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心肠歹毒的老太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7本章字数:2060字

    “什么亲孙女不亲孙女的!家里已经有两个女娃子了,再来一个赔钱货可怎么养活?你别想那么多了,赶快养好身子再给我生一个孙子,要怪就只能怪你的肚子不争气!”

    同为人母,婆婆的身上却是一点怜悯的情愫都没有,三言两语之间极尽冷漠。

    “娘!我求求你,告诉我孩子送给谁了?”

    夏春兰并不死心,满脸泪痕的她艰难地动了动身子。

    伸出手就想去抓老太太的胳膊,卑微的言语之间充满了无尽的祈求。

    奈何,夏春兰的身子太虚弱了。

    只是刚想活动,便头晕目眩,直接向后倒去。

    不过所幸她身旁的张福手疾眼快,在夏春兰即将摔倒之前,一把就搂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哼!真是的,懒得再跟你废话!”

    对于夏春兰的肝肠寸断,老太太根本就是视而不见。

    只见冷漠如她,双臂环抱在自己的胸前。

    在冷哼了一声之后,老太太竟是转过头去,懒得再看夏春兰一眼。

    见状,夏春兰的一颗心都要碎了,她非常了解老太太的脾气秉性。

    极度的自私又偏执,凡事做主惯了的,不容许他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同时心也够狠,她不想告诉自己孩子的去向,旁人那是一点法子也没有。

    可是……那可是自己的亲骨肉呀!

    怀胎十月,血脉相连,怎么能就此轻易说割舍就割舍?

    夏春兰虚弱地躺在张福的怀中,呕不尽的泪水瞬间湿透了胸前的衣衫。

    对那孩子的牵挂悬在心口,断不了,也不能断!

    “都怪你,都怪你,你去把孩子给我找回来!”

    突然之间,悲愤不已的夏春兰就像是发疯了一般,她奋力地从张福的怀里挣扎了出来。

    紧接着扬起了拳头,用力挥洒,不停地砸在了张福的身上。

    张福自知心中有愧,但他却不敢违背自己老娘的命令。

    心生不忍之际,只好将头微微移向了别处,任由着夏春兰发泄自己心中的痛楚。

    “闹什么闹,你还反了天了不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东西了!”眼看着夏春兰的拳头一下接着一下,不管不顾地砸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老太太当场便急了。

    只见她怒气冲冲地冲到了夏春兰的跟前,表情恶狠狠地,扬起了胳膊,憋足了力气,直接朝着夏春兰的脸上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夏春兰脸颊上感觉到火辣辣疼痛的同时,一道清晰的五指掌印却也是立现浮出。

    老太太突如其来的过激行为,直接震愣了夏春兰与张福二人。

    “让你动手……让你动手……”

    即便是一个嘴巴扇过去了,老太太依然觉得不解气。

    她表情狰狞,张着膀子,一下接着一下,使劲儿往夏春兰的身上掐了过去。

    用劲儿之大,超乎想象,直接疼得夏春兰倒吸了一口凉气。

    出自于本能,夏春兰想躲。

    可是她此时只能虚弱地窝在床上,又能往哪里逃呢。

    “娘!够了!你别再闹了!”

    倒是一旁的张福有些看不过去了,他一甩胳膊,拔开老太太的手之后,小心翼翼地将夏春兰给护在了怀中。

    张福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老娘究竟是有多么的过分,她平日里是怎样欺负夏春兰的,这些他也全都看在了眼里。

    只不过懦弱而又愚忠的性子,使得他不敢去违逆老太太的意思罢了。

    “你……你……”

    张福出乎意料的行为,使得老太太当即便愣在了原地。

    她想不到一向无条件对自己顺从惯了的张福如今这是怎么了?难道是鬼迷心窍了不成?

    只见老太太一脸的讶然之色,她不可置信地瞪着自己的儿子。

    嘴唇哆嗦了半天,愣是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好呀,你这个白眼狼,有了媳妇忘了娘……”

    急转直下,反应过来后的老太太怒火攻心,简直就是气得不行不行的了。

    撸胳膊挽袖子,张牙舞爪地就要冲上前去。

    她恶狠狠地瞪着夏春兰,如今张福都敢忤逆自己了,这笔账她自然是要算在夏春兰的身上。暴躁的脾气一上来,老太太非得要好好地“教育”一下夏春兰不可。

    然而就在这时,门“嘎吱”一声,没有任何的征兆,直接被人从外面推了开。

    突如其来的声响骤然打断了老太太的动作,她一愣之下,就停在了原地。

    而同时,夏春兰与张福二人也寻声望去。

    只见是为夏春兰接生的大夫一推门走了进来,她是刻意来查看一下夏春兰的情况,并且顺带着来催缴住院费的。

    只不过这种颇有画面感的场面还是叫大夫始料未及,她僵硬地抽了抽唇角,努力地装出一副自然的样子之后,望向了夏春兰,关切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了,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没有……”

    满脸泪痕的夏春兰迷蒙地望了大夫一眼之后,她迅速地低下了头,哽咽地小声说道。

    “那就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别硬挺着,你可一定要说呀!”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大夫有些不放心地嘱咐了夏春兰一句。

    这个女人太可怜了,出于同情,大夫忍不住就想多关心她一些。

    只不过在说话的空挡,大夫隐约感觉旁边有一道非常不善的目光朝自己射了过来。

    轻不可闻地皱了皱眉角之后,大夫余光一扫。

    只见夏春兰的婆婆冷冷地环抱着双臂,斜睨着眼,眼神阴冷地盯视着自己。

    都说人到了中老年之后,在无情岁月的磨洗之下,经历的多了,那锐利的锋芒之中便会多上一抹难得可贵柔和,可这些在老太太的身上根本就体现不出来。

    空气之中带有一股莫名的压抑与混浊,老太太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戾气寸寸碾压而来,叫人透不过气来,大夫是多一刻也不想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

    “一会儿家属去把手术费交一下,还有接下来的住院费也要先预付的。”

    匆匆地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大夫就要转身离开。

    “我们不住院了,今天就办出院。”

    忙不迭地,老太太阴冷的声音再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