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8章 她已经别无选择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12本章字数:1735字

    “我姓季。”

    酒醒好了,季南霆拿过伏加特给石总几人满满倒上,“来,今儿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石总僵坐在沙发上,面露狐疑,越看他越心惊,一开始只觉得是个俊美的小伙子,还以为是北悦包养的小白脸,得知他姓季,再一看,便觉得熟悉了,这眉眼,跟他老爹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另外几位老板也瞧出来了,连问都不敢问,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原来是季公子,你看看这多不好意思,前几天我还有幸跟季董一起喝酒来着,我手头有个项目,还想跟季氏合作呐……”

    “叮——”酒杯相碰的声音,季南霆笑容可掬,“今天是石总的场子,咱们不谈别的事。就喝酒,好不好?”

    “好好好,听季少的,来,喝!”

    北悦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一杯接一杯地喝干了一瓶伏特加一瓶拉菲,罗曼尼康帝也干了一半,担忧地看着季南霆,暗暗扯了扯他的袖口,季南霆安抚地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无需担心。

    一口气叹出来,伍媚又送来几瓶洋的,媚眼如丝,“几位好酒量啊,我们罗总怕不够喝,又让我送来几瓶,您老几位敞开肚皮,喝个痛快!”

    石总几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胃里火烧火燎的,眼皮子也撑不开了,闻言连连摆手。

    季南霆不饶,搂着他的脖颈继续往嘴里灌,皮笑肉不笑道:“石总,喝爽了吧,您看北总要的那笔款项,什么时候能到账呢?”

    “明天,明天我就让会计打钱……”石总都快吐血了。

    伍媚坐在北悦身边,指间叼着一根烟,轻吐着烟雾,笑道:“不错啊这小子,挺给你长脸的。”

    北悦目光始终钉在季南霆身上,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耳朵,心情十分复杂,再看一眼喝得五迷三道的几头猪,又解气又厌恶,冷冷道:“叫救护车吧。”

    伍媚叫来救护车,把石总几人拉走了,北悦上个洗手间的功夫,折返回来,伍媚又和季南霆喝起来了,这回她真急了,上前就把酒杯夺过来,“干嘛呀,他都喝那么多了,你还跟他喝。”

    “怎么,心疼了?”伍媚笑得不怀好意,背往沙发上一靠,烟叼的别提多社会,“今儿喝了姐姐这么多好酒,算谁的啊?”

    北悦和季南霆脱口而出,异口同声:“算姓石的账上。”

    伍媚一口烟雾喷出来,“够默契的啊。得,我算是看出来,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赶紧滚吧,回家洗洗睡去。”

    ……

    雨已经停了,北悦费半天劲把季南霆扶上车,给他系上安全带,看着小孩儿醉得红彤彤的耳朵,没忍住,伸手揉了揉。

    这一揉,像是触到了什么机关一样,季南霆短促地笑了声,咕哝一句:“痒~”

    清清浅浅的嗓音,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听得北悦心房一颤,手刚要缩回来,就被季南霆一把抓住了,醉眼朦胧地看着她,轻唤一声:“北老师……”

    心一颤,“我在呢,说。”

    季南霆往她手上蹭蹭,一双晶莹的鹿目波光粼粼,“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心扑通扑通地跳,北悦强忍心悸,猛地把手缩回来,发动起车子,往家的方向狂奔,路走了一半,她就发现身旁的男人不对劲了,他不停扯着领口,好像很热的样子,人蜷缩成一团。

    北悦不停地偏过头去看他,“怎么了,是胃疼吗?”

    担心安全带勒的他难受,伸手帮他解开,不小心触到他,季南霆如电击般动了下身子,这一触把北悦吓得不轻,他身体滚烫得像一块烙铁,脸上带着病态般的潮/红,看起来很难受的样子。

    “季南霆。”北悦急急地唤他一声,赶紧驱车找了个空地,拉下手刹,拍拍他的脸,这一碰季南霆立马就受不了了,低喝一声,“别碰我!”

    北悦吓得缩回去,见男人极力隐忍的样子,不像是撒酒疯,倒像是发病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很热吗?身上怎么这么烫?发烧了?”

    女人关怀的声音像是细鞭抽打着他的心脏,一股火苗子从胸腔燃烧起来,像是要将他整个人点燃,季南霆紧紧靠在车窗的位置,视线一片模糊,声音低哑,“我……应该是被下...药了。”

    “什么?!”北悦惊得瞳孔一缩。

    眼见男人唇色绯红,脸颊通红,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半敞的衬衣将胸腔的起伏暴露无遗,他生来一张俊美的容颜,此时此刻显露出几分妖冶,整个人都挣扎在情/欲边缘。

    季南霆压抑着每一根蠢蠢欲动的神经,眸底深沉得像大海,声音又冷又哑,“你现在……有三个选择……一、以最快的速度送我去医院……二、把我打晕,让我自生自灭……三……”

    北悦自动否决了前两个选择,一、赶到最近的医院也得小半个钟头,他能忍吗;二、他是为了她才喝那么多酒的,她不可能不管他让他横死街头,所以……

    “第三个选择,是什么?”

    季南霆发绿的狼眸定定地看着她,胸膛起伏了好几下,低低道:“跟我……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