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都是我棋子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52本章字数:2888字

    程词粗暴地拉着叶染离开了医院,打开豪车的后座的车门,一把将她摔进在了座位上,然后狠狠地关上车门。

    叶染的小腹疼得厉害,这几日受的折磨让她痛苦不堪,可以说她现在已经到了众叛亲离的地步了。

    “哼!”看到叶染皱了一下眉头,程词冷哼了一声,坐回了驾驶座。

    通过后视镜,他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叶染,本来就瘦弱的她,更是形销骨立,颧骨高高的凸起,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但是她立即坐好,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刚刚她露出来的不适的表情只是程词错觉。

    这一路,程词异常的安静,以前的叶染根本不敢和他说话,如今的叶染是充满了恨意,不愿和他说话。

    叶染很累,这么多天来,没有人和她说过话,没有人关心过她,甚至这些年来,没有人相信她。

    这是结婚两年来,两人第一次共处一个空间,没有争吵和辱骂。

    她闭着眼,回想着从小到大的事情,似乎每个人的脸,模糊又清晰,那些欢声笑语渐行渐远,骤然变成了四面八方的质疑声,嘲笑声。

    五年前,滨海城内某栋精致别墅内。

    “小宇,快起来啦!要迟到了!”叶染着急的催促着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贪睡的弟弟,每天都是自己叫他起床,一起去上学。

    15岁的叶宇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白天运动得多,早晨就犯懒,慢吞吞的爬起来,嘟囔着说道,“姐姐,我好困呐!”

    “快起来了,我今天早上没课,但是我要和安晴一起去买礼物,下个周就是你程哥哥的生日了,你到时候要去吗?”

    少年“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兴奋不已,“要去要去,好不容易可以看到程词哥哥,姐,你可要给我选个他喜欢的礼物!”

    “瞎说什么呢?你姐怎么知道人家喜欢啥?”身后传来母亲斥责的声音,像是不喜欢叶宇说这样带有暧昧词汇的话语。

    “妈!你没去公司啊!”叶染关心的问道。

    “我这就走了,你快送你弟去学校啊!”温华没有多说一句,走出了房间。

    “我多大了啊!我自己能去!还要人送!”叶宇看不惯母亲这样重男轻女,直接反驳了一句。

    不过温华早就下了楼,叶染指着他的额头,笑道,“还装成熟!刚刚赖床的是谁呀?”

    叶宇看见姐姐没有在意这样的细节,也不再纠结,直接挂在了她的胳膊上,撒着娇,“哎呀姐姐,我不是知道你会叫我嘛”

    “好啦好啦!快点洗漱去吃东西!”对于这个爱撒娇的弟弟,叶染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要开车带他去学校时,豪宅外停了一辆威廉·迈巴赫,叶染心道可能是爸妈公司的合作伙伴前来拜访,立即迎了出去。

    走到车门前,车窗就摇了下来。

    精致的五官沐浴在清晨的阳光之下,泛着金色的光芒,微微转头,剑眉下一双深邃的茶色眼眸像是住着星辰大海,令人心悸,他轻轻一笑,礼貌而疏离,笑意未达眼底。

    原来是在国外念书的程词。

    “叶染?怎么,安晴没和你在一起?”低沉磁性的声音使叶染愣了愣,原来是来找安晴的?

    “没有?我正要去找她呢?你没去她家吗?”虽然知道他出国好几年了,但是程家和安家可是世交,这次生日宴的地点也是办在安家,为什么要来这里找安晴呢?

    程词继续笑了笑,一句话解除了她内心的疑惑,“她没在家,也没接我电话。”

    “哦……这样啊!那她可能在学校画室吧!”叶染疑惑地猜测着,“要不你去那里看看?”

    看他这个样子,一定很喜欢安晴吧!否则怎么这么关心她的行踪呢?

    “嗯,你刚刚说要去找她,要不要一起去?”叶染可不想做电灯泡,没有打算上车。

    而且虽说是邀请,但是他却没有要下车门请她上车的意思,完全是说客套话的样子。

    叶染立刻拉了叶宇坐挡箭牌,“不了不了,既然有你陪她了,我就送弟弟去上学了!”

    “上学?哦对,你现在是初二了吧!”程词看着小宇崇拜的看着自己,不禁回想起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跟屁虫,自从自己偶然间帮助过他一次后,他就成了自己的小迷弟。

    “没错,程哥哥。”叶宇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小时候他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自己想不出来的奥数题,想想都激动,那可是专家级别的人都解不出来的题啊。

    程词笑道,“要上车吗?我送你上学?”

    而叶宇可就不管是不是客套话,开心的开了车门,钻了进去,“谢谢程哥哥!姐姐再见!”

    叶染见状,只得抱歉的嘱托道,“那麻烦你了!”

    “举手之劳,你去忙吧!等联系到她,我叫她给你回电。”这一番话语让叶染对他的好感度又上升了几分,果然是绅士得不行啊!

    接着看着那辆车走远,叶染按捺住悸动的心,回到了房间。

    她开始拨打安晴的电话,想试着联系她,但是却没人接听。

    眼睛一抬,看到了床头自己和安晴的合照,两个妙龄女子,笑靥如花。

    不同的是叶染的手挽着安晴,手指小心翼翼的拽着安晴的衣角,仿佛安晴是她最珍贵的礼物一样。

    而安晴则是笑的张狂肆意,从头到脚都散发着自信。

    的确,读大学的时候,叶染认识了天真活泼乐于交朋友的安晴,她平时不善言辞,但是安晴却主动找她说话,带她到处玩,参加各种宴会,让自己认识了很多人,不再那么孤单。

    从小父母给的爱很少,她能感觉得到,在小宇出生后,更是鲜少有关心的话语,所以除了小宇让自己感受到亲情,就只有安晴这一个朋友。

    “嘟嘟嘟……”

    “喂?”电话接通了,是安晴气喘吁吁的声音。

    “安晴你终于接电话了,程词在到处找你呢!”听她的声音很虚弱,像是生病了一样,叶染不禁担心起来。

    “啊……”安晴惊叫起来,像是受到了刺激一样。

    “怎么了?”原来她才想起这件事吗?这个马虎眼!叶染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安晴咬着嘴唇发出奇怪的声音,叶染又开始担心起她的身体状况起来。“没事……嗯……我忘了,我还要去给他买礼物呢?”

    她急切的关心着安晴,“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

    电话那头传来的只有安晴紊乱的呼吸声,“哎呀,啊……不说了,我得挂了,我这就去找他,你别告诉他啊!”

    “哎……”话音未落,就只听见“嘟嘟嘟”电话挂断声。

    而让叶染不知道的事,安晴没有去画室,也没有去找程词,她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某个酒店旖旎了一整天。

    “叶林海,你说我怎么就会喜欢上你这样的人呢?”欢愉过后,安晴趴在男人的身上,娇嗔着。

    “怎么?想去找那个程词了?”这是一个年近四十的男人,怪不得身上的少女会说出这番话来。

    安晴撇撇嘴,说道,“得了吧!我们就是从小长到大的兄妹,倒是你胆子真大,连你女儿的电话都敢叫我接,我们可是在……”

    叶林海嘿嘿一笑,漫不经心的摸住她的脸,笑道,“在什么?”

    随即抱安晴搂在怀里,感慨道“说到底要不是你们开学那一天,我送我女儿去报到,我们又怎么会认识,又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安晴倒是不想回忆这一茬,搞得自己很对不起叶染一样。

    自己从小娇生惯养,但是见到叶林海那一秒,她就沦陷了,这个成熟的老男人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左右,相识以来对自己无微不至,即使知道他有家室,也忍不住去背叛伦理道德的约束。

    而叶林海对自己是什么感情呢?她看不清,也许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吧!

    在她心里,向来就是快乐至上的,她总觉得只有叶林海能懂她,撕下她纯洁的伪装,

    二十年来自己父母给自己的各种自尊自爱的栽培,在叶林海面前,通通消失的无影无踪,冥冥中,她觉得只有叶林海才是懂自己的人。

    自己接近叶染,也是想多一点筹码,叶林海,你休想只玩玩我,我可是知道你所有的底细,包括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棋子。

    对于怀中这个小野猫,叶林海自然也是爱不释手,只要她不提过分的要求,自己还是乐于保持如今这个现状的。

    人性啊!脱离了道德的约束就是这么可怕。

    而不同的是,别墅的翻开着相册的叶染,仍旧是那个单纯善良、未被污浊沾染的动人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