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着手准备反击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40字

    只是此翻该如何应对呢?不仅不能坐以待毙,还要绝地反击。

    虽然,夏春兰无法猜透刘寡妇约张福十二点半在仓库见面的真正意图。

    但大方向也错不了,绝对没有好事。

    而就在夏春兰苦思冥想,想要一招制敌,但却又苦无对策之计。

    从身边缓缓擦身而过的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顿时引起了夏春兰的注意。

    “厂长,您今天中午真的不休息,非要去装旧物的仓库里盘点吗?”

    “嗯,是呀。不能再拖了,就定今天中午吧!”

    “那咱们几点去呢?”

    话落,对方想了想之后,说道:“一点钟吧,到时你来找我,然后咱们过去。”

    一边说着,他二人一边缓缓地走远了。

    夏春兰站在原地,回头打量着那两个人,顿时若有所思了起来。

    只见被称为厂长的那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副眼镜,微微发胖的身材,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通过谈话,夏春兰不难判断出,看来这个人就是这个厂子里的负责人。

    “要去仓库盘点吗?”

    收回饶有深意的目光之后,夏春兰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眸光微闪,算计的精芒若隐若现。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的功夫儿,一上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对于夏春兰、张福、刘寡妇这三个心思迥异,但心里都装着事儿的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中午,张福带着夏春兰在食堂吃的饭。

    这回刘寡妇一个人坐得远远的,不怀好意的视线时不时地朝他们的方向扫过来。

    对此,夏春兰早就有所察觉,但她根本就不在意。

    一边吃着饭,一边时不时地与张福说笑上几句。

    张福虽然笑着回应,但那原本憨厚的脸上却时不时的闪过丝丝缕缕的不自然。

    更有好几次,趁着夏春兰低头之际,张福的目光迅速朝刘寡妇的方向瞟上了几眼。

    动作虽快,但却仍被心细如尘的夏春兰给捕捉到了。

    低着头,敛着眸,夏春兰没有说话。

    只是不知为何,那入口的饭菜却带着一股莫名的苦涩。

    隐忍着,不动声色!

    直至吃完了饭,夏春兰也没有表现出一点的异样来。

    而后,张福便带着夏春兰又回到了寝室。

    眼见着张福的媳妇儿来了,与他同屋住的那些工友们很识趣儿地躲了出去。想刻意给他们营造出独处的空间来。

    夏春兰坐在床铺上,与张福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着。

    夏春兰与张福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太了解他这个人了。

    只见他此时虽然也在时不时地搭着话,但明显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恐怕心已经长草了吧!

    夏春兰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之后,迅速敛好了眼角边的那抹落寞。

    而就在这时,张福突然说道:“春兰,你先躺着睡一会儿吧。我手上还有点工作,要去赶一赶,等完事了下午咱们好一起回家。”

    闻言,夏春兰抬起了头,望着自己眼前这个老实木纳的男人。

    瞳孔微眯,突然觉得原本熟悉的这张脸竟恍惚变得陌生了起来。

    不知从何时开始,张福说谎能变得如此自然了。

    深深地打量了他一眼之后,夏春兰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莫名。

    没有一点的只言片语,而后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见状,张福这才淡淡地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夏春兰准备要躺在床上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征兆,她突然就是一声惊呼。

    与此同时,夏春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浑身缩成了一团。

    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角,眉头深缩,样子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春兰,你这是咋的了?”

    突然的惊变使得张福心头一惊,他快步来到了近前,赶忙问道。

    “我……我肚子疼,非常非常的疼!”

    夏春兰倒吸了口冷气,断断续续的道。

    只不过说话的声音非常的轻,明显浸润着痛苦的神色。

    “咋弄的?肚子咋突然说疼就疼起来了?”

    张福一脸的愁容,下意识不解地问道。

    只不过声音之中,却带着一丝不耐烦与焦急的味道。

    本能之下,就连张福自己也未能察觉。

    “我还在月子里,前两天娘又让我背着一大袋土豆去集市上卖……”

    夏春兰将头埋得低低的,说到了此处之后,话音戛然而止。

    闻言,张福下意识便不说话了。

    他虽然不是女人,但也知道女人在月子里是要将养的。

    而老太太却又让夏春兰去卖土豆,想来本应该有的体贴照顾,那便更是没有的了。

    这点即便夏春兰不说,张福的心中也跟明镜似的。

    但那是他自己的老娘,张福也不会说什么。

    他一向如此,当然这次也不会例外。

    没有接刚才夏春兰的话音,只是顿了顿之后,张福忙问道:“那可咋办?”

    “你去……去外面的药店给我买点儿止疼药来!”夏春兰痛苦地回答道。

    “这……这……”话音刚落,张福本能地却是一愣。

    不过好在下一刻,张福总算是反应过来:“好,你先躺一会,别乱动,我快去快回!”

    在丢下这句话之后,张福赶忙拎起挂在椅子上的外套就冲出了寝室。

    迈开了步伐,甩开了腿。还别说,那速度还真挺快的。

    在张福的心中,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快去快回。

    不过他如此焦急,究竟是因为夏春兰的病,还是因为刘寡妇的相邀,就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而张福的身影彻底消失了之后,夏春兰这才缓缓地站起身来。

    抚了抚有些弄皱了的衣角,夏春兰抬起了头。

    此时那张清冷的脸上,哪里还有半分痛苦的神色。

    夏春兰在来的时候,在路上,偶然间发现了一间小药店。

    离厂子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按照张福的脚程,一去一回,夏春兰估摸着时间应该刚刚好。

    争分夺秒,而后夏春兰也不耽误时间。一抬手,却是将绑着头发的皮套给拽了下来。

    头发立即倾撒了下来,披在肩上,隐隐遮住了两边的脸颊。

    如果不细看,就跟来的时候判若两人。

    做好这些之后,夏春兰抬脚,赶忙出了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