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神秘的周礼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2本章字数:2507字

    我告诉她,师傅说过,镜子属阴,女人也属阴,月亮属阴,一到了晚上,阴气就特别重,几个阴加在一起就有可能出事儿,简单点说,就是很有可能你走了,影子还留在镜子上面,或者镜子里面就没得你的影子。

    晓雯姐姐一下子就被我吓到,两只胳膊抱在一起,说:哎呀你莫吓我,好渗人哦,以后我连镜子都不敢照了。

    我说:我可没有吓你,这东西邪门儿得很!还有几样东西你自己也要注意到。

    她又问我是啥子。

    我说,黑猫,白窗帘,雨伞,枯井,绑的有麻绳的歪脖子树,很笔直的小路,这些东西都是非常容易出问题的东西和地方......

    哎呀行了行了,莫说了,你真吓到我了!晓雯姐姐一下子站起来,对我说:睡了一天,走姐姐带你吃点儿东西。

    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今天一天我就吃了点热早饭,然后睡到现在,还真饿了。

    吃过饭后我晓得,最漫长的一夜就要来了。

    我也不知道师傅在哪里,但是我感觉师傅肯定随时都在看着我,也正是如此,我才不能够让师傅失望。

    吃过饭之后我给大伯婶子和周礼三个人说今天晚上是特殊时间,你们三个人要我的安排才行。

    婶子和大伯一口就答应下来,周礼不说话,也算是默认了。

    婶子问我要做啥子,我说很简单,随便找点啥子吃的,可以消磨时间的东西,在晓雯姐姐的房间外面坐着,随便做啥子都可以,但是有一个要求,就是谁也不能够离开,也不能够进来晓雯姐姐的房间,必须一直呆着,直到我说可以了才行。

    六点半的样子天就完全黑下来了,他们三个也真的按照我说的那个样子,端着一盆火炭放在晓雯姐姐外面的楼道里面,然后围着火盆坐了下来。

    我和晓雯姐姐也进入到房间里面关上了门。

    一想到今天晚上可能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我就觉得有点儿脑壳痛,那个家伙倒不如早点儿来,我早点儿了事。

    而且我之所以要叫大伯他们三个人这样子做,也有我的理由,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晓雯姐姐的房间在一楼,其实只要我愿意,是可以很轻松的就从窗户翻出去的。

    一直到大概十点的样子,我起来轻轻走到门口,听了一下,是有三个人在谈话的声音。

    晓雯姐姐问我怎么了,我慢慢反锁了门,低声对告诉晓雯姐姐,让她在房间里面装作和我在聊天的样子,我要出去一趟。

    因为农村的房间隔音效果并不好,所以如果刻意要听,就算是关着门隔着墙也是能够听见的。

    晓雯姐姐问我要干啥去,我说没事儿,不要担心,很快就回来。

    然后我就翻窗户跳了出去。

    好冷!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冷,这冬天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晓雯姐姐们的房子地基修建的比较低,而不远处刚好就有一块不大的青石包,站在那个青石包上面我就刚好可以通过窗户看到周礼的房间。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反正就是觉得这个周礼有问题,但是我又说不上来,特别是昨天晚上他大晚上的不睡觉坐在床边的时候,就让我对他的怀疑更加加深了。

    刚刚我甚至在怀疑房间里面的那个人不是周礼,会不会是他弄的啥子见像人的东西放在那里,自己就去干了些见不得人的事。

    现在他在晓雯姐姐的房间外面,我就要看一下他的房间里面到底有啥子猫腻。然而我发现我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站在这里能够看得见周礼的房间是不错,但是却啥都看不清啊大晚上的。

    到这儿我都想抽自己两嘴巴子了,咋这么蠢呢!

    实在没办法,我还是准备冒险直接去周礼的房间看看,周礼的房间在二楼,只要是能够通过一楼到二楼的楼中间的位置,我就安全了。

    先前提前准备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给大伯说过,师傅随时都可能要回来,大门就不要关了,没想到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了,不然大门关着我还真就没办法了。

    刚刚准备走,又发生了一个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我刚刚走出去几步,一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东西一下子出现在了我的前面,我走一步他就走一步,但是他却再把我往荒地里面带,要不是我开着冥途,可能还真就要跟着他跑了。

    这会儿晓雯姐姐的事儿让我都快烦死了,这个家伙可能还以为我没有看见他,他挡着我,我直接就抽出来了一张九天太清破煞符贴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一声急急如律令,之后我就不再管他,向着晓雯姐姐家跑去。师傅说过,这些小鬼都是大事儿不敢做,小事儿一大堆,遇上之后能活活折腾死你。

    我这会着急,直接就给他灭了。

    跑到了晓雯姐姐家之后我稍稍平息了一下,就轻轻推门走进了房间里面,大伯他们的谈话声越来越大,我看着距离我只有两步的楼梯,我和楼梯之间还有一条向右的楼道,楼道尽头就是晓雯姐姐的门,大伯他们也能够很轻易的就看见这里。

    只要是我不注意就可能被大伯他们发现。

    爸,我去上个厕所。

    就在我脑子里面思量对策的时候周礼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面,先是听见他把晓雯姐姐的爸叫爸,觉得很不舒服,毕竟晓雯姐姐还没有嫁给他的,随即我才注意到,他要出来了,要是我继续站在这里,他一转角肯定会看见我的!

    大伯为难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里面,对周礼说:小周啊,毕竟刚刚小道长说的话......

    爸,我就是去上个厕所,再说了,这活人难道还能让尿给憋死啊,很快的,你就放心吧。

    哎呀,你这人啷个这么犟呢,小周你去吧,我不会让小道长知道的。婶子的话就说明周礼马上要出来了。

    我连忙又退到了门外去,蹲在了一个草丛里面。

    随即周礼也走了出来。

    真的在尿尿!我有些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但是接下来周礼做的事情又让我发现他还真不只是单单出来尿尿那么简单。

    太黑了我看不清,但是他好像是从衣兜掏出来了一个啥子东西在手里面弄了一会儿,然后把那个东西往天上一抛,甚至都不回头看一眼就又转身往屋里走。

    我就盯着他抛出去的那个东西,在快要落地的时候竟然一下子飞了起来!而且还慢慢的越飞越远越飞越高,眼看着就要到我够不着的高度了,这时会周礼终于进入了屋子里面。

    我直接一下子就跳了出去,也不管脚下是啥子,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跳了起来,一巴掌把那个东西给拍了下来。

    拿到手里一看,这不是前面师傅折过的那个会飞的纸鹤吗?!

    这可把我给惊呆了,我满脑子都是周礼怎么会这一手?!

    想来想去想不通,但是折纸鹤好像还想继续飞,这下我就有些着急了,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呢?

    最后我还是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我把九天太清破煞符的角给撕了一点下来,塞进了纸鹤的夹层里面,或许到时候师傅会有办法吧。

    放飞了纸鹤我才注意到我这出来了估计也得有一个小时了吧!

    一想着晓雯姐姐自己跟自己说话说了一个小时,我就有些想笑。

    回去的路上,我晓得,接下来的十二点到四点,就是今天晚上必须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