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求婚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2本章字数:2577字

    凌晨三点过,周礼竟然没有睡觉,竟然坐在床边上一动不动。这大晚上的,我都要感觉身后一大群人再看着自己了,真的是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他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就在两眼一抹黑的楼道里面看着周礼。我才注意到,相比起周礼,我自己这会儿的行为好像更加吓人,楼道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什么都望不到的黑,我一个人在不怎么熟悉的楼道里面轻手轻脚的走着,不时的往这个房间里面看看,那个房间里面看看。

    但是无论如何,至少周礼还在他的房间里面,我想了一下之后就又离开了周礼的房间门口,向着大伯的房间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还没有看,就听见了大伯那不输给师傅的呼噜声音,然后又是婶子在对他说小声点儿。

    听到这两个声音,我也就没有再看,按照这个情况来看,好像最可疑的就是周礼,但是他虽然怪异了一点儿,至少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说不定是在梦游也说不定啊。

    想着,我又回到了晓雯姐姐的房间。

    晓雯姐姐还在睡觉,没什么异常,看来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不准备睡觉。

    一个人坐在窗口下的地铺上,突然就觉得冷嗖嗖的,我看抬头看了一下。才发现刚刚为了便于观察,所以就没有关窗户,这会儿一切正常了,这冬天的风吹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冷。

    站起来关了窗户,慢慢的整个房间里面的温度就升了起来。

    但是该死的就是,屋子里面一暖和我就想睡觉,没办法,一想睡觉我就掐自己一下,然后才发现好像一点儿用都没有,还是想睡觉。

    没办法我就硬撑着,没一会儿上眼皮和下眼皮就开始打架。

    就在我刚刚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发现眼前的景象有了一些变化,我立即清醒过来,因为冥途的时间到了,这一下子的刺激让我又清醒了过来。

    连忙开了冥途,开始在房间里面不停地走圈,这样子以来效果还真的好了不少,动着困意就会减弱很多。

    这一晚上我就这么和自己的眼皮做着斗争,才发现这跟和鬼做起斗争来真的要困难得多啊。

    一直到天边第一抹阳光照射到了窗户上,我打开窗户,凉风吹在了我脸上,困意又消散了不少。

    紫色?

    这时候我发现好像随着阳光一起出来的还有一抹淡淡的紫色光晕,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还是怎么。但是虽然我熬了一通宵,毕竟我也是开着冥途的啊,不应该出现眼花这种情况吧!

    算了,我还是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准备等看看啥时候问问师傅他老人家。毕竟紫色乃是祥瑞富贵之气,说不定是有什么好消息呢。

    伸手拍了拍脸,确定了自己不会睡觉之后我才又把窗户关上,毕竟晓雯姐姐还在睡觉呢。

    转过身去才发现晓雯姐姐已经醒了,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我。

    我有些纳闷,晓雯姐姐这是什么表情啊?

    我问她,晓雯姐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儿不舒服?

    晓雯姐姐说昨天晚上信誓旦旦的说跟我一起熬夜,没想到我出去了两三分钟她就睡着了。

    她问我是不是真的熬了一个通宵。

    我随口答了一句没有,我才刚刚睡醒。话刚刚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这一脸的疲倦谁都看得出来是熬过夜的。

    你小子还不老实哦!晓雯姐姐听了我的话,对我说:你莫要担心了,有你这个尽职尽责的弟弟保护我,我高兴还来不及,你赶紧睡一会儿吧,现在天已经亮了,我暂时也没得啥子危险。

    我却摇头,告诉晓雯姐姐,从现在开始才是关键,按道理说,符阵已经解除,师傅也该回来,但是要是师傅没有回来,你们要是你你会不会动手?

    我这么一说出来,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才发现原来今天晚上才是最要命的时候。师傅在那个鬼婴出来之前是肯定不会现身的,这一点我能够肯定,所以还是得靠我自己啊。

    换句话说,昨天晚上的阴气其实只是来试探我,或则是来试探那些符阵还在不在的。但是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那儿还用得着试探哦。

    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师傅这又何尝不是在锻炼我呢,毕竟师傅经常说的话就是我以后要自己出去闯荡,总不能一直靠着他吧,所以自力更生才是王道。

    晓雯姐姐听了我的话,觉得挺有道理的,问我难道今天晚上还要熬夜吗?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问她,周礼有梦游的习惯吗?

    晓雯姐姐说她也不知道,这一下我就有些苦恼了,我总不能直接去问他吧。

    这个昨天晚上观察到的唯一一点奇怪的线索也断了,我也就不再去想,熬了一晚上,脑子里面迷迷糊糊的,啥都想不清楚。

    看来今天晚上真的是要命的一晚上,后面我也就听了晓雯姐姐的,准备睡一会儿,不然今天晚上我肯定遭不住!

    吃过早饭之后周礼叫晓雯姐姐出去周围走一走,说是闷了这么久,出去透一下气。

    晓雯姐姐看了我一眼,我晓得晓雯姐姐是在征求我的意见,我也能够看出来晓雯姐姐不想去,想了一哈我觉得要是再拒绝也就实在太绝情了,毕竟现在是在师傅的计划期间,而且是白天,也不会出啥子事情。

    我就答应了下来,没想到大伯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眉开眼笑,他似乎觉得晓雯姐姐这才是找到了好的归宿。

    之后我又把晓雯姐姐叫到一边去,给她讲了现在是在师傅的计划期间,所以凡是都要按照常理走,这个时候你去一会儿也没的事情的。

    说完之后我就把自己脖子上那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八卦镜交给了晓雯姐姐,叫她戴在脖子上,不要让周礼晓得。

    想了想我始终觉得不放心,又将破秽定心清静符开动了之后叫她带上,这下子我觉得差不多了。

    晓雯姐姐揉了揉我的头,对我说:人小鬼大,长大了还不晓得要迷到好多漂亮姑娘。

    我愣了一下,晓雯姐姐已经走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才去晓雯姐姐房间自己的地铺上面睡觉。

    按照我自己的想法,睡到中午起来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个一睡着了我自己也决定不了。

    一直到下午,我才睡醒,这时候发现太阳都落山了一半。

    晓雯姐姐这时候正坐在她的书桌面前梳头发,好像是从镜子里面看我醒了,一下子就转过了头来,问我啷个不睡床上。

    我嘿嘿笑了一下,说自己身上脏,睡地上也没得啥子,反正这几天都习惯了。

    说完后我怕晓雯姐姐又问我,连忙问她今天出去好耍不。

    她一下子就皱起了眉毛,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很漂亮的红色盒子,对我说:你看嘛!

    我接过之后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非常漂亮的银色戒指,上面一圈都亮闪闪的,非常漂亮。

    我倒是忘了你娃娃还不懂。晓雯姐姐也坐到我对面,对我说:这个东西是他今天给我求婚,送给我的。

    你答应啦?我有些不明白,她不是不喜欢周礼唛,不喜欢还可以拖啊,为啥这么着急。

    晓雯姐姐一脸的不高兴:周礼说他已经给我爸和他爸商量过了,下个月就结婚。

    我也感觉到晓雯姐姐的处境,但是我又没得啥子办法,也只能干瞪眼。

    我撇开了这个话题,对晓雯姐姐说:以后少照镜子,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又特别是午夜或者凌晨两三点。

    她有些害怕的问我为啥子。

    我笑了一下,晓雯姐姐看着我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