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窗外的鬼脸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0:49本章字数:2065字

    那她的老公呢?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于这一点,赵大勇很想知道。

    紧接着,谈话声又清晰地传了来。

    “命苦呀!摊上了那么一个玩应儿。瞧她那个老公,更是一个窝囊废,春兰三丫头刚一落地,就被老太太抱走给扔了。可那小子,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是呀,是呀。。。。。。”

    这话,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赞同,大家都连连附和着。

    听到了这里之后,赵大勇眸光紧蹙,脸上更是闪过了一抹深深的讥讽。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个男人还算是男人吗?

    更何况还是夏春兰这种善良而又美丽的女人,说他是个窝囊废那也是抬举他了。

    一旦有人开了头之后,所有的话茬便都打了开。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义愤填膺地声讨着张家母子二人。

    即便是老太太在外面怎样刻意地去美化自己的形象,怎样说她对夏春兰有多好。

    但真相就是无法被更改,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赵大勇认真的听着,但脸色却越来越沉,一抹阴云缭绕在眉宇之间,却是怎么都挥之不去。

    最终,他眼底的怒火疏忽跳动着,关于这些"罪行"再也听不下去了。

    这样一个德行败坏的老东西还算是人吗?这么缺德,真叫人恨得牙根儿直痒痒。

    “呸!”

    出自于本能地,赵大勇恶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

    而后愤然起身,浑身上下带着抹浓重的怒气,直接扬长而去。

    突然间的举动,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大家止住了话音,齐刷刷地朝赵大勇望了过去。

    “这人怎么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不知道呀!”

    大家面面相觑,你望望我,我瞧瞧你,全然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而赵大勇此时已经愤怒到了顶点,脸色阴沉的厉害。

    这么过分的欺负夏春兰,即便是他这个局外人都听不下去了。

    眼中快速略过了一抹恨意,赵大勇决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个阴险的老太太。

    到了晚上,大妮与二妮二人沉沉睡去。

    夏春兰洗漱完毕之后,也直接钻进了被窝,大被一蒙,准备睡觉了。

    今天是八月十五,月亮很大,很圆,也很亮。

    高高地悬挂在空中,皎洁的月光泼洒了下来,为整个大地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白纱。

    夜静悄悄的,只是偶尔会有狗突然狂吠几声。

    操劳了一天,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了,但唯独老太太却是个例外。

    她今天虽然又摔了一跤,但胜在精神很好。

    此时的她就靠在窗户的边上,正喜滋滋地盯视手里紧紧捏着的那叠钱,眼中带着贪婪的欲望。

    那种喜悦溢于言表,就连脸上纵横交错的褶子,在那一刻都好像是要舒展开来了一般。

    家里的钱都是老太太在掌管着,包括卖粮食的钱,还有张福的工资。

    在夜深人静,无人打扰的时候,老太太就特别喜欢数钱。

    那种喜悦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带着扭曲的欢愉。

    就像现在这般,将门插上,点上一盏及其昏暗的电灯。

    手中紧紧攥着钱,佝偻着身子缩在角落里。

    阴影打在略有些狰狞的老脸上,透露着几分莫名的诡异。

    老太太伸出食指来,放入口中,抹了一把,沾上了些许的口水。

    而后这才开始数起钱来,一张接着一张,虽然都是零钱,但也数得极为小心仔细。

    每一张零钱在手上过的时候,老太太都恨不得多抹上几把才会满足。

    为数不多的零钱数了半天,也不知过了多久,可算是数完了。

    一张接着一张,摆放地整整齐齐。

    老太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喜色,一把拽过旁边的布帕。

    平铺在炕上,将钱小心翼翼地放了上去。

    是那般的珍视与温柔,很难想象这种情愫会出现在这张满是戾气的老脸上。

    原来,老太太也有极为在意与重视的东西。

    刚刚捏起边角,想要仔细包上的时候,却突然听见玻璃上传来了一丝的响动。

    “咚咚咚……”

    虽然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听起来分外清晰。

    带着划过玻璃所特有的尖锐感,让人心头感到莫名的阵阵发紧。

    老太太手中动作一顿,下意识转过望了过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后脖颈子嗖嗖地冒着凉风,浑身上下的汗毛都要乍起来了。

    只见玻璃上,在皎洁月光与昏暗灯光的共同应照下,清晰地浮现出一张鬼脸来。

    披头散发,青面獠牙。

    眼睛、鼻子、嘴巴上,各挂着一抹殷红的血迹,分外分明,触目惊心。

    鬼脸咧着嘴,呲着牙,望着老太太诡异地笑着。

    “啊!”

    老太太吓得脸色都白了,大声地尖叫了一声之后,手一抖,钱都不要了,扬得到处都是。

    而后,整个人连滚带爬地朝炕头躲了过去。

    那一刻,就差吓得屁滚尿流了,就连原本不利索的手脚都变得麻利了不少。

    整个人瑟缩在墙边,扯过被蒙在身上,老太太嘴里不停念叨着:“你……你别过来。别来找我……你……你去西屋吧!那里也有人……”

    西屋?可不就是夏春兰住得那个房子吗?

    闻言,鬼脸脸色一沉,丑陋吓人的面目顿时变得更加地狰狞了起来。

    这个老太太心肠还真是歹毒,就算她不顾夏春兰的安危,可西屋还有她两个孙女呢!

    该死!!!

    鬼脸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声,这个老东西还真是冥顽不灵!

    思及至此,鬼脸也恶狠狠地开口了。

    颤抖的声音,拉长的尾音,入了耳之后,阴森而又可怖!

    “缺德的老家伙,你坏事做尽,随意地欺辱别人。今天我这个冤死的鬼就找你,省得以后你还去祸害别人。”

    一边说着,鬼脸还一边伸出手来。

    长长的指甲在玻璃上划过,一下接着一下,动作非常的缓慢,力道也很重。

    那尖锐的声音别提有多么恐怖了,带着一股压抑的窒息感。

    老太太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被里,蜷缩成一团,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嘴里却仍含糊不清地道:“别来找我……别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