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喜欢上杀人凶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53本章字数:2048字

    “程先生你正不知不觉间已经喜欢上叶小姐了。”

    程词愣在那里,半天没有缓过劲儿来,

    心里面更是一阵翻江倒海,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不想承认的是,居然还有一丝喜悦。可是,被人道破自己的心思,他却十分的恼怒。

    “孙老先生,这其中大概是有什么误会。”程词冷着声音开口。

    “你不必急着否认,我毕生都在从事心理研究,你扪心自问,如果这样揭穿你的心事,有利于叶小姐的病情,你可否还会恼怒?”孙老先生看着这个认不清自己内心的施.虐者,引导道。

    “有利于她的病情?从何说起?”程词几乎脱口而出,原来自己内心如此的在意叶染的身体状况吗?

    “当然,你可知道,她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都是你的功劳。”孙老先生飘然入耳的一句话,使他呆立在原地。

    “我……不,那是因为她是……”程词立马就想要解释。

    “因为她是杀人凶手?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替天行道?那你何尝不是一个杀人凶手?”孙老先生指着程词,质问道。

    “不……不应该是这样,我不会喜欢上一个杀人凶手的。”程词没有回答,只是念叨着麻痹着自己的内心。

    孙老先生摇摇头,痛心疾首的说道,“我不管你做这些拯救到了谁,到今天这一步,我看到的是你做的全是毁灭自己,毁灭他人事情,你好好想想吧!等你想通了,再来见我。”

    孙老先生说罢就站了起来,“救不救叶小姐,全在你的一念之间,送客。”留下这么一句,孙先生就要消失在门外。

    “孙老先生,您等等,我想请教您……现在还有什么补救的方法。”程词急忙追了上去,只想救回叶染。

    这些年他喜欢上了叶染?不!或许在更早的时候……

    因为安晴……

    可是他并没有亲眼看见叶染杀人不是吗?他并没有看见真相就开始臆测不是吗?叶染说安晴被掳走两天,叶染是过去救她的,后面的事情没人知道,安晴临死前的话语是真的吗?因为没有真凭实据,叶染也完好无损的没有入狱。

    杀了安晴对叶染没有任何好处,这是程词早就该想到的。

    如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恨一个人到喜欢一个人,再到无条件相信她吗?这真是太荒唐了。

    但是内心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对他说:救她!相信她!

    所以自己是真的爱上她了吗?

    孙老先生见程词醒悟过来,又走了回来,坐在了沙发上,开口说道,“办法有很多,不过循序渐进,顺其自然,慢慢开导是不行了。叶小姐很消极很极端,再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的身体完全搞垮了,到那个地步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他说明了不赶紧治疗的危害后,又接着说了下去,“不过还有两个方法,其一是催眠术,使她完全忘却这段经历,然后你们从头相识,一切归于最初的美好时刻。”

    “另一个方法呢?”程词想继续听下去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另一种只是催眠的另一种形式,干扰她的记忆层,打乱几条回忆,使她对过去的记忆模糊,强化对过去幸福感,削弱对现实的痛苦,让她的从抑郁中走出来。”说完端起茶杯,不紧不慢地喝了两口茶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程词脸上的表情。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程词失落不已,也懊悔不已。

    他哪一种都不想选择,他只想要叶染好好的痊愈,自己弥补过错,不希望他的感情是靠欺骗得来的,更不希望叶染就这样糊涂的爱上自己。

    “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这两种方法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主要是由于这两个催眠都有很大的风险,人的脑结构是非常非常复杂的,也许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巧成拙。我是不会让叶小姐再次处于危险之中的,所以这两条都不可行”孙老先生气定神闲的看着快要发怒的程词。

    接着他解释道,“人脑的构成并不简单,十分的复杂,催眠后可能就此瘫痪再也不会醒来,也可能醒来后更加极端,我想你是不会让叶小姐再次处于危险之中的,所以这两条都不可行。”

    “孙老先生,还请您明示!”程词心中开始着急,但是多年来的沉淀使他面不改色,不过眼底那抹焦急的神色却是逃不过孙老先生的慧眼。

    “你知道比实现这两个方法还难的,就是治愈叶小姐。”孙老先生的话让快要暴走的程词又冷静了下来。

    “那如今我能做什么?”程词焦急万分,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说那么多,是想告诉程少,想要让叶小姐正常起来,只有你给她自由,再也不干扰她的生活这一个法子。”孙老先生把最终的办法慢斯条理且慎重的说出了口。

    程词呆立在原地,目光涣散的看着前方,原来说了那么多,只有自己放手这一条路可走吗?

    “你如果不这样做,叶染真的会被你折磨至死,一定要懂得取舍。"孙老先生语重心长的拍拍程词的肩膀,起身离开了。

    留下他一个人坐大厅里,被惆怅笼罩着。

    程词怎么可能给叶染自由呢?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叶染会从自己身边离开。叶染只能是他的玩物,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

    自己才刚刚认清对叶染的感情,又怎么会轻易放她走?没有了这个女人,他的生活将是什么样子的?

    这三年他变得冷血无情,现在突然想对一个人有情了,却没有立场。

    老天爷,这是在惩罚他吗?

    不,他绝对不会放她走的。

    当天他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才回到家中,去卧室偷偷看了看叶染。

    看着她有些憔悴的睡颜,脑海里翻江倒海,他挨着叶染身边躺下,这几日叶染都是靠着自己找的安眠师的按摩入睡的,房间里焚着宁神的香,安宁睡得很沉,他却很清醒异常。

    最后他狠狠地把叶染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了她两口,才退出了房间。

    他是不可能放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