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激斗鬼婴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2本章字数:2477字

    你的脖子是啷个整起的?怎么那么红一道血印子?

    晓雯姐姐问我,我怕又出啥子意外,而且这会儿也不是啥子解释的时候,我就简单给她说,刚刚你被迷住了,想杀了我,不过这会儿已经没得事了。

    窗子外头的那个娃儿还在不停的看着我笑,我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有啥子好笑的,晓雯姐姐自责的话又不停的在我耳边说。

    这种要命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儿头大。

    就对晓雯姐姐说:晓雯姐姐你这会儿也不要自东责了,我就跟你说,那个东西已经来了,就在门外面,为了防止你又被迷住,所以你现在听我的,去躺在床上把眼睛闭上。

    晓雯姐姐听到我说的那个东西就在外面的时候,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然后一脸紧张的看着我。

    我点了一下头,对她说:晓雯姐姐你别害怕,有我在呢!而且大伯和婶子还有周礼都在外面,要不然你去外面和他们待在一块儿好了。但是要去外面有一个绝对的要求,就是不能够随便乱跑!

    出乎我意料的是,晓雯姐姐给很勉强的对我笑了一下,说:不!姐姐相信你。

    说完之后晓雯姐姐就一下子钻到了被窝里面,拿被子把自己全部盖了起来。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她虽然现在已经知道鬼的存在,但是却依旧逃避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

    我问我自己害怕不?答案是害怕,只不过再也不会像原来那样子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了。

    而且现在我的身后有一个愿意对我好的姐姐,所以我就算是在害怕,也要站在她的前面!

    就在我想的时候,外面那飘在窗子外面的孩子终于是有了新的动静!他开始慢慢的向着房间里面移动。

    果然就和师傅说的一样,窗子开着还是关着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他直接就穿过窗子钻了进来。

    而且他一进来,房间里面的温度就开始慢慢的下降,我仔细感受了一下。

    师傅说的阴气本身的冷和温度引起的冷到底有什么区别?估计是我的火候还不到家,什么也感受不到,反正在现在的我看来,就是一个字——冷!

    因为离得近了,我甚至都看见他的手指之间还有一些粘液,看起来就黏黏糊糊的,脏死。

    但是我也不担心,师傅说过鬼是灵体,本质上是没有实质的东西存在的,所以鬼死了之后就什么也不会剩下,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东西,今天非要收拾了他不可!

    手里面拿着九天太清破煞符,强行安抚下来了那颗一直扑通扑通的加速跳动的心脏,犹豫了一下之后我还是先动了手!

    我也不知道什么技巧,我只知道只要是能够把这九天太清破煞符给贴到鬼婴的身上,我就能够伤到他!多来几次,我就能够灭了他!

    晓雯姐姐闷在被子里面,我也不在估计什么,待会儿万一让这鬼婴先动起手来,他要是真的铁了心要去伤害晓雯姐姐,我真的是没得啥子把握可以把他拦住。

    脚底下猛地一登,我就拿着一张符向着鬼婴冲了过去,同时口里面大叫着:急急如律令!

    然而鬼婴一下子飞到了房子盯上,贴着房顶,我因为太用力,差点一下子撞到墙上去。

    他会飞,我不会,我一下子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要来干什么,但是我这一下的进攻好像是把他给激怒了,他竟然对着我冷笑起来。

    当时我想的居然是这个死小孩儿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表情!

    他的双脚双腿贴在房顶上,他自己就像是个蛤蟆一样,脖子扭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看着我冷笑。

    就在我在想他在笑啥的时候,他竟然一下子从房顶上朝着我扑了下来,而且还张着嘴。

    我够呛都能够看见他的两排和眼珠子一样黑的牙齿,而且还是尖的,向着里面弯着的,这一口要是被咬到了,我估计我就得被他直接撕下来一大块儿肉!

    我一下子一个下蹲向前滚去,站起来之后小跑了两步,退到了靠着床头的墙角,手里面的的符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用,但是我还是用符指着这个鬼婴,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和双腿都在不停地发抖,心脏也开始再一次扑通扑通的加速。

    刚刚鬼婴的那一下攻击,我就已经害怕了,他的牙齿,他没有眼白的眼睛,煞白的皮肤,一旦害怕我就感觉所有的恐惧一下子全部都涌了出来。

    脸上也开始发起烫来,晓雯姐姐就在我右手边,我知道在害怕我也得灭了他,或者说击退他!

    至少今天晚上不能够让晓雯姐姐在受到伤害!

    鬼婴站在地上不停地对着我龇牙咧嘴,好像是在嘲笑我。

    下一刻他张着嘴再一次对着我咬了过来。

    这回我多了一个心眼,看见他对着我冲了过来,我直接就对着符的背面吐了一口口水,然后把符一下子贴在鞋底上,估计能够踢得准,我眼睛一闭,直接就一脚踹了出去。

    随即传来的就是脚踢到了东西的实感,我以为能够像揍小武那样子把他给踢飞出去。

    但是没想到踢中了之后我就就感觉到自己的腿一沉,我连忙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景象差点儿没有吓得我直接瘫坐在地上。

    那个鬼婴竟然一口咬住了我的鞋,而且还是一副死活都不会撒嘴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口水让符失效还是长时间捏在手里的汗让符失效,但是这会儿这些显然都不是重点。

    反应过来之后我差点儿就叫了出来,但是我还是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另外一只脚不停地踢着那个鬼婴,想要把他给踢开。

    没想到我一边踢,他两只黑到了极点的眼睛就一直盯着我,嘴里咬的更加用力,我隔着鞋都感觉到了脚被一股力量压着的疼痛。

    这时候他嘴里又开始发出那种咯咯咯的让人全身发麻的笑声。

    急急如律令!

    在踹了我自己都不晓得多少脚之后,我终于是抽出来了一张九天太清破煞符。

    一下子弯腰,贴到了他的肩头上,在我的咒语声中这鬼婴吃痛一下子终于是松开了口,同时不停地往后退去。

    我扶着墙,吃力的站起来,抖了抖被他咬过的脚,然后就发现被咬过的脚根本就不听使唤,抖得很厉害,使不上力。

    于是我干脆就靠着墙看着墙,又重新拿出来了一张符,一边喘气一边看着他。

    何方,你没事吧?

    这时候一直捂着头的晓雯姐姐把被窝打开一条缝,刚刚看见我,就问我:小方你没事吧?!

    我有些吃力的摇了摇手,示意她我没事儿,也叫她继续把头盖着,我不叫她就不要出来!

    鬼婴一下子把头转向了我晓雯姐姐,我心一下子就沉了一下。

    我都还没来得及多想什么,鬼婴一下子就向着晓雯姐姐的床扑了过去。

    我这一下才想起来,晓雯姐姐刚刚被迷住的时候手里面的九天太清破煞符和破秽定心清静符都丢了,八卦镜也在我手里。

    也就是说,晓雯姐姐此时去了所有的防护措施,鬼婴想要伤到她简直就跟他要发出咯咯咯笑一样简单。

    刚刚已经说过,这鬼就跟个蛤蟆似得,我的速度哪里会有他快,眼看着鬼婴扑了过去,我几乎就只有那么一瞬间瞪眼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