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男女混合双打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52字

    费了好大的力气,厂长这才将自己的老婆从刘寡妇的身上给拉了下来。

    眼见着自家的男人“护着”别的女人,厂长夫人又怎么肯善罢甘休。

    她使劲儿地推了厂长一把,指着他的鼻子,声音颤抖地哭诉道;“好呀,你这个没心肝的东西。枉我陪你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居然和这个下贱的女人在这里乱搞。。。。。。”

    机关枪似得话语连成了一串,不停地从她的口中射出,声色俱下。

    并且越说越伤心,到了最后,竟是伤心地痛哭了起来。

    这也难怪,想来无论是哪个女人,在看到这幅画面之后,都会崩溃的。

    望着自己的老婆,厂长总想解释,但奈何一直都插不上话。

    情急之下,脸憋得通红,心中对刘寡妇更是恨得牙根儿直痒痒。

    如果不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又怎么会出这档子荒唐事儿。

    而这时,争分夺秒去买药的张福,在气喘吁吁冲进厂子里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人头攒动,大批的工人都正往装旧物的仓库赶去。

    而这些人的表情看上去都很奇怪,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

    张福心有疑惑,随手抓住一个熟人这一打听之下,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所得到的信息并不详细,但只言片语却也能勾勒出一个大框的情节来。

    再加上传播有误,刻意地添油加醋,版本简直就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张福心头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此事多少与他有关系,不去瞧一眼的话,总归是不太放心。

    所以在下一刻,张福毫不犹豫地调转方向,直接也朝着仓库赶了过去。

    至于夏春兰肚子疼的事,早就被他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急匆匆地赶到仓库门口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不少的人了。

    张福眼中带着急迫之色,好不容易拔楞开别人,奋力挤到了最里面。

    目光无意间一扫,却是发现了夏春兰的身影。

    见状,张福一愣,下意识朝夏春兰的方向摸了过去。

    来到了近前,张福压低了声音,不解地问道:“春兰,你咋在这呢?”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之后,夏春兰的眉宇间快速闪过了一抹精芒,转瞬便消失不见。

    还好,他总算是没有错过。

    而后转过身来,先望了张福一眼,紧接着朝着红衣女人示意了一下,这才开口道:“是她说你来这里了,有事找我,托她告诉我一声,让我过来。”

    闻言,张福顺着夏春兰的指引望了过去。

    待看到红衣女人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马上就愣住了。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厂子里与刘寡妇最为交好的姐妹。

    而就在张福望向红衣女人的时候,同样的,她也发现了张福。

    四目相对之际,红衣女人神情尴尬,突然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并且目光闪烁,一看就是一副心虚的样子。

    张福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之后,脸色一沉。

    他虽然木讷老实,但说到底并不缺心眼。

    眼见着红衣女人在听了夏春兰的话之后,并没有反驳什么。

    反而是一副心虚的样子,张福顿时便明白了刘寡妇的算计。

    下意识地吞咽了口吐沫,张福挑起了眼帘,偷偷地打量了夏春兰一眼。

    眼见着她神情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张福这才隐隐地松了一口气。

    暗道了一声,真是好险呀!

    他虽然对刘寡妇也存了那点意思,但却从来都没想过要破坏自己的家庭。

    更没有想要与夏春兰离婚,而另娶刘寡妇的打算。

    如今,刘寡妇的这种作为,还真是叫张福从心底感到不舒服。

    鱼还没有吃到,却惹一身的腥,想来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这时,终于好不容易逮着了一个空挡,厂长忙不迭地大声喊道:“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的。。。。。。”

    “我都亲眼看到了,你还狡辩!”

    未等他的话说完,厂长夫人猛然抬起了泪痕满布的脸,声嘶力竭的道。

    或许是因为过于愤怒的缘故,使得她的肩膀此时看上去,带着明显的颤抖。

    “厂长。。。。。。”

    狼狈不已的刘寡妇感到浑身上下都疼,心中更是委屈。

    小心翼翼挪到了厂长的跟前,哽咽地唤了一声。

    她纵横了多年,不是没有遇到过泼辣的,但吃了如此大的亏那还是头一遭。

    如今她这般可怜,想来是个男人都会心软,对其感到怜惜吧!

    可是……这次她可想错了!

    就在刘寡妇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厂长猛然转身。

    只见他脸色阴沉地非常厉害,眼中明晃晃的怒火不停撺动着。

    刘寡妇冷不防地与他的视线撞在了一起,浑身一颤,顿时寒从心生。

    脑海之中只是快速闪过了两个字,可怕!

    她来到这个厂子多年,还从没见过持重镇定的厂长有过如此恐怖的样子。

    就好像是想将她给生吞活剥了一般,方能消弭此恨。

    下一刻,在刘寡妇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啪”的一声,又是一声脆响。

    比先前还要更响,更脆!

    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刘寡妇晃了两晃,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好悬没直接摔倒。

    先前她已经挨一顿胖揍,整个人虚弱的很。

    如今又挨了厂长一记很重的耳光,男人的力道自是比女人要强劲上许多,又何况是在盛怒的情况下。

    凄惨的光景可想而知!疼!那是一种火辣辣的疼痛!

    下意识地捂住嘴角,她抬起了头,泪眼迷蒙,不可置信地望着厂长。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静的有些莫名。

    好似掉一根针儿都能听见,看热闹的这些人全都屏住了呼吸,视线一瞬不瞬地落在了刘寡妇的身上。

    第一次如此受人瞩目,想不到却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刘寡妇顶着那火辣辣的目光,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而厂长在大力甩给刘寡妇一个耳光之后,愤怒地指着她的鼻子,紧接着骂道:“你这个疯女人,咋就这么不要脸呢……”

    噼里啪啦,厂长这时也不管不顾了,他声音高亢,吐沫横飞,尽情宣泄着胸中的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