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生无可恋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0:53本章字数:1979字

    看着叶染有些憔悴的睡颜,程词的内心翻江倒海,他挨着叶染身边躺下,这几日叶染都是靠着自己找的安眠师的按摩入睡的,房间里焚着宁神的香,安宁睡得很沉,他却很清醒异常。

    最后他狠狠地把叶染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了她两口,才退出了房间。

    他是不可能放手的。

    叶染日渐消瘦下去,这让孙老先生看在眼里,忧在心里。

    作为医生,知道医治病人的法子,却不能插手。只能看着病人越来越抑郁。

    近来几次的心里辅导都失了效果,大多数时候,她都是默默的听完自己的问题,然后茫然的看着自己,可以看得出来,她并没有精力集中在自己的问题上。

    孙老先生知道再这样下去,只能眼看着叶染香消玉殒。

    近日来程词疯狂的带着整个程氏集团员工加班,连轴转的工作方法并没有使他疲倦。

    而每当他控制不住回家去看叶染时,才是他所有气力消耗殆尽的时刻。

    夜晚的时候,抱着叶染,看着她凹陷的越来越深的锁骨,没有气色的脸颊,程词比任何时候都要疲乏。

    除了放你走,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救你?

    “好了,会议结束。”程词按着太阳穴,底下的人立刻松懈下来,拖着疲惫的双腿陆陆续续的走出来办公室。

    开玩笑!程总再不散会,好多人都要晕倒了。

    “国外的行程都往后推,几个外地的行程全部提前。”程词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准备接着去办公室办公。

    “好!”助理麻利的收着桌上的资料。

    “哐当!”程词才走出不到两米就骤然倒在了地上。

    “程总!程总……快!叫救护车!”办公室围观的人群立即行动了起来。

    程词再次醒来,自己就躺在程家的卧室中,叶染不知去向。

    “儿子,感觉好些了吗?还没有哪里不舒服?快!把药端上来,枕头打好!怎么搞的笨手笨脚的!”程词母亲又气又急,立马亲自上前扶程词坐起来。

    “我没事。”程词靠着,环顾了一周,还是没有发现叶染的影子。

    “你说说你怎么把自己的身体搞成这样!我可听说你已经连续工作四天了,怎么?程氏要破产了?”老夫人严厉的斥责着这个不懂事的儿子。

    “没有,只是想快点把手头的事情做完。”程词回答道。

    老夫人眼神一僵,说道,“我知道你不是没有分寸的人。你不想回家,多半都是觉得那小蹄子的碍眼,我看她早该滚出程家了!”

    程词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却强忍着怒气,没有言语。

    “好了,你好好休息,公司那边我自然会安排,三天之后你才能回去!”老夫人严厉的说完后,起身离开了。

    等到所有人都退出去后,程词才叫来管家,“如实说。”

    管家擦擦额头的冷汗,说道,“少爷,这……这都是老夫人的意思,您一病倒就被送到了医院,一直叫着叶小姐的名字……”

    观察了一下程词的脸色,他又继续低着头说着,“然后你就被回家休养了,老夫人看见叶小姐病恹恹的,觉得是她把病染给您了,就把她赶走了。”

    “人呢?”程词冷这声音,看不出情绪。

    “老夫人不许我们派人,不过叶小姐没有家人,多半走不远。”管家虽是这样说,但还是十分的惊慌。

    毕竟叶染这样的情况自己出去,容易遇到坏人不说,最害怕的是她病情加重,不能活下去。

    对于叶染,在程家是不能尊不能踩的存在,如今她在自己的手上丢了,不知道程词会不会降罪于自己头上。

    “半小时内没有她的下落,你知道会怎么样。”程词挥挥手,不再逼问他。

    管家惊得一头冷汗,地下室的责罚他是见识过的,麻利的召集所有的保镖开始紧锣密鼓的搜寻着叶染的下落。

    “要是你想离开了,就按这个扳指上的按钮,会有人来接你。”叶染茫然的走在大街上,她这副病态的样子引起了别人的侧目。

    但是没有人关心她,三年来她被囚禁着,已经不知道如今能去哪里。

    脑海里回想着赵凌秋之前说过的话,手指抚过扳指,却没有按下去。

    去哪不一样吗?如今的自己,早就该死掉了。

    她是有罪的,这二十三年来,她间接害死了自己的弟弟和母亲。

    叶染越走头越昏沉,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

    “啊……你没长眼睛啊!”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撞上了叶染,还先血口喷人。

    叶染没有理会他,继续往前走着。

    “呀!这小妞儿,长得还真不错。”醉汉一把抓住叶染的手,色眯眯打量着她。

    “嗬!活脱脱一病西施啊!”酒鬼打了一个恶臭冲天的嗝儿,直扑在叶染的脸上。

    叶染这才发现自己无目的的走到了没有人的昏暗街道,如今这样的情况,怕是没有人来救她了。

    原来脱离了程家,自己就是这样的下场吗?呵呵……即使有了自由,又如何呢?

    叶染没有丝毫反抗,她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

    此时此刻,她就像天龙八部中段誉的母亲刀白凤一样遇见段延庆那时候的心情。

    “小妞儿真美……啧啧……”醉汉忍狂笑不止。

    这样的绝色美人,就像是上天掉下来的仙女一样,粗糙的大手朝叶染的上身袭击来。

    这时

    叶染却听得一声沉闷的重击声。

    “啊!”她身上一轻,身子被盖上了遮蔽的西服。

    她扭头,看见刚刚还在欺凌自己的醉汉,倒地不起。

    接着她被抱起,这熟悉的味道,是程词……

    “眼睛不能要了,手废掉,下面也是。”他淡然的开口,清醒不少的醉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保镖给带走了。

    叶染什么也没说,闭上眼任由程词带她回到了程家。

    这就是自己的命,不是吗?

    兜兜转转,到头来,还是回到了这个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