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提高兴致的药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56字

    可就是因为夏春兰坐月子,老太太缺德,不想伺候她,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暂时自己做饭自己吃,根本就不管夏春兰母女三人。

    如今她摔伤了,老太太自然是没有能力再自己做饭了。

    原本想着长久以来老太太对自己的苛待与无情,夏春兰本不想管她的。

    可是说到底,夏春兰秉性纯良,还是做不到狠下心肠。

    做完这些之后,夏春兰背着一麻袋的土豆,就急匆匆地朝集上赶了过去。

    由于去的早,夏春兰又抢占到了一个绝佳的位置。所以一大袋子的土豆,晌午的日头刚过就全都卖完了。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儿,夏春兰低下了头,数了数手中的钱,不多不少,一共是十五块钱。

    笑了笑之后,夏春兰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抽出五块来,而后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自己上衣里面的兜里。

    家里所有的钱,包括张福挣来的,也全都进了老太太的手中。

    现如今夏春兰必须要为自己与大妮二妮打算才行,当然只是靠着这点“外劳”那是远远不够的。

    因为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所以为了将来的日子,夏春兰必须还得另做其他的打算。

    今天集市上的人特别的多,非常的热闹。但因夏春兰心系家中的两个女儿,所以她并没有心思多做停留。

    然而就在夏春兰收拾好空的麻袋,准备往家赶的时候,身边不远处一阵音量很大的谈话声顿时引起了夏春兰的注意。

    “赵大娘,这集都要散了,你咋才来呀!”

    “这不嘛!老张家张贵那小子受了点伤,一大早天没亮就敲我家的门。我处理完他,这才急忙赶了过来!”

    一听张贵,夏春兰立即便上了心。抬起了头,循声望了过去。

    只见被称作赵大娘的这个女人夏春兰是认识的,她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赤脚医师,谁有个头疼脑热,小病小灾的都会找她。

    不动声色,夏春兰偷偷地往赵大娘的方向凑了凑。

    “张贵那小子壮得跟头驴似的,他能有什么病。”很显然,对方根本就不以为然。

    “嘿嘿!我告诉你!”一说起张贵的病来,赵大娘顿时就来了精神,紧接着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起来,“他呀,是那个地方肿了,你可没看见,肿的就跟一个棒槌似的!”

    “真的假的?”一听这话对方也来了兴致,感兴趣的声音之中透着不怀好意,“那个地方怎么还能肿得跟一个棒槌似的,要说撞也撞不到那块儿呀?”

    “谁说不是呢,不过瞧张贵那个德行,没准是他调戏了谁家的小媳妇儿,直接让人家给踢的!”

    赵大娘眼中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亮,提起张贵的时候,直接毫不留情地撇了撇嘴儿。

    不过还真让赵大娘给猜对了,可不就是张贵调戏夏春兰的时候,被夏春兰一脚揣的嘛!

    紧接着赵大娘又继续笑道:“这段日子张贵那东西肯定是不能用了,如果再贼心不死的话,那可就有苦头吃喽!”

    话音刚落,心照不宣,顿时惹得对方哈哈大笑了起来。

    聊到了这里之后,赵大娘二人缓缓朝前走去,接下来的话夏春兰便听不清楚了。

    站在原地,夏春兰眉头紧锁,如今的张贵就像是夏春兰的心病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夏春兰愁容满面,一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抬起了头,目光漫无目的地乱转,当扫到了前方角落里的时候,夏春兰脑袋里的灵光顿时一闪。

    角落里瑟缩蹲着一个大约五六十岁的老头,前面放了一块四方的破布,上面零零星星地摆着几个体积非常小的纸包。

    别人来集上卖东西,都是大摇大摆的。并且还得专门挑位置显眼的,人比较多的地方摆摊,这样生意才会好,东西才会卖的比较快。

    而这个老头却不同,他卖东西的时候是偷偷摸摸的,更不敢吆喝一声。

    因为他卖的东西不是什么好玩应儿,说的好听一点的就是专门提高干那事儿时双方兴致的神奇药粉。

    夏春兰定定地望着那个老头,先前赵大娘那句“这段日子张贵那东西肯定是不能用了,如果再贼心不死的话,那可就有苦头吃喽!”,深深地印在了她的脑海里。

    夏春兰虽然动了这个心思,但一时间也是犯难起来。

    她是一个本本分分的良家妇女,怎好在光天化日之下,堂而皇之地去买那种东西。

    别说是买了,如今就是想想,夏春兰都感觉脸颊变得火辣辣了起来。

    而就在夏春兰踟蹰的时候,老头苦涩着一张老脸,胡乱地将自己面前的破坏裹巴裹巴,夹在怀里之后,站起了身。

    低头搭脑的,直接朝夏春兰的方向走来。

    夏春兰望着老者的身影,心中紧张极了。

    想来如果错过这次机会的话,夏春兰如果再想动这种心思,却也是不可能的了。

    电光火石之间,夏春兰也顾不得其他了。她低下了头,把眼一闭,直接不管不顾,整个人迅速朝老头迎了上去。

    “哎呦!”没有任何意外的,夏春兰直接与老头撞在了一起。

    伴随着一声惊呼,老头重心失控,怀里的包裹掉了下来,小药包直接散落了一地。

    “对不起,对不起。”

    夏春兰的脸上带着一抹及其不自然的红晕,她一边道着歉,一边赶忙蹲下身来,帮着老头捡东西。

    夏春兰的动作手忙脚乱,只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趁着大家都不注意,夏春兰将一个小药包紧紧地捏在了手里,而后将手小心翼翼地缩进了袖子里。

    “走路看着点,真是倒霉!”老头将东西收拾好了之后,直接没好气地瞪了夏春兰一眼。

    他在集市上蹲了大半天,一包东西也没卖出去。如今又被夏春兰给撞了,心情自然不好。

    夏春兰的脸上带着歉意,没有说话,只是目送着老头愤怒地离开。

    淡淡地松了一口气之后,夏春兰紧张的神情这才得以渐渐舒缓了下来。

    夏春兰本本分分了一辈子,想不到第一次占别人便宜,偷拿的竟会是这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