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章 为她去遮风挡雨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12本章字数:1402字

    石总拧开茅台,斟了满满一杯,端给北悦:“来北总,我敬你一杯。”

    北悦淡淡道:“石总客气了,我不喝酒。”

    “啧,不给石某人面子是不是?来红五星不喝酒要干甚,难不成是来乐呵的,我看北总的助理,就是个妙人儿……”石总满嘴酒气往北悦脸上喷,淫荡的模样让人看了作呕。

    北悦不动声色地往后躲了躲,避开他倾过来的身子,强忍着厌恶,重复一遍:“石总,我不会喝酒,我来找您,是为了御墅临枫的款项……”

    话音未落,只听“砰”一声脆响,石总将酒杯重重掷在茶几上,面露不虞,“区区六千万算个甚,北总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摆明了看不起石某,那还来讨什么钱,到大街上讨饭去吧!”

    说完哈哈大笑,旁边几个合作伙伴也跟着笑了笑,吐两口烟雾眯眼看着北悦,“北总若真不会喝酒,还真是不应该来这地方,来的不过就是图个乐,你要真干了这杯酒,石总还能不给你钱?”

    北悦额角的青筋突突地跳,明明是来要债的,被他们说的好像她是来乞讨的,看来今天这酒若是不喝,钱是到不了手了。

    刚进靳氏那会儿,不是没参加过酒局,也不是没被逼着喝过大酒,一次酒精中毒,一次胃穿孔,都是极痛苦的回忆,以至于现在她看到酒就觉得像毒,喝下去倒是痛快,醉酒后就只剩下难受了。

    她看着透明的液体,唇角露出一个冷清的笑,“好啊,我喝。”

    喝了这杯,如果这老东西还不给她钱,她也有本事让他出不了这个门,大不了撕破脸,先君子后小人,不过是些酒囊饭袋,真当她北悦怕了不成?

    端起酒杯,刚要往嘴里送,就被人半路截胡了,季南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对愣住的石总和另几人笑道:“北总这几天身体不便,真不是不给几位面子,不然,我陪您喝几杯?”

    石总冷眼瞄着他,哼哧一声,“你算个甚,这儿有你说话的地方?”

    季南霆笑笑没说话,北悦听得心头火起,重重一掌拍在石总大腿上,疼得老东西差点蹿起来,对上北悦冷冷的眼眸,“石总跟小孩子凶什么,我带来的人,别人可不能吆五喝六的。”

    她一副护犊的凶样子,与方才自己被刁难时表现出的冷淡判若两人,寒冷的冰瞳一扫,竟让几个大男人都漏了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季南霆喜欢看北悦护着他的样子,心头一股暖流滑过,他知道她,外表冷若冰霜,内心火热又柔软,当年新兵连时犯了错被罚负重,脚磨的全是血泡,她逼他们下酒池消毒,却又送上了药膏。

    他打了个响指,服务员络绎不绝地送酒来,不一会儿茶几上便摆满了五粮液、拉菲、伏特加还有一瓶罗曼尼康帝。

    石总一看,坐不住了,“这是……几个意思?”

    红酒要醒,季南霆和北悦换了个座位,拧开一瓶五粮液,拿来个空酒杯满满斟上,足足三两,他端起酒杯,“石总,您看好了,这一杯算是我替北总向您赔罪。”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石总浑浊的眸光一闪,旁边几个老板也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身子往前倾了倾。

    季南霆又斟满第二杯,端在手里微笑道:“我们北总性子直,有时候说话难免冲撞几位,几位宽宏大量别计较,我替她谢过几位了。”仰头又是一杯。

    北悦看着少年灌酒的样子,鼻子像是泡在柠檬水里一样酸。

    自从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之后,她已经习惯凭借自己的力量立足于世,因为不再有人在她前面为她遮风挡雨,以至于她对这样的维护都有些不习惯了。

    紧接着,季南霆面不改色地斟满第三杯,“这一杯,便是为我自己了。季某刚从部队转业回来,踏入这圈子,以后免不了要跟各位打交道,今儿借着北总的东风,还请大伙儿今后多多照应。”

    语罢,一瓶五粮液已经见了底,这回石总和几位老板看着面不改色的季南霆,都坐不住了,面面相觑一番,“你刚才说,你姓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