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章 我就是她在外面的男人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12本章字数:1613字

    北悦从车库取了车,花了半个多小时,抵达靳家。

    这是一幢小白宫风格的三层小洋楼,在北城的建筑中算是独树一帜,设计者是她继父,靳文耀,国内数一数二的建筑师。

    她妈是在三年前再婚的,按照她妈的说法,她和靳文耀是再续前缘,两个人本就是青梅竹马的一对,因为误会才分开的,后来因缘分又走到了一起。

    这桩婚姻,除了她反对,全世界的人都予以高度支持,可她总觉得,老妈的再婚,是对老爸的一种背叛。

    既然反对无效,她就主动疏远了和这边的关系,可她妈目前就她一个亲闺女,哪儿那么容易放过她,从工作到婚姻,什么都要干涉。

    车子驶进靳家大门,她便看见停在院中的两辆豪车,季家的人也来了,看来今天有场硬仗要打啊。

    一进门,就发现客厅里坐满了人。

    顾云淮低头站在季夫人旁边,见她进来,眼神中透着心虚,还有怨愤。

    主位上坐着季董事长和她继父,她妈正在给众人沏茶,看到她进来,责怪地看她一眼,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哦,还有打从她进门,就幸灾乐祸盯着她的小丫头片子——她法律上的妹,靳菁菁。

    人还挺齐全,三堂会审啊。

    北悦淡定自若地走上前,向众人一一打过招呼,就笔直地站在客厅中央一点的位置,等着劈天盖地的讨伐和指责。

    果然,她一站定,季夫人就迫不及待地发作了。

    “小北,侬是怎么回事哇?订婚宴这么重要的场合,说跑就跑掉了,你是成年人了,懂不懂点事的呀?”

    季夫人在上海待过几年,一口的上海大妈腔调,还误以为自己很洋气。

    “我们云淮昨天晚上赔罪赔得跟孙子似的,要不是他处事周到,又一个劲儿地护着你,都不知道昨天晚上要闹得多么难堪的,我们季家不要面子的哇?”

    “还有哇,我儿子肚子上的伤是你打的吧,你看看这给他打的,肋骨都要断掉了!侬不想嫁就不嫁好了呀,好端端的干嘛打我儿子呀……”

    北悦听她数落半天,始终像个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眼看着她妈和她继父脸上都挂不住了,季夫人得理不饶人似的,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没有教养了。

    期间顾云淮没有替她辩解一句,只是紧紧盯着她,目光有探寻,也有紧张,似乎生怕她把昨天晚上他在外面干的那些腌臜事抖落出来。

    毕竟他在众人,尤其是他父亲面前,一直极力维护自己成熟稳重、翩翩君子的良好形象。

    北悦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她怕脏了自己的眼睛。

    待季夫人说的口干舌燥了,喝茶的功夫,她才沉然地开了口,“顾云淮,你没有跟大家说清楚,我昨天为什么走吗?”

    一句话,差点让季夫人呛到,众人齐齐朝北悦看过去,又顺着她的话音朝顾云淮看过去。

    顾云淮没想到北悦会突然把锅甩到他这里,脸上一时间一阵红一阵白,讪讪道:“对,是我不小心惹小北生气了。妈,你要怪就怪我,别怪小北了。”

    “你这孩子,就是什么责任都爱往自己身上揽。”

    季夫人心疼地拍着儿子的手,一脸慈母相,“妈知道你受委屈了,小北也是太任性了,这还没结婚呢,就这么大气性,结了婚可怎么过日子呦……”

    顾云淮低头做害羞含蓄状,又开始闭嘴当河蚌,好像十分赞同他妈的话。

    北悦她妈在一旁听不下去了,皮笑肉不笑地打圆场。

    “亲家母,本来小两口的事情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生的女儿我知道,她绝不是随意耍性子的人,要不要听听看她的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

    靳菁菁在一旁玩着手机,冷呵呵地说风凉话,“不就是跟别的男人跑了吗?敢做就要敢认啊。北悦,你要不要说说,昨晚把你带走的小流氓是谁?”

    “菁菁,不要胡说!”靳文耀轻喝一声。

    靳菁菁撇撇嘴,一脸的不屑,“我胡说什么了?昨天我有朋友都看见了,有一男的把北悦带走了,还上了她的车。”

    季夫人一听差点没从沙发上跳起来,“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云淮是被戴了绿帽子?北悦,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还真是会倒打一耙,北悦锋利的眼眸朝顾云淮看过去,见他依然紧闭着嘴装哑巴。

    本来还想给他留一分面子,既然他不仁,那就别怪她不义了。

    她动动唇,刚要开口,一个磁性清冽的声音忽然冒出来,“是我。”

    众人注目下,季南霆一身白衣黑裤,昂首阔步地迈步而入,大手自然而然地揽过北悦的肩膀,睥睨众人,斩钉截铁。

    “小北在外面的男人,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