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蹲守在茅坑外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7本章字数:2078字

    并且,她还要千方百计,想法设法从老太太的嘴里逼问出三丫头的下落来。

    大凤原本乘兴而来,谁知道她第一次栽在了夏春兰的手里,反倒弄得一个灰头土脸。

    并且还免费当了一小天儿的劳工,伺候摔伤了的老太太,直到天色掩黑了才回家。

    而同时,在村子里游手好闲了一天的张贵,此时也赶回来吃晚饭来了。

    可谁知他一进家门,便看在大凤脸色不善的坐在炕头,独自生着闷气,虎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独自玩耍。

    眼见着冷灶上连一点的热乎气儿都没有,张贵当即便拉下了脸,不悦地质问道:“谁又惹你了,连饭都不做?”

    “还能有谁,还不是夏春兰那个贱人!”一提起这事儿来,大凤气得牙根儿直痒痒。

    只见她咬牙切齿,脸上多余的赘肉都直打颤。涂抹横飞,连珠儿炮似的将所有的事情,前前后后都吐露了出来。

    张贵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边眼珠子乱转,心中却是另打起了其他的坏主意来。

    夏春兰长相姣好,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皮肤白皙,性子柔和,身材娇瘦。

    哪像大凤呀,性子泼辣,黝黑皮实,还五大三粗的。即便是再卖力地辛勤耕作,也干涩难啃。

    可以说,对于夏春兰,张贵已经觊觎她很久很久了,只不过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罢了。

    可如今,这机会不就来了吗?张福那个窝囊废不在家,老太太又摔伤了。

    而夏春兰本人又尚在月子里,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在心理上,那都是最脆弱的时候。

    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良机,叫他可以乘隙而入。

    只要是一想到可以将夏春兰压在身下,肆虐骋驰,张福的心潮就澎湃不已。

    “咳咳!居然还有这种事,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出出气去!”

    迅速掩藏好了心中龌龊的想法,张贵清了清嗓子之后,佯装正色的说道。

    而就在话音刚落之际,张贵马上就转身,抬腿提步,忙不迭地朝外走去。

    “喂!你等等,这么晚了,你去干嘛呀?”

    没想到张贵会这般的雷厉风行,说走就走。大凤一愣,待反应过来后,马上出言喊住他。

    “老太太摔了,我咋也得去瞧一眼呀!再顺带脚儿替你收拾收拾那个娘们儿!”

    张贵往外走的动作停也没停,只是回过头来,草草地丢下这句话之后,便迅速消失在了大风的眼前。

    “真是的!”大风撇了撇嘴角儿,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火急火燎地,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而张贵在出了自己的家门之后,在夜色的掩护之下,轻车熟路,急匆匆地朝夏春兰的家里赶去。

    到了之后,张贵偷偷地猫在墙根儿底下,踌躇不已。

    他心中虽然急迫万分,想要与夏春兰做那种龌龊之事。但这种事儿见不得光的,张贵总不能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吧?

    所以一时间张贵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只好先偷偷地躲在外面,静待时机。

    而没过多久之后,机会便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夏春兰多喝了几碗稀粥,消化之后,便想要小解。

    那个年代,在农村上厕所都用旱厕。并且非常的简陋,只是挖一个坑,用几块木板草草一围的那种。

    夏春兰家的旱厕不在院子里,而是在外面大门口的旁边。

    张贵听到了脚步声,透过大门往里一瞧,果然见到夏春兰穿着单薄的衣衫,正快步朝门口走来。

    见状,张贵心头大喜,强压住心中的忐忑。“刺溜”一声,一转身隐匿在了黑暗的角落里。

    而夏春兰整个人就跟往常一样,丝毫都没有察觉危险的降临。

    刚才由于出来的太急了,一时间忘记了拿手电。不过所幸从偏房里溢出来的微弱灯光,多多少少还是可以照亮眼前的路。

    出了大门,向左一拐,夏春兰单薄的身影直接朝旱厕的方向走去。

    就在夏春兰要走到旱厕跟前的时候,张贵探出头来,眼中闪烁着变态的兴奋,小心翼翼地四下打量了几眼。

    眼见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点的人影,张贵“蹭”的一下就蹿了出来,直接朝夏春兰冲了过去。

    就在夏春兰微微一愣神儿的功夫,张贵已经到了她的近前。从背后,像恶狼扑食一般恶狠狠地扑了上去。

    身体紧紧地贴着夏春兰的后背,张贵的一只手大力搂住了夏春兰的腰,另一只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乍然的惊变,使得夏春兰惊惧万分,她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想要出声求救,奈何嘴被死死地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哽咽声来。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二人身体之间没有一点的缝隙。

    夏春兰身上所特有的味道,止不住地往张贵的鼻子里钻去。体内邪火乱窜,张贵的魂儿都要被勾去了,早已经按捺不住。

    此时的张贵就像是一个发了疯的畜生,他紧紧地抱着夏春兰,连拖带拉,使劲儿将她往旁边的草垛拽去。

    夏春兰拼命反抗挣扎,奈何她根本就不是张贵的对手。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夏春兰就被张贵给拖到了草垛的跟前。

    用力一推搡,夏春兰面朝下,直接重重地摔在了草垛上。

    紧接着在下一秒钟,张贵就欺身压了下来,以蹲骑的姿势重重地坐在了夏春兰的身上。

    一只手死死地摁住了夏春兰的脖子,使她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向下摸索,直接朝夏春兰的裤带摸去。

    虽然夏春兰一直都没有瞧见企图对自己不轨之人的脸,但他身上所特有的那股子烟油子味儿,却是已经出卖了他。

    夏春兰自是恨极了张贵,虽然如今嘴上没有了任何的束缚,但她却是不敢大声呼救了。

    因为这种场面如果将人都给招来的话,自己可就说不清楚了。

    如果到时张贵再一口咬定是夏春兰勾引他的话,即便夏春兰浑身是嘴,怎样去辩驳,人言可畏,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而就在夏春兰瞻前顾后,又惊又怒之际,伴随着“刺啦”一声,夏春兰顿时惊觉双腿一凉。

    心头大骇,如果再耽搁下去的话,张贵的畜生可就要得手了,那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