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需要你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1:05本章字数:2537字

    叶染抹掉眼泪,望向门外的人。

    只见程词犹犹豫豫的站在外面徘徊着,不敢进来,生怕病榻上的人见到他后情绪再次失控,气坏了身体。

    果不其然,叶染冷冷的开口说:“他还来这里干什么,我说过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让他给我滚!”

    小叶溪难过的拽了拽叶染的袖子,委屈的说:“妈咪,你不要赶老爸走好不好,老爸是真的很喜欢你很关心你,你在医院的这些天他都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里面装的全是你。”

    叶染捧着小叶溪胖嘟嘟的脸颊,难过的哭泣着说:“宝贝,妈妈知道你还小不应该对你说这些,但是妈妈真的没办法去原谅他。”

    “你记住了,你面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你爸爸,他害死了你的外婆和舅舅,亲手杀死了你的哥哥或者姐姐,他就是个杀人凶手!”

    程词大喊道:“小染,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但是你能不能不要在孩子的面前说这些,会吓到她的。”

    他虚伪的样子一如既往,叶染冷笑着说:“怎么,是我说对了你觉得心虚,还是不想让我在孩子面前破坏你好父亲的形象?”

    “小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着孩子还太小,大人之间的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是无辜的。”

    小叶溪突然伸出手向叶染索要抱抱,叶染心软将她抱进了自己怀里,对程词说:“我还不知道你吗?这种小把戏还是不要在我面前白费心机了,赶紧从我眼前消失,我看见你这副恶心兮兮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程词满脸忧伤的说:“小染,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应该好好坐下来谈谈,现在再怎么吵下去也无济于事,根本不能将问题完全解决。”

    叶染冷笑:“坐下来谈谈?程词,你觉得我两个还有什么好谈的,根本就没有谈的必要,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

    两个人大人争论不休,小叶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惹爸爸妈妈生气,所以他们两个才会吵架。

    还未等程词和叶染反应过来,小叶溪便扶在床边哇哇大哭:“老爸妈咪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小叶溪很乖很懂事的,你们不要再生气了,小叶溪会听话的……”

    叶染抱紧她,哭得泣不成声:“不关你的事,是妈咪没用,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虽然妈咪现在很无奈又无助,但是从来都没有后悔生下你,你就是妈咪的骄傲!”

    她不能这么自私,小叶溪这两年的时间都是和程词住在一起,不但被他养得白白胖胖,还越长越漂亮,看来得到了最好的照顾。

    所以她决定想口问问小叶溪的意思,是想和爸爸在一起还是和妈妈在一起。

    “小叶溪,妈妈有话想要问你。”叶染抹掉脸上的眼泪,对面前的小人十分不舍。

    “昂?妈咪你要问我什么?不管你问我什么问题我都会好好回答你的,因为我是个非常诚实的小孩子哦!”小叶溪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令人行疼不已。

    叶染无奈的笑了笑,开口问:“妈咪等病好了之后,就会回到法国,你是想和妈咪一起走,还是和你爸爸继续留在这里?”

    小叶溪挠着头发,不解的问道:“妈咪为什么要走呢?我和老爸也一起去不行吗?”

    叶染瞥向程词,眼中带着恨意:“他不会和我们一起走,如果你和妈咪去法国,就永远都不会回到这个地方,如果你选择继续留在这里,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妈咪了。”

    “我不要,我不要永远都见不到妈咪,我也不要永远见不到老爸。我们是一家人,难道一家人就不应该一起住吗?”

    小叶溪有继续问:“妈咪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我们,难道你不爱我和老爸了吗?”

    “妈妈当然是爱你的,可是我对你……爸爸已经没有感情了,我要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你会和妈咪一起走吗?”叶染满怀期待,可小叶溪似乎还是不能够理解她。

    面前的小人紧紧抓着她的手,生怕转个身叶染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妈咪你骗人,你明明就是爱老爸的。刚才你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眨个不停,老师说撒谎的小孩子就是这样的表情,眼神到处乱瞟!”小叶溪像抓到了叶染的把柄,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叶染惊慌失措的摇头说:“才不是,刚才只是妈咪的眼睛进了沙子,眼睛有些不舒服、而且很干才会眨来眨去,才没有撒谎!”

    “妈咪你这样的说法已经过时了哦,电视上都不像你这么演了呢!”见叶染说不过她,小叶溪跳下床手舞足蹈起来。

    现在换做是叶染和小叶溪两母女争论不休,程词站在一旁很是无奈,两个都是他的女人、他的祖宗,谁都骂不得更打不得。

    小叶溪跑到程词的腿边拉了拉他的衣服,悄悄咪咪地说:“老爸,你现在别和妈咪说太多的话,多陪陪她,她就不会这么排斥你了呀!

    程词朝她眨了下眼睛,这孩子真的是太懂事了,又漂亮又聪明,明显是继承了叶染的美貌,他的智慧。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程词都带着小叶溪死皮赖脸的过来看叶染。

    给她打扫病房的卫生,清洗衣物床单,还包括了喂饭,虽然叶染好几次吃下去又故意吐了出来,还把他刚洗好的衣服又扔进了垃圾桶里,但是程词依旧没有放弃。

    他相信总有一天,叶染会对他改观。

    三天后,小叶溪幼儿园上学,因此这天程词是只身一人前来。

    恰好碰见叶染在找换洗的衣服,正准备去浴室洗澡,可是她在病房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可以换洗的衣服。

    迫不得已之下,她只能问程词:“喂,你看见我的……贴身衣物了吗?都让你不要随便乱动我的东西,你又放到哪里去了?”

    程词无奈的打开置物柜下方的抽屉,里面全是换洗的内衣和内裤:“全都在这里,上次我洗完之后你又故意扔进了垃圾桶,这些都是我新给你买的,很干净。”

    一听是他花钱买的,叶染没好气的说:“谢谢,不过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东西,就算我赤脚出来也不会碰你买的东西。”

    程词听后挑眉说:“不穿衣服?其实也不是不行,我比较喜欢你坦诚相待时候的样子。”

    叶染甩手将桌上的花瓶扔了过去,程词头一歪,花瓶砸空,落到身后的白色墙壁上。

    “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依然是个无耻下流卑鄙肮脏的小人!”她怒骂着程词,眼底尽是嘲讽。

    程词从柜子里抓了一条内衣内裤出来,递到叶染面前:“你要洗澡,小心点别沾到额头上的伤口,不如让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我有手有脚可以自己洗,不用你多管闲事!”

    叶染白眼,飞快的逃进洗浴室将门反锁上,之前所有的紧张和怒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果然和程词待在一起,每分每秒都是胆战心惊的。

    就在她挤好泡沫,脱掉衣服坐进浴缸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用钥匙打开了,程词面色泰然的走了进来。

    “需要我帮忙吗?”

    叶染大怒,躲进挤满泡沫的浴缸中,抓着将身旁的沐浴乳瓶子朝他脑袋上扔了过去:“我都说不用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再不滚出去我就叫人了!”

    这次程词没有闪躲,瓶子直接落在程词的脑袋上,虽然没有红肿但叶染也知道有多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