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有病的不是我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53本章字数:2002字

    没想到,他是一名心理医生,这是……程词的意思吗?叶染心中泛起了别样的感觉。

    孙老先生和蔼的看着叶染,接着说道,“叶小姐,可否陪孙某走一走?”

    “孙老先生您请!”小马极其有眼力见的扶起叶染,这也是叶染要做出的动作。然后立在原地,没有跟上去。

    孙老先生带领着叶染,信步走过一个又一个回廊,此时是炎热的八月,又恰逢日头毒辣的晌午。

    但也许是因为坐落于深山之中,别墅修建得合理,走在垂柳荫蔽的荷塘旁的鹅卵石小径上,凉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惬意非常。

    叶染忍不住想起自己在学校时无忧无虑的时光。

    “走了那么久,我想你也累了,赶巧我爱人准备好了拿手的点心,叶小姐可尝一尝。”孙老先生带着叶染,走进了湖中心的凉亭里,吩咐佣人去取点心。

    “我人老了,身子骨也不硬朗了,和爱人一起住在这安静的地方,没事养养花草,做做木雕,赏赏山水,也算是一些爱好,倒也落得个自在。”孙老先生让叶染坐在石凳上,然后拿起石桌上的鱼食开始靠在雕花木栏旁开始投食。

    “老先生这样的闲情逸致,也是很多人羡慕不来的。”叶染想起自己的遭遇,不由得发出感慨。

    而这边鱼儿看见了孙老先生,全部优雅的摆动着身子,从荷叶下冒出影儿来,到他脚底的水域,期待着他投食。

    孙老先生没有急着丢下去,只是逗弄了好一晌,才慢悠悠的抓起鱼食,铺撒过去。

    重复了四次这样的动作后,他停手了,鱼儿也乖巧的游走,像是受到信号一般,不再逗留。

    叶染惊奇不已,以前写生遇到的那些鱼儿,都是争先恐后的挤在桥底下,等着游客们投食,没有一刻离开那个地方。

    没想到这里的鱼儿居然这么奇特。

    像是感受到了叶染疑惑,孙老先生笑道,“我这塘鱼,都知道把握尺度,不贪利,知取舍。”

    他放下鱼食,接过佣人递上来的水盆洗了手,再用毛巾擦干,坐在了叶染对面的石凳前。

    “来,尝尝这点心如何。”孙老先生伸手做了个“清”的姿势。

    叶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礼貌的拿起来,近来她都没有好好进食,内心抗拒着食物,看着都想吐。

    要是老先生一片好意,自己却让他难堪,那就不好了。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下。

    叶染张嘴,清清抿了一口。奇怪的是她感受到了糕点的清香软口,没有丝毫的作呕感。

    “老先生……这……”叶染红了眼眶,没想到自己居然有痊愈的迹象。

    日夜被悲痛折磨的她,根本没有力气和程词同归于尽,如今的她,开始燃起了希望。

    “喜欢就多吃点。”孙老先生慈爱的鼓励道。

    叶染吃了三块点心后,孙老先生又东拉西扯的闲谈起来。

    最终见叶染放松了下来,他看向叶染,问道,“想必叶小姐已经明白此行的目的了吧?”

    “您是为了我的病才见我的吧,”叶染内心已经有了答案,这位老先生肯定是一名老资历的心理医生。

    “治病谈不上,只是听说了你的遭遇,有些好奇你年纪轻轻怎么就得了心理疾病。”孙老先生继续说道,“看来像程先生这样的商业精英,做他的贤内助并不像外界想象的那么风光吧?”

    “哪有什么风光!委屈求全已然是最好的结果。”只要家里人好好的,自己就算被折磨死又有什么关系呢?叶染苦笑着说。

    “恐怕叶小姐并没有看开吧!这委屈早已化成了内心的郁结,久而久之再难以忍受。”孙老先生一语道破她的处境。

    “忍受不了又如何?这样的郁结是化解不了了。”叶染别过头看向湖面,蜻蜓点水,锦鲤轻游,垂柳清拂,水面泛起的阵阵涟漪。

    也许是孙老先生的专业性的引导,叶染突然有了说出自己所有遭遇的冲动。

    那么多年了,自己身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小宇很小,程词的爷爷走得太匆忙。

    她没有过倾述自己遭遇的对象,所以叶染一直把自己的想法压抑在心底。

    慢慢的她变得越来越压抑,特别是在医院那段时间,医生只关心她的身体健康,只会给她打各种针,输各种营养液,她变得越来越消极,越来越抑郁。

    她张了张嘴,把结婚三年以来受的折磨大致说了一遍,关于以往那件事,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因为程词以为我害死了他最爱的人。”

    洞察了前因后果,孙老先生眉头紧皱着。

    他觉得把一个正常人逼到这步田地,该来看心理医生的,应该是程词才对。

    “如此说来,我也了解了。”只是叶染的病情还得需要找到程词才能解决。

    “我到底还应不应该继续苟活?”叶染露出绝望的神色。

    “放宽心,积极治疗,你本不该落到这步田地,若你问心无愧,那苟活的是别人,不是你。顺其自然,我会帮助你的。”孙老先生坚定地说道。

    从孙老先生的住所回来,叶染的情绪确实略见好转,却并没有明显的突破。

    之后的一段时间,程词又叫小马带她去了几次,每一次叶染回来之后情绪都会好上两三天,却持续不下来。

    一天孙老先生的助理打电话给程词,说是让他过去一趟。

    程词皱了皱眉头,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太好的消息。

    果然,孙老先生并没有和程词闲谈,开门见山的说:“叶小姐的情况,不容乐观。”

    “这是什么意思?”尽管心里汹涌澎湃,程词表面上还是保持着不动声色,淡淡的问道。

    “经过这几次的谈话,我了解到一件事情。这对于你来说也许是一件不可置信的事情,对也小姐的病情来说,却是不得不解决的障碍。”孙老先生稍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程先生你在不知不觉喜欢上叶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