场中间。

    又进屋将准备好的水盆端出来,说要四分之一的水,我还特意量过。

    大约十分钟的时候,右手从荷包里面拿出一根牵着细线的针,眼睛一闭,扎在左手的中指上。

    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连带着我的心都有一阵的颤抖。

    我将中指血摩擦在稻草人身上,然后放在水盆里面,借着月光,我发现,水盆里面的水瞬间变成了艳红色。

    就像我的血液一样。

    我有些害怕,这种情况是我完全没有见到过的。

    但是一想我我妈肚子里面的孩子,和我最近收到的委屈,我只要一站起来屁股上被藤条抽打的地方还疼着呢!

    我端着艳红的水盆偷偷的进了屋子,可能是我做贼心虚,我视乎听到了村子里面有狗叫的声音。

    村子里面很多家都会养狗,老一辈的人说狗特别有灵性,所以上山守林子的时候都会带着狗上去。

    小心翼翼的将水盆放在我妈睡觉的床底下,爸妈睡的很沉,根本没发现我的举动。

    一整个晚上我都想着第二天我妈肚子里面的娃娃没有了。

    一直到天亮我都没睡着。

    好不容易我妈起床了,我过去看她,她肚子里面的娃娃还在。

    果然,那个小老儿是骗人的。

    安安稳稳的过了六天,直到第七天,我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的时候。

    我妈肚子开始疼起来,那时候她正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我在我爸的强迫之下爆玉米。

    ‘哐’的一声,我妈从凳子上摔了下来,我转头看她,她的大腿上全是血,就连凳子上都是。

    大片大片艳红的血液,从我妈大腿根部流出来,我被吓到了,这不是我想要的。

    下意识的伸出左手,看了一下中指,被扎的地方并没有结痂,而是长出来了个血红色的痣。

    我爸从房间里面赶了出来,看到如此情况也是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