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摩擦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22本章字数:2284字

    原来云莹莹一直都是这样,原来是她身在局中,从未看清。

    这时保镖已经拉开了跑车的门,云家大少抱着人坐到了后座,片刻,引擎声响起,跑车在众人的视线里绝尘而去。

    渐渐消失在了视野里。

    自始至终,云家大少的眼神没有在门口女孩的身上停留过哪怕一秒钟的时间。

    旁人只知云怀是云家大少,云莹莹是云家大小姐,却无人知晓,真正的云家女儿却站在这里呢?即便是一母同胞的亲哥哥,也视她如无物。

    果然如前世一般,缺席了十几年的亲情早已寡淡如水,喝在嘴里,是苦的。

    云瑾站在原地,从刚才开始,她的目光就一直牢牢地锁在那两人身上,即便此刻跑车已经离开,她的目光也始终紧紧的盯着黑暗。

    她的目光沉敛而深邃,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寒潭。

    但又十分的平静,让人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看什么看,快点进去。”

    那女警察见云瑾直勾勾的看着云家大少离开的方向,顿时恶声恶气的说道,同时动作粗鲁的推了她一把。

    云瑾踉跄了一下,突然倒了下去,鲜血在地上蔓延开来。

    ——

    转眼过了半个多月,H市的秋天变得愈加的萧瑟寒凉。

    正时下课时间,教室里有些吵闹,然而大多的,是三两个人在一起窃窃私语着,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可以让坐在角落里的人听的清明。

    “天啦,她怎么还敢来学校。”

    “出了这种事,怎么还有脸出门哟。”

    “真是不知廉耻。”

    “所以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嘛~”

    “……唉,你们别这么说嘛,我觉的她也很可怜的,一个女生遇到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是她的错好吗。”

    “对啊,我也觉得,你们难道不应该谴责那些人渣才对吗?骂人家女孩子算怎么回事。”

    “我呸,这叫什么话,这种事怎么不发生在别人身上偏发生在她身上了?肯定是她自己的原因,多半是她本身就骚浪贱。”

    “没错,一般女生哪会碰上这种事,还不是自己不自爱。”

    “对……”

    ……

    云瑾不动声色的听了好一会儿,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娴熟的转着手中的中性笔。

    在地下仓库醒来的时候,云瑾便明白,她算是重生了,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竟然重生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她已经回到云家,然而却被云莹莹算计,被人绑架折磨,差点死在红灯区的地下仓库。

    大概那也是生与死的边缘,在这个契机下,她重生回来了。

    这一次,因为她稍微动了点手段,前世折磨她的那些人死的很惨,导致她出来的时候还被当成了犯罪嫌疑人,但是很快澄清了,她是受害者。

    今天是她出院后第一天来学校,就发现她被人绑架的事情被有心人传了出来,一个女孩子,被一群男人关了十来个小时,一般人都会往那方面想。

    她抬眸,看向坐在教室中间第三排的云莹莹。

    十七岁的云莹莹穿着可爱精致又带着几分仙气的裙子,加一件纯白色的短外套,配上清纯柔美的样貌,在教室一群其貌不扬的女生堆里,耀眼的像是镀了一层金光。

    曾经,她也想不到,这样恶毒的留言,是从云莹莹这里流出去的。

    “阿瑾,你没事吧?”

    云莹莹走到了云瑾的桌前,像一束光般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云瑾放下笔,轻轻的笑了一下,“托你的福,还没死。”

    仿佛听不出对方话中的讥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还以为……算了,阿瑾,过去的我们就不想了,就算……大家也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不会怎样,毕竟你才是受害人。”

    云莹莹拍了拍胸口,一副放下心来的好姐妹模样。

    云瑾微微挑眉,云莹莹这话说的有点技术含量,听在不同人的耳朵里,却是不同的含义。

    若是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也许云瑾听来,她说的这段话没什么毛病,就是安慰她,就算遇到了绑架事件,心里受到创伤,也要坚强。

    可听在周围这群人耳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了,摆明了暗示大伙儿:虽然你被强了,但是大家不会歧视你,因为你才是受害人。

    顿时,有些人看向云瑾的目光更加的鄙夷了,这一点云瑾心知肚明。不管事实真相如何,总有些垃圾喜欢苛责受害者。

    云瑾没有想要解释什么,反而后退了一些,靠在椅子上,懒散道,“有空关心我,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那天,你不是也被他们关了十几个小时吗?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话音刚落,云莹莹的脸色变了一瞬。

    教室里渐渐静了下来,落在云莹莹身上的目光变得探究起来。

    云莹莹也被关了十几个小时?那她会不会也……

    “阿瑾你说什么呢,我当然没事儿啊,他们就只是关着我而已,什么都没做。”

    “哦?是吗”云瑾微微勾起嘴角,似笑非笑。

    “那可能我猜错了吧,我还以为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了,毕竟我呆了那么长时间,一直在被打,我想着你出来了,又没受什么伤,跟我比起来,真是好运呢。”

    “不过他们既然都没有打你,又不做别的,为什么要绑架你呢,我真是有点想不通啊,你长得这么漂亮……”

    云瑾故意将尾音拖得老长,惹人遐思。

    周围人看着云莹莹的眼神渐渐变了,云莹莹平时就长得挺好看的,娇媚可人,十七岁的年纪,身材也发育的凹凸有致了,要是真的同样被关了十几个小时,云莹莹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这……我怎么知道呢。阿,阿瑾你不要乱说啊。”云莹莹干笑着,迎上周围人的眼神,脸色有点难看。

    看着云瑾的时候,眼睛里偶尔闪过一丝怨恨。

    云瑾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从桌洞里拿出了一张纸条,两根手指捏住掸了掸,“话说前两天就想问你了,你没事儿去看妇科干什么?是‘身子’不舒服吗?”

    纸条不大,上面印着的字却清晰,正好让周围探着脖子观望的人看的清明。

    那是一张某妇科医院排号的票,署名郝然是云莹莹。

    云莹莹霎时脸都青了,她很激动的站了起来,猛地劈手从云瑾手中夺过了那张小条子,“怎么会在你手里?你……”

    她的话突然戛然而止,因为发现班上大部分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有些诡异,有些鄙夷。

    云莹莹突然慌乱了起来,忙解释道,“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只是……”

    “只是什么?”云瑾打断了她的话,笑吟吟的看着她,然而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她就是想看看,将云莹莹泼到她身上的脏水尽数泼回去,她又是何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