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趁机落井下石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8本章字数:2029字

    这样彪悍的厂长别说工人没见过了,就连厂长夫人也愣住了。

    一时间,她站在原地。甚至忘了哭泣,透过迷蒙的视线,有些疑惑地望着他。

    心中却在暗自忖度,是不是真的冤枉他了。

    瞧厂长的那爆表的愤怒,怎么都不像与刘寡妇有些什么瓜葛的样子。

    终于,厂长骂够了。

    这才一五一十地讲述起刚才所发生的事来,一字一句,没有任何的隐瞒。

    话落,全场虽然鸦雀无声,暂时并没有人指责她什么,但刘寡妇也丝毫没有感到半点的好过。

    因为大家集中在她身上的视线变得复杂了起来。

    轻视、鄙夷、嘲讽!没有顾忌地寸寸朝她碾压了过去。

    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张大网,从头到脚,罩在了她的身上,密不透风。

    此时的她就像是里面的一只困兽,左冲右突,没有出口。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夏春兰,站在最里面,作为一个旁观者只是冷眼旁观着。

    没有同情,也没有报仇之后的快感。

    终于,良久过后,寻思过味儿来的厂长夫人也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使劲儿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憋了回去。

    而后,扯开了略微尖锐的嗓音,恶狠狠地奚落道:“哼!你这种女人还真是够可以的了,见着男人就往上扑!听好了,以后咱们厂子里的男人看着她都得绕着点走,否则呀,小心染病……”

    末了末了,厂长夫人还刻意拉长了尾音,嘲讽的味道十足。

    话音落下之后,压抑许久的笑声终于彻底爆发了。

    没有任何的顾忌,连成一片。

    不仅如此,大家一边笑着,还一边毫不客气地指指点点。

    奚落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入刘寡妇的耳中,她脸色羞的通红,顿时便急了。

    “不!不是这样的,是张福……我跟他约好了的在这里约会。我不知道……不知道厂长会来,所以这才闹了误会。”

    刘寡妇扯开了嗓子,大声地解释道。

    她不想无辜受到大家的这份指责,所以情急之下,只好将实情说出来。

    话音刚落,全场顿时又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静悄悄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最后却好像是都商量好了一般,齐刷刷地将复杂的视线转向了张福。

    顿时,张福老脸一红,顶着那饶有深意,探究的目光,浑身都变得不自然了起来,如坐针毡。

    而同一时间,夏春兰也挑起了眼帘,沉沉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顺着大家的反应,刘寡妇自然也发现了张福。

    见状,她眼前顿时一亮。好像发现了救星一般,快速地朝张福冲了过去。

    来到近前,死死地抓住张福的手,急迫的道:“张哥,你说句话呀,是不是这样?你倒是说句话呀!”

    此时,刘寡妇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张福的身上。

    只要他肯将实情都说出来,自己的冤屈也算是能昭雪了。

    站在旁边的夏春兰平静地望着这一幕,似有似无地勾起了唇角。

    那副镇定的样子,就好像她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局外人一般。

    夏春兰倒是要看一看,张福会作何反应。是会同意刘寡妇的这份说辞吗?

    思及至此,嘴角边那略带嘲讽的浅笑深了深。

    呵呵,这个懦弱的男人应该不会呀!

    虽然看似是一个疑问句,但实则答案却已经存在于夏春兰的心中,清晰而又明了。

    这么多年了,如果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个枕边人还不了解的话,夏春兰这坎坷的一世也算是白活了。

    一时间,所有的风向都发生了转移,全都放在了张福的身上。

    只见他黝黑的脸颊胀得通红,略带气愤的望着刘寡妇。

    使劲儿想抽出被她握在手中的胳膊,奈何用了用劲之后,却发现根本就抽不出来。

    可以说,刘寡妇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这也难怪,此时的张福便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又怎能不死死地抓住。

    “你……你胡说!根本就没有的事,你不要胡乱往我身上泼脏水。”

    情急之下,张福赶忙说道。

    此时对他而言,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脱身,千万不要卷到这件事情当中去。

    至于刘寡妇将要面临怎样悲惨的遭遇,这全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你……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这样?明明是咱们事先说好的……”

    话落,只见刘寡妇浑身莫名一颤,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望着张福。

    怅然若失的样子好似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一般。但她仍不甘心,想要继续申辩。

    这一幕落在那些是非之人的眼中之后,简直就是欢喜的不得了。

    半路突然杀出一个张福来,使得原本清晰又明了的香艳事件变得扑朔迷离。

    大家肆意揣测的视线,毫无任何遮掩地在张福与刘寡妇二人身上缓缓流转着。

    “你胡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呀?平时看你一个人挺可怜的,偶尔有事求到我的时候,能帮就帮你一马。如今你却还要这样诬赖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张福也急了,瞪着双牛眼,没好气的说道,脸上全然是一副无辜受冤的样子。

    加上平时张福性格本来就很老实,根本就不是一个有花花肠子的人。

    而刘寡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品,远近皆知。

    下意识地,大多数人已经相信了张福的话。

    夏春兰微敛着目光,一丝若有若无的精芒,迅速闪过。

    她突然觉得此时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简直就是辜负了自己的这份苦心,比如……落井下石。

    “大妹子……”夏春兰突然抬起了头,无奈的道,“你说中午约阿福来这里,这个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因为中午我肚子疼,他出去给我买药了。”

    夏春兰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咬字非常的清晰,说得清清楚楚。

    这翻话像是在对刘寡妇说,但更像是对在场的每一个人说。

    “对对!我买药才回来!之前也没有跟你有过什么约定,你可不要含血喷人了。”

    顺着夏春兰的话音,张福赶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