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一只蠢蠢欲动的兽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43字

    进了屋,只见大凤正懒洋洋地靠在炕头上嗑着瓜子。

    地上已经杂乱无章地扔了不少的瓜子皮。

    不过就连屋里也如此,各种物件,乱堆乱放,看上去非常凌乱。

    大凤这个人就是这样,为人懒惰,干家务的时候得过且过。

    见没有任何的征兆,夏春兰突然闯了进来,大凤手中嗑瓜子的动作明显一顿。

    瞪大了双眼,瞪着夏春兰的同时,大凤眼底毫不遮掩地闪过了一抹浓浓的嫉妒之色。

    气鼓鼓地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冷言冷语道:“你来干什么?”

    如今只要一看见夏春兰,大凤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先前的那事暂且不说,如果不是为了找她给自己出气,张贵又怎么可能会三更半夜,被一头发了疯的牛给踢了一脚。

    “娘听说张贵哥病得厉害,让我特意炖了一只鸡过来瞧瞧。”

    对于大凤的疾言厉色,夏春兰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异样,笑着回答道。

    一边说着,夏春兰的视线一边不动声色的往旁边一扫。

    只见张贵横躺在炕上,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整个人看上去都蔫蔫的。

    很显然,他被折磨的不轻。

    夏春兰视线扫过去的时候,张贵也正在盯着她看。

    眼神之中带着一股猥琐的占有欲望,虽然他极力隐忍着,但还是被夏春兰给捕捉到了。

    不留痕迹地错开了目光,夏春兰唇边的浅笑没有任何的变化。

    只是眸底的深处,缓缓地掠动着一抹淡淡的嘲讽。

    与此同时,夏春兰一抬手,直接将海碗上面的盖子给掀了开。

    顿时,鸡肉的香味不可遏制地弥散了开来,蹿得满屋子都是。

    大凤的眼睛顿时就直了,一动不动地盯在海碗上。

    一时间,她甚至都忘了再继续挤兑夏春兰了。

    “嫂子,快别愣着了,赶紧给张贵哥盛出来吃吧!”

    当夏春兰的视线再次落回到大凤的身上的时候,唇角一勾,她“好心”地出言提醒她。

    话落,大凤这才回过神来。

    满含敌意地打量了夏春兰一眼之后,大凤“咕噜”一声,下意识吞咽了口吐沫。

    而后从炕上爬了起来,赶忙从夏春兰的手中将海碗接了过来。

    而就在夏春兰与大凤说话的时候,张贵阴沉着视线,一直仔细地打量着夏春兰。

    他想从夏春兰的态度上,查探出她是否已经知道了,那晚将她拖到草垛旁边的人就是自己。

    虽然当时张贵在说话的时候,故意扁着嗓子。

    但做坏事的人就是这样,如惊弓之鸟一般,生怕在犯罪现场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只不过,夏春兰的神情简直可以用“无懈可击”这四个字来形容,跟往常比,没有任何的异样。

    张贵左瞧右瞧,也没有瞧出个所以然来。

    当大凤将鸡肉给他端过去的时候,他就更顾不得其他了。

    端着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夏春兰站在一旁,嘴角边儿噙着一抹淡淡的笑,静静地注视着他。

    不急不躁,看上去很有耐心的样子。

    很快,满满的一大碗鸡肉就要见底了。

    “嗝儿……”

    打了一个饱嗝之后,张贵满意地拍了拍肚皮,他再也吃不下了。

    将海碗往前一推,整个人心满意足地半靠在被垛上。

    大凤使劲儿吸了吸口水,低头,悻悻地瞧了眼碗底。

    只见几乎也不剩什么了,只剩了点鸡汤,还有四五块看上去不咋好的骨头。

    可即便如此,那也得给虎子留着,等他回来吃才行。

    同为人母,大凤的这点心思,夏春兰又怎么会猜不到。

    所以,就在大凤伸手想将碗好生收起来的时候,夏春兰却先她一步,叫住了她。

    “嫂子,剩这点你就吃了吧。虎子要是吃的话,下次我再杀一只送过来。”

    “真的?”

    闻言,大凤立马抬起了头,瞪着双戾眼,忙问道。

    可也真难得,大凤也有如此能拿正眼瞧夏春兰的时候。

    “真的。”夏春兰点了点头。

    如此,大凤又哪里还会再推辞,她早就已经眼巴巴的了。

    抱着海碗,一转身,坐到了小桌旁。

    低下头,用筷子夹起一小块鸡骨头来,仔细地啃着。

    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情,看上去都非常的认真。

    夏春兰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眸中以及快的速度闪过了一抹异样。

    这锅鸡汤可是加了十足的好东西呀,浪费了岂不是可惜?

    “嫂子,我帮你收拾收拾屋子吧!”夏春兰突然说道。

    借由着这份好心,她要开始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话音落下之后,大凤只是含糊地应答了一句。

    于她而言,巴不得有人能替自己干活呢!

    而后说干就干,夏春兰直接将袖子撸了起来。

    一转身,开始仔细地收拾。

    而眼见着大凤背过身去了,张贵的视线就更加肆无忌惮地落在了夏春兰的身上。

    整个屋子里就属张贵跟前最乱,而这个区域也恰恰正是夏春兰最想收拾的。

    略微弯着腰,夏春兰刻意在张贵的面前不停地晃动着。

    微张的领口里,迷人的光景若隐若现。

    这一刻,张贵不由自主地,眼睛立马就瞪直了。

    直勾勾地盯视在夏春兰的胸前,却再也无法移开。

    眼角余光偷偷一扫,夏春兰自是将张贵的这副猥琐的表情给尽收眼底。

    心中冷笑了一声之后,夏春兰不动声色地往他跟前凑了凑。

    顿时,发间淡淡的香气止不住地往张贵的鼻子里钻去。

    而这种味道,正是张贵觊觎了许久,但却始终还未能占有的那缕气息。

    无形之中,带着一种奇妙的催化作用。

    而同时,随着鸡汤一起下肚的黄色药粉也终于开始起反应了……

    “咕噜”一声,使劲儿吞咽了口吐沫之后,张贵的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眼底撺动着一抹异样的光亮,猩红猩红的。

    像一只蠢蠢欲动的兽,身体的某一处也开始发生奇妙的变化。

    只是……

    没有任何征兆的,张贵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猝不及防,包括那剧痛的骤然袭来。

    最脆弱,最敏感的地方,所给予的痛简直就只能用撕心裂肺这四个字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