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地道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13本章字数:2512字

    五块大概有一米高的圆柱形石头围成圆形插在地里面,走近之后我把手里面燃着的符靠近了石头。

    石头上面竟然刻着一个婴儿,而且非常的逼真,刚刚靠近的那一下我都差点儿以为是一个真的小孩子在盯着我笑。

    下吓的我后退了两步,师傅一下子扶住了我,笑着对我摇了摇头。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鼻子。

    然后师傅又靠近去看,咋一看之下我还真没有注意,靠近之后,硬着头皮去看,才看见石头上面竟然有淡淡的红色印记,有点儿像血迹,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血迹。

    师傅又带着我查看了其余的四座石像,发现其余的四根石柱当中,有三根都有同样的情况。

    师傅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我看着五根石柱,就问师傅,这是不是五鬼生财阵?

    师傅没有说话,不晓得一直在想着啥子。

    我就感觉这应该就是师傅说的那个五鬼生财邪阵,这个石柱也是五根,好像刚刚就对应上了。

    师傅对我说,人应该已经走了,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

    坏人?我问师傅。

    师傅点头说是,还告诉我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被匆匆忙忙处理过的,看样子对方也应该是一个懂些真本事的人。

    这些石像就能够说明到不少东西,他说还好第五根石柱上面的孩子还没有变颜色,要不然可就真的是要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

    我有些想问师傅是坏人厉害还是他厉害,但是想了想好像不合适,也就没有问。

    师傅双手掐出来了一大串我看不懂的法诀,然后莫名其妙的脱了自己的鞋子,对着四根带有红色的石柱一样狠狠地拍了三下。

    我有些搞不懂师傅这是在干啥子,就问师傅。

    师傅说这是一个当年一个孩(鞋)匠教他的东西,而且他自己本来也是一个孩(鞋)匠。

    这一招叫做阴孩(鞋)引路,是为了驱散这石像上面残余的怨气,不然要是那个背时(倒霉)的走到这里来,沾着了这石像,大病一场估计是免不了的。

    师傅说民间的匠人都是个顶个的厉害人物,特别是那些年纪大的,对于自己哪一行更是了解的非常透彻。

    要是我以后遇到了,那也要尊敬的叫前辈,好好请教人家。

    他说自己除了是一个看病治人的大夫,还兼着阴阳先生,风水先生,木匠,孩匠,赶尸匠,等等职业。

    师傅这样子一说,我就想起来他早些年游遍中国,到处请教高人,最后寻到茅山的事情来。

    师傅告诉我说,单单是孩匠,晚上是不敢走夜路的。

    孩匠不但做活人的孩(鞋),也做死人的鞋,所以和其余的大部分匠人一样,孩匠阴阳两条路都要吃,所以孩匠一只脚穿着死人的孩(鞋),要是在没有啥子保护措施,很有可能就会被鬼迷住。

    师傅说自己最主要的身份还是阴阳先生,防住那些小鬼的手段很多,所以就算他是孩匠也是不怕走夜路的,刚刚师傅就是用自己的阴鞋驱散了那些怨念。

    我问师傅,那些是啥子怨念。

    师傅说,很有可能是五鬼生财里面的四个鬼的怨念,但是那个还一直空着的石柱是个啥子意思就有点儿恼火了。

    听到师傅这句话我就在想,我弟弟会不会也在这几个石柱当中留下了对我的那一份怨气。

    但是却被师父驱散了,但是我弟弟的魂魄却依旧还被人家拘在手里啊。

    这是师傅再来的路上给我说的,这也是他疏忽大意造成的结果。

    当时他击破了那个稻草人,破了那个小老儿的法,也超度了我妈,但是却忘记了我弟弟的魂魄还在血盆里面。

    法术失效之后我弟弟的魂魄就带着怨气慢慢的从血盆里面挣脱了出来。

    要是前面的推测都没有出错,那么我弟弟很有可能就已经被人拘了去,而且那个人还很有可能就是当初的那个小老儿。

    咦?

    师傅的惊疑声把我从思绪当中拉了回来。

    师傅你是不是发现啥子了?我问师傅。

    师傅说不是我发现啥子了,而是这里有点麻烦来了,估计这应该是那个人撤走的时候急急忙忙布置下来的东西。

    说道这里师傅哼!了一声,说:这种东西也想困住我,简直就是笑死人。

    我两只眼睛都开着冥途,向四周看了一圈,还是啥子都没有看见,然后我就一点儿迷糊师傅是在说啥子了。

    师傅在我看着都好疼的情况下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对我说:小方,看着,为师要在这五根石柱上面画五种符。

    一听见师傅要画符,我立即瞪着眼睛看着师傅,点点头。

    净土空山符

    雨师转水符

    长青世界符

    天罡烈焰符

    金刚天咒符

    师傅口中一边念着一边用自己手指上的血在五根圆柱上面画出来了五道符咒。

    石头表面很粗糙,师傅被咬破的地方在他画完符之后因为石头的摩擦,伤口变的更大了。

    师傅看着五根石柱上面的五道符,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我说:小方,我这会儿是在用一个简单的具有攻击力的五行符阵,只需要这五张符就足够了,你看好!

    说完之后师傅走到了五根石柱的中间,用自己还在慢慢的滴着血的右手食指按在了地上,同时口中大喊了一句急急如律令!

    我就见到五根石柱上面的五道符一下子发出来了金,红,黑,绿,黄五种颜色的光。

    而且光线还非常强,而师傅手指按下去的地方也一下子向着五根石柱发散开了五根线,线发着有些吓人的血红色光。

    五中颜色的光照耀着以师傅为中心的这一片地方,这时候我才看见师傅脚底下,也就是这五根石柱里面的范围,地上竟然有一层淡淡的黑色的东西!

    我也说不出来是啥子,只是感觉有些像是水浪。

    这个时候五道五行符发散出来的光芒正在突破者这一层淡淡的薄膜,薄膜也好像是在师傅的五行符阵下坚持不了多久的样子。

    五根血红色的线飞速延伸到了石柱的底部,又向上窜入了符里面。

    一下子五道彩光里面就开始透露出来一点点有些诡异的暗红色,而那一层有些像是水波一样原本还在苦苦支撑的薄膜,也在这时候从师傅的脚下开始慢慢化解开。

    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随着薄膜的慢慢化解开,原本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山间地面竟慢慢的变了样子。

    原本枯黄的草也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像被锄头铲过的一片没有杂草的地面,而且地面上还有许许多多的脚印,一看就是经常有人在这个地方走动。

    能看见的范围越来越大,师傅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擦了一下额头,笑着说,看来不服老也不行咯,这才啥子都还没有做,竟然身体都有点儿吃不消了。

    师傅你说你才四五十岁,啷个就要一天说自己老哇?哪个都想自己活得年轻点儿,你还是怪!

    师傅哈哈的笑着,指着最后一块还没有化开的地方对我说:你看那里,哪里就是我们今天晚上要找的地方。

    话刚刚说完,师傅指的地方就也完全化开,竟然露出来了一条地道。

    我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师傅,问:师傅,这是个啥子情况哦?

    我啷个晓得嘛,我又没有下去,想晓得啥子情况,我们同路下去看看就阔以了嘛。

    说着,师傅就先一步踩着台阶向下走去。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有点害怕,毕竟师傅在,我还是跟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