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章 碰瓷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12本章字数:1443字

    季南霆一双鹿目晶莹透明,像是盛着一条银河,照亮了整个世界。

    可北悦分明能看到他眼底的炽热和欲望,像狼犬一般咬住了猎物便不撒口,攻击性十足,却偏又乖觉得厉害,让人忍不住想摸摸头。

    良久,她听见自己心底的轻叹。

    “你妈没告诉过你,年纪轻轻的,不要做白日梦吗?”北悦的惊愕转身即逝,恢复了面对现实的沉静。

    季南霆好似没有眼力见儿,依然热忱,还坐到了北悦的旁边,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正好相反,我妈说了,经常做白日梦的人才最有机会实现理想。”

    北悦心想,你妈真善良。

    她静静地看着他,问出关键性问题,“你为什么喜欢我?“

    季南霆拧眉苦想,“因为……你像我妈。”

    北悦:“……”

    她眸底滑过一抹寒芒,抬抬手,指着门口,斩钉截铁一个字,“滚!”

    季南霆见她恼羞成怒,忙堆起一脸乖笑,“开个玩笑,别生气。”

    不生气?

    不生气就不是人!

    北悦满脸愠色,上前拎起死小孩的脖颈就要将人丢出去,她一米七二的个子拎他有些吃力,却架不住她气势如虹,季南霆微弓着身子顺从着她。

    打开门,刚要扔出去,季南霆死死扒着门,小鹿一样的眼眸巴巴地瞅着她,咬咬唇,“北老师……”

    北悦环臂,冷冷瞧着他,“我像你妈吗?”

    “像。”季南霆很诚实。

    北悦:“滚出去!”

    她去掰他的手,就差上脚了,季南霆不松手,“不像不像,我说错了。”

    北悦不听了,直接上脚,踹过去。

    “哎呦!”

    季南霆捂着腰腹,惨叫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蜷成虾米状,看上去极其痛苦。

    北悦吓得退后一步,她那一脚虽然不轻,但也不至于把一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直接踹趴下吧,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这是……碰、碰瓷吗?

    眼看着死小孩的脸色变白,额头也渗出冷汗,北悦觉得事情不妙了,结结巴巴道:“你……你别装啊,不至于吧?”

    “你踹我伤口上了。”

    季南霆白着脸,把手挪开,北悦吃惊地看过去,果然……白色的衬衣渗出一大片鲜红的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北悦掀开纱布一看,是枪伤。

    北悦翻箱倒柜将家里所有的伤药都找出来,摊了一茶几。

    她用镊子夹着棉花沾着酒精给他清洗一下伤口,多少年没做过这种事情了,动作都有些生疏,还好伤口开裂得不重,上上药就可以。

    季南霆垂眸细细看着给她上药的女人,她专注的样子很认真,也很恬静,面容姣好,着妆时清丽,素颜时淡雅,像是一朵山茶花,气质清新脱俗。

    记忆仿佛回到了那个炎炎夏日,他考入军校的第一堂课,就是她上的。

    她穿着一件短袖白T配牛仔A字裙,简单大方,唇角扬着淡若山茶的笑容,沁人心脾,是那个夏天带给他的一抹清凉。

    那堂课讲了什么内容,他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唯一的印象,就是她飞扬的发梢,和优雅的谈吐,声音清清脆脆,好听极了。

    “怎么伤的?”北悦冷沉的声音将他飘忽的记忆扯回来。

    季南霆低头看一眼已经处理好的伤口,暗道怎么这么快,边道:“哦,玩枪的时候不小心走火了,误伤。”

    北悦瞟他一眼,知道他没说真话,但也知道部队的保密条例,便也不再多问。

    她收拾好药箱,扯过湿巾擦了擦手,淡淡道:“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季南霆眼睛一亮,“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北悦将湿巾团成一团,两记锋利而又危险的眼刀嗖嗖射过去,“你说呢?”

    “明白,我睡沙发。”季南霆一脸乖巧。

    北悦抬手一指洗手间旁边一小屋,“那是客房。睡那里还是睡沙发,随便你。别弄脏屋子。明天一早,给我走人。”

    她话说得没有一丝感情,冷冰冰的,却并不刺耳。

    季南霆看着她走向房间的背影,嘴角挑起一抹坏笑,“你就不怕晚上我破门而入?”

    北悦顿步,从裤兜里掏出一瓶防狼喷雾,眯着眼威胁道:“借你俩胆。”

    凶巴巴的小模样,季南霆又笑了,眼睛里盛着细碎的光芒。

    防狼喷雾,是专门用来防他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