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你给我等着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90字

    闻言,夏春兰嘴角一勾,眉宇间满布着浓浓的嘲讽。

    但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儿,脸上又恢复了那副平静而又淡然的样子。

    根本就叫人瞧不出任何的动向来,沉寂似水。

    定定地望着刘寡妇,夏春兰不急不躁地道:“啊福去干活了,他事先没有告诉妹子,却叫妹子扑了一个空,那可是他的不是了,回来我说说他!”

    四目相对,气场高低立显,简直就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尤其是夏春兰这幅大度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反唇相讥,丝毫没有落到一点下风。

    在第一时间里,刘寡妇嘴角边那抹虚伪的假笑,变得越发地不自然了起来。

    轻不可闻地抽动了几下之后,刘寡妇死死地咬着唇角,心中不甘。

    又继续挑衅道:“嫂子,其实我是跟你道歉来的。我和张哥。。。。。。我和他,早就已经情投意合了!”

    一边说着,刘寡妇一边低下了头,样子变得害羞而又扭捏了起来。

    话落之后,夏春兰眸光一沉,冷眸流转,却是深深地瞅了她一眼。

    心头上好像是有块大石压着一般,带着沉沉的窒息感,叫人透不过气来。

    对于刘寡妇这样的女人,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夏春兰一点也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

    只不过她与他之间,究竟是否已经走到“坦诚相见”的这一步了。

    对此,夏春兰那是一点的底都没有!

    就算没有发生,但只要是一想到有这个可能。

    夏春兰整个人就好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隐隐作呕。

    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之后,夏春兰这才将心中的怒火给强压了下去。

    转而却笑道:“刘家大妹子真是说笑了,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妹子的人缘特别的好,跟哪个男人。。。。。。关系都匪浅。”

    如今的夏春兰也不是吃素的,三言两语之间也暗藏锋芒。

    “你。。。。。。”

    刘寡妇瞪大了双眼,脸上的怒色显而易见。

    她生性放。荡,虽然平日里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可是,夏春兰如此毫不避讳的明确提及。

    并且还不是第一次,无论如何,还是刺痛了她的神经。

    在夏春兰沉沉的目光之中,只见刘寡妇终于敛起了脸上虚弱的假笑。

    露出了一张狰狞而扭曲的苍白面容来。

    见状,夏春兰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声。

    终于准备撕破脸了吗?

    果然,只见刘寡妇脸色阴沉地一转身,径直朝着张福的床铺走了过去。

    来到了跟前之后,一股屁就坐了下去。

    斜了斜身子,刘寡妇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喧宾夺主!样子是那般的随意,就好像这是她经常性的动作一般。

    做好了这些之后,刘寡妇这才斜睨着眼,充满挑衅地望着夏春兰。

    冷笑了一声之后,开门见山道:“既然你如此糊涂,那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了!”

    闻言,夏春兰并没有接话,只是冷静地注视着她,脸上一点的惧色也没有。

    夏春兰倒是要瞧一瞧,这个女人究竟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我与张哥情投意合,你如果知趣的话,就自己体面的离开。否则的话……”

    欲言又止,但却包含了浓浓的威胁意味儿。

    “呵呵!你倒也是爽快。”

    话落之后,夏春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突然冷笑了一声。

    原本应该属于夸赞的话,但用在此情此景里,倒是显得有些诙谐了。

    刘寡妇警惕地瞪着夏春兰,令她无法想明白的是,这个女人为何会冷静到如此地步?

    如果是换做寻常女人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冲上来大吵大闹,彼此互相厮打了吧。

    “既然男人的心已经不在你的身上了,你何苦还要死死地缠着他?”

    似乎是为了说动夏春兰,刘寡妇下意识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真的和他情投意合的话,那么现在站在这里跟我说这翻话的,就不应该是你了吧?”

    夏春兰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唇一勾,似笑非笑的一语中的。

    一边说着,夏春兰一边抬起了手,将旁边的一把椅子给拉了过来。

    挪了挪之后,找好方位。

    在刘寡妇正对面的方向,随意地坐了下来。

    而后抬起了头,夏春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她有的是时间与刘寡妇耗下去,所以夏春兰一点都不急。

    只见就在话音落下之后,刘寡妇的脸色是变了又变。

    她算是发现了,跟夏春兰过招的这两次,她始终是一点的便宜都没有讨到。

    处处落于下风,处处掣肘。

    气愤不已的她,终于再也无法保持来时的那般镇定了。

    “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快步冲到夏春兰的面前。

    刘寡妇瞪着双厉眼,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骇然的戾气。

    俯下身,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她恶狠狠地道:“老娘看上的男人从来都没有失过手!”

    声音暗沉沉地,锋芒毕露,更像是充满侵略性的警告。

    夏春兰微微扬起了头,毫不示弱地回望着她。

    眼神一沉,直接蔓延上了一股刺骨般的凉意。

    勾唇之间,语气却是无比的轻蔑:“便宜又不花钱的东西,白给谁不要呢!呵呵,如果想登堂入室的话。。。。。。你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可别等到了最后贻笑大方了才好!”

    夏春兰在说话的同时,就连脸上都刻意地满布着浓浓的轻视与鄙夷。

    没有任何的遮掩,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她。

    往往自以为是,刚愎而又自用,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最容易冲动的。

    而在冲动的时候,也最容易坏事。

    夏春兰不难看出,刘寡妇正是属于这一类型的人。

    “好!好!好!你有种!”

    果然,话落之后,怒意无限飙升,刘寡妇气急了。

    她咬牙切齿,直接恶狠狠地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见状,夏春兰似有似无地勾起了唇角。

    回敬给她的眼神里,挑衅的意味儿一点都比先前她给自己的少,反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给老娘我等着!”

    刘寡妇伸出手来,颤抖地指着夏春兰的鼻尖。

    在恶狠狠地警告了一句之后,她愤然转身,夹杂着满身的怒意,气冲冲地冲出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