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重回牢笼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52本章字数:2059字

    对于他这番打趣叶染并没有给出回应,她知道赵凌秋是相信自己的,否则也不会这样帮助自己。

    她自顾自的把粥喝掉,准备休息。“谢谢你,我要休息了。”

    对于她这番婉拒的话,赵凌秋没有听从,反而认真的看着她,再次说道,“你不用回去了,我是强行把你带出来的。”

    “什么意思?”叶染一头雾水,这才发现,周围根本就不是程家的房间,而是充斥着药水味的病房。

    赵凌秋郑重其事的说道,“我已经和程词挑明了,你的人我带走了,你放心,他不敢把你从我身边抢回去。”

    “赵医生,我会连累你的,你快让我回去。”叶染说罢就要下床,结果脚丫才沾到地板,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没力气,身子一软,倒在了病床上。

    赵凌秋担忧的看着她,承诺道,“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我会带你远离这里,远离这一切。”

    “不行!我还要家人,还有妈妈需要我保护!”叶染激动的说着,不肯答应。

    赵凌秋没有打算告诉她,她母亲失踪的事情,否则,她一定会马上赶回程家拼命。

    以她现在这个状况,还没赶到就又会休克了。

    赵凌秋狠狠地抱住她,把她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你这三年来的遭遇我都看在眼里,你回去除了成为程词变态的发泄工具,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若是想折磨你,一定会摧毁你所有在意的东西。”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不要,尊严、身体、真心……都不要了,他想怎么践踏就怎么践踏,我要保护我的妈妈。”叶染呢喃着,没有一丝表情。

    “乖,你失去的,我都会替你夺回来!”赵凌秋掏出镇定针剂,往她手臂里慢慢注射了进去。

    “睡吧睡吧……一觉醒来,什么都会好起来的。”将叶染放在床上,赵凌秋也退出了房间。

    “科夫,叶染母亲的事情,查得怎么样?”赵凌秋在阳台,点起了一支烟,问道。

    科夫例行公事的汇报着工作,“她母亲温华是五天前不见踪影的。”

    “五天前,不就是叶染受伤的前一天?”抖抖烟灰,大脑飞快的运转着。

    “嗯对,当时她还见过叶染,后来和叶染分别后,就消失了。”前一秒钟和叶染相见,后一秒就失踪了。被程词绑走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科夫继续说着,“我们去了温华的老家,并没有打听到她的消息,出境记录也没有查到,看来是还在了国内。”

    “嗯,你继续看留意着,特别是程家那边,好好监视着,说不定她已经落到了程词的手里。”相信只要盯着程词,一定会有所发现,赵凌秋心中笃定着。

    随即他又坐到位置上,继续说道,“科夫,安排一下,我和叶染明早要去澳洲。”吩咐完后,赵凌秋彻底的安心了,带着这个傻丫头离开程词的掌控,然后再一步步的帮她报仇。

    “Klose少爷,您回德国吗?老夫人……”

    “行了,我之所以这么想搞垮程家,就是因为程词和我们家族的那些个败类一样,总有一天我会像收拾程词一样,收拾他们这群恶心的废物。”狠厉的话语一出,科夫不再劝诫,默默的退了出去。

    病房内,叶染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赵凌秋仍旧守在她身边,“来,吃点饭菜,然后吃药。”

    “赵医生,我要回程家。”叶染冷漠且坚决的说着。

    她明白回去以后,程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但是她不怕,她会一步一步的把自己失去的东西都拿回来。

    “叶染,明天我们就离开这里,去澳洲,好好修养身体好不好?你放心,你母亲我会派人保护的。”赵凌秋相信要是温华落在了程词手上,他肯定早就亮出了筹码,只要自己监视着,就能替叶染照顾好她的妈妈。

    “不……他就是个魔鬼……你放我回去,不然我妈妈会死的,我不想没有亲人。”叶染捂着快要炸裂的头,痛苦不已。

    “好……我答应你。”语罢将自己的玉扳指挂上吊坠,给她戴在脖子上。

    赵凌秋知道自己不能自私的带她走,要是她母亲出了意外,以她的脾气,可能这辈子都走不出来。

    “我让你回去,你要是想离开了,就按一下这个玉扳指的金属按钮,我的手下会来接你。”赵凌秋摸摸她的头,笑着说。

    叶染惊诧不已,但是随即又想明白了,要是他没有点本事,怎么可能把自己从程家带出来,而且这么多天没有被程词报复。

    “谢谢你肯帮我保护我妈妈,等我回去报了仇,我就会听你的,离开那个地方。”叶染对赵凌秋的帮助和信任感激不尽,暗自记在了心底,而内心同样疯长的是对程词的仇恨。

    “滴滴滴……”赵凌秋的车光明正大的开回了程家别墅,直奔豪宅门口。

    往常这个时候,程词都还没从公司回来,叶染拿着赵凌秋千叮万嘱要按时吃的药,准备进门。

    院子里和大厅的的仆人视若无睹,没有人关注她的到来,看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染染,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赵凌秋关切的看着她,接下来的一切,都要她自己去面对了。

    “嗯……”叶染点点头,没有反对。

    “真乖,那你也叫我凌秋吧,好了,快点进去,不要沾水,不要感冒,你身体还没有好,记得勤换药……”赵凌秋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家院子。

    结果下一秒一个白影冲了上来,拦腰抱起叶染,笑道,“我的少夫人,玩够了知道要回家了?”

    只有叶染明白这样的宁静是即将接收惩罚的前奏。

    随即程词望向赵凌秋,带着威胁的语调说道,“赵凌秋,Klose……我的妻子轮不着你操心,安插在我家的人还真不少呢?不过在你刚刚调笑我妻子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残废了。”

    语罢抱着叶染就走进了正厅。

    赵凌秋歪着头,用舌头在口腔里顶了顶脸庞,邪魅一笑,这么快就打听到了自己的德国老底?看来自己也要清清门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