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更新时间:2018-11-05 19:21:05本章字数:2519字

    “可是爸爸的手机里不止你的一条通话,从上个月开始你们就一直在联系,为什么?”

    卡特琳娜的强势,让赵凌秋忌惮三分,布鲁诺这么老实巴交的老头,生出的女儿竟然这么聪明,而且警惕心又强,大概是和她丈夫待久了的原因。

    赵凌秋告诉自己不能慌,一旦被卡特琳娜识破,他说谎杀人的罪名就会成立:“他来中国作客,我这个做主人的当然会在客人还未到达之前慰问他,经常联系这有什么问题吗?”

    卡特琳娜问:“完全没问题Klose少爷,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我爸爸会为什么会去中国?既然那段时间你都在和他联系,你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他摇头说:“我听布鲁诺曾经提起过,他突然来中国是为了参加医学研讨会。没想到这么和蔼慈祥的老人……竟然就这么没了,我对此深表惋惜,卡特琳娜。”

    医学研讨会,布鲁诺生前的确提起过,而且经过城卫队的调查,也确实如此,难道真是她想多了?

    “Klose少爷,非常感谢你提供的信息,很抱歉今天打扰了。”卡特琳娜起身对赵凌秋说。

    赵凌秋也出于礼貌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人握手言和,却各怀心思。

    他说:“没关系,我也希望能够帮助你一些,祝愿布鲁诺在天堂幸福。能够消除你心中的疑虑我深感荣幸,不知道布鲁诺医生的葬礼在什么时候举行?”

    “如果没有任何意外,应该是三天后,希望你能来送我爸爸最后一程。”卡特琳娜说完,微微颔首。

    赵凌秋点头说:“布鲁诺医生不仅是我们理查德森家族曾经的家庭医生,也是我们的家人和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我们……葬礼上见!”卡特琳娜勾唇轻笑,话中绕有深意。

    “下次见!”

    卡特琳娜走后,赵凌秋宛如解脱似得跌倒在沙发上,这时娜塔莎走进来。

    看着儿子胆小怕事的样子,娜塔莎开口说:“Klose,你是理查德森家族的继承人,不过就是死了一个老头而已,竟然怕成这副模样?”

    赵凌秋摇了摇头:“我不是害怕,而是愧疚。其实在我小的时候,一直都很不喜欢布鲁诺这个老头子,但是他现在因我而死,多多少少都是我的责任,而且我到现在都没法忘记他曾经对我说过我的话。”

    娜塔莎很好奇:“他对你说过什么?”

    “在我七岁的时候,还没离开德国。有一天我在花园里面玩泥巴,然后不小心把一只蝴蝶给踩死了,被中途路过的布鲁诺医生看见。”赵凌秋想到这里,皱了皱眉。

    “当时我承认了错误,布鲁诺医生说没关系,把它埋掉就好了,只要用心祈祷那只蝴蝶就会飞到天堂去。”

    “可是我觉得那样蝴蝶太孤单了,所以又故意弄死了一只,将它们两只一同埋入了土中。”

    娜塔莎不解:“不过就是两只昆虫而已,这又能说明什么?”

    赵凌秋摇头说:“这是我一辈子都没法忘记的事情,布鲁诺这个老头不仅研究人类大脑,还研究心理学。”

    “他说我是个异类,是个双重性格的人,一半天使一半恶魔,我虽然本性善良,但是做事比较极端,将来很容易迷失本性,成为彻头彻尾的恶魔。”

    娜塔莎不信,掩面而笑:“布鲁诺不过是个医术高明的老头而已,他又不是上帝,我的儿子你根本就不用相信他所说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可我还是有些害怕,而且最近我发现自己的性格也渐渐开始有了转变,有时候会觉得心情烦躁,我担心布鲁诺对我说的那些话会应验。”

    赵凌秋满脸忧愁,眉头紧皱,娜塔莎微笑着伸出右手搭在他的肩上说:“别担心我亲爱的儿子,你是尊贵的理查德森家族继承人,身上留着贵族荣耀的血液,即便成为恶魔又怎么样,也依然是我最骄傲的儿子。”

    他抬头望着这个为他牺牲所有、变得完全陌生的母亲,没有说话。

    S市人民医院,病房中。

    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叶染躺在病床上生了梦魇,她全身大汗淋漓,身子抽搐不停,像是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梦境中,她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短发女人背对着她站在前方,这个背影她怎么会不认得,分明就是生她养她到大的母亲!

    叶染穿着病号服走了过去,将手轻轻搭在温华的肩上:“妈……真的是你吗!”

    温华渐渐转身,原本清秀的脸颊却没有任何五官,整张脸就像张白纸!

    叶染吓得后退几步,声音带着哭腔说:“妈妈,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的五官怎么会不见了……到底是谁干的!”

    温华开口说:“你这个不孝女,程词不但害死了你的弟弟,还间接害死了你的亲生母亲,可你竟然到现在都还跟他在一起,简直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不是的妈妈,我和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他你要相信我!”叶染连忙解释。

    谁知温华冷笑道:“叶染,你就是个胆小鬼,竟然和一个害死你家人的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你对得起叶家的养育之恩吗?你对得起你死去的弟弟吗!”

    叶染愣在原地:“弟弟……对,他害死了我弟弟,小宇呢?小宇他在哪里?”

    她回过头,温华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倒在地上血肉模糊的叶宇。

    他爬到叶染面前,抓着她的脚踝凄惨的叫喊着:“姐……姐我好痛啊,我全身的骨头都被人打断了,真的好痛……”

    叶染捂嘴,泣不成声的跪在地上望着血肉模糊的叶宇,虽然他的样子极其可怕,但是面前的这个人是她亲弟弟,念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害怕。

    “小宇对不起,是姐姐害了你,是姐姐没用保护你,姐姐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想恳求你早点投胎,不要留在人间受苦了……”

    片刻后,叶宇又开口说:“姐,你一定要帮我报仇,一定要啊!我有今天全是程词的错,是他对不起你,是他害了我们一家!”

    叶染抬头望着他:“小宇……是姐姐的错啊,姐姐千不该万不该招惹上程词这个恶魔,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姐姐。如果能够重来,姐姐宁愿那个死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和妈妈。”

    “姐,帮我报仇,杀了程词!让他也尝尝失去至亲、家破人亡、身败名裂的滋味!”

    叶宇张着血盆大口,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地板上。

    “小宇,小宇!”叶染从噩梦中苏醒,滚下病床摔落在地上。

    环顾四周,周围只是熟悉的病房摆设,哪里有温华和叶宇的身影。

    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她在做梦罢了,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她脑子里想得全是死去的家人,所以晚上自然会做梦梦见他们。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护士小姐听见屋内的动静便立马赶了过来,想看看叶染的情况。

    这是程词特地交代她的,如果病房中有任何风吹草动一定要第一时间赶到,她可不敢得罪这位S市的风云人物。

    “叶小姐你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忙吗?”护士站在外面关心的问。

    叶染从地上站起来,重新躺回病床上:“我没事,只是起来喝水不小心把杯子掉在地上了,你们明天再来收拾吧。”

    “好的,那你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