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毛茸茸的爪子?

    更新时间:2018-11-05 19:11:23本章字数:3074字

    “云瑾,你今天来是故意来气爷爷的吗?”

    云莹莹突然站了起来,挡在云爷爷身前,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是愤怒。

    “是啊。”云瑾坦然点点头。

    云莹莹一噎,完全没想到云瑾就这么承认了。

    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这特么让她怎么接?

    不光是她,其他人都被她搞得有点怔。

    “又不是你亲爷爷,这么紧张做什么。”云瑾笑眯眯的看着她,然而说出来的话却毫不留情。

    这句话就有点诛心了。

    云莹莹瞬间眼睛就红了,云瑾觉得让她下一秒就哭出来试试看云莹莹一定毫无压力。

    “够了,都坐下。”

    云爷爷突然怒吼了一声。

    云莹莹不甘的抿了抿唇,不情不愿的又坐回了云怀旁边。

    对上云爷爷带着怒意的眼神,云莹莹仍然笑眯眯的,“爷爷,您紧张什么?心虚了啊?”

    虽然是笑着,但她那双眼睛里平静而深邃,仿佛能穿透一切防护层,刺到人心深处。

    云爷爷的心忽然狂跳不止,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云瑾,如果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搅黄咱们一家人好不容易一次的家庭聚餐的话,现在你就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沉默了许久的云怀突然出声。

    他向来是不苟言笑的,此刻说话时,语气更是严肃。

    云瑾讽刺的笑了一声,撑着沙发就站了起来,云以安要伸手拉她都没拉住。

    还没走到门口,胳膊就被冲过来的云奶奶一把抱住了,“走什么走。”

    云奶奶转头对着云怀怒吼,气的脖子粗,“云怀你就知道欺负妹妹,要走你自己走,咋滴,就欺负没人护着她是吗?平时就听说你亲疏不分,看来还是真的,云怀你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云奶奶话音未落,云莹莹的脸就白了。亲疏不分?云奶奶这明显就是说的她,果然奶奶压根就没把她当自家人。

    云奶奶将云瑾重新拽到了沙发旁,强行把她按了下去,“还有你个老头子,孩子一来你就说些鬼话,不怪孩子顶撞你,没个当长辈的样子。”

    云奶奶平时都是很慈祥的样子,然而这时候泼辣起来,云爷爷都有点招架不住。只能沉着脸一言不发。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还吵起来了?”

    小姑云中玉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柄锅铲。

    “没事没事,你进去忙你的。”云奶奶摆了摆手,把云中玉又赶进了厨房。

    等小姑进了厨房后,客厅里又安静了下来。

    气氛实在是尴尬,其他人都有些坐立不安,唯有云瑾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能不气定神闲吗?她之所以来这里,难道还真是来参加家庭聚餐的?不,她就是专门来惹事的,就是专门来怼云爷爷的。

    有些事情,她现在知道了真相也做不了,但是收回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难得的家宴,不能一直这么沉默尴尬下去啊,方才一直不参与劝解的大伯云中海主动扯了个话题,他看到云莹莹还有些红肿的半边脸,,关切的问道:

    “莹莹啊,脸怎么了?”

    “这……”云莹莹欲言又止,目光时不时落在旁边的云怀身上。

    然而云怀不为所动,似乎是没看见她的眼神。

    云莹莹暗暗咬牙,云怀怎么那么木啊,被云瑾打了的这种事让她怎么说啊,她要是主动说,跟找家长告状有什么区别?她要的是云怀把这件事说出来啊。

    只有从云怀嘴里说出来,大人们才会怜惜她,才会更觉得云瑾可恶啊。

    她以为云怀会主动说的,可是……

    没办法,她的目光又开始往云瑾身上瞟,眼神中的小委屈,是个人都能看清楚。

    她虽然没说,眼神中的控诉却很明显了。

    云以安轻轻的皱眉。

    然而云莹莹还没来得及用自己装可怜的方式让所有人领会到她的意思的时候,罪魁祸首却积极的举起了手,“我,我打的。”

    云以安:“……”你打的就你打的好了,这么上赶着承认还一脸兴奋是想干什么。

    “额……”云中海也噎了一下。

    “你打她干什么?”云爷爷怒视她。

    有云爷爷出头,云莹莹显得更加委屈了。

    “想打就打,要理由吗?”云瑾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荒唐,作为姐妹,你不和莹莹好好相处就罢了,还如此欺负她,太过分。”

    “有她占了我十三年身份和亲人更过分吗?”

    “……”

    客厅中再次沉默了下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变成这种状态了。

    “你那是自己不小心被拐卖了,又不是莹莹的错。”云爷爷继续瞪她。

    “我看你才是荒唐,小瑾被拐卖才两岁,你这个当爷爷的不怪自己没看好她还要怪她自己不小心?”

    云奶奶突然猛地把茶几的桌子拍了一巴掌,震得上面的茶杯差点倾倒,被云瑾眼疾手快的扶住了。

    最终这顿家宴因为云瑾的搅局没能继续下去,云瑾率先离开。

    走到门口时,被云奶奶拉住了,泪眼婆娑,“你这是干什么呀,不喜欢你爷爷,也不能饭都不吃了啊,这是你的家啊。”

    云瑾脚步顿在门口,很认真的看着云奶奶,一字一句说道,“奶奶,我早就没有家了。”

    从幼时离家那一天起,就注定她从此以后无家可归了。这些面目全非的家,于她而言,只是一处已经无关紧要的旅店而已。

    云奶奶被震得呆立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云瑾拉开门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月色之中。

    “爷爷,奶奶,我还有点事儿,也先走了。”

    在云瑾离开后也起身走了。云怀也突然站了起来。

    “哥哥,你……”

    “你陪爷爷奶奶吃饭,我送她回去。”云怀丢下这句话,便往老宅大门走去。

    “站住。”云爷爷的怒吼声突然从身后传来,云怀的脚步顿了一下。

    “你们都翻了天了是不是?”云爷爷极其生气的锤了锤沙发,气的脸上的皱纹都更深了。

    “对不起,爷爷。”然而云怀不为所动,脸色都没变一下,抬脚踏出了大门。

    云爷爷的脸色更差了。

    剩下的人这顿家宴吃的有点食不知味。

    天色刚黑没多久,月光却已经很明亮了。

    云瑾在别墅区没走多远,云怀就开着车过来了。

    “云瑾。”

    云瑾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你出来干什么?”总不会是跟着她出来的吧?

    “上车。”云怀声线冷硬,带着让人难以拒绝的压力。

    云瑾想了想,现成的车,不坐白不坐。

    “你跟爷爷是怎么回事?”

    云瑾扯了扯嘴角,笑容冷淡了下来。没有回声。

    “问你话呢。”云怀有些不耐烦。

    “我讨厌爷爷,这个理由够吗?”云瑾侧头看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和刚才在老宅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都是因为他,我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啊。”云瑾的语气变得飘忽起来。

    云怀皱了皱眉,“你在怪爷爷?你走丢被人贩子拐走也不完全是他的错,爷爷也不想的。”

    云瑾轻飘飘的回了回去,“那如果我不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呢?”

    云怀整个人一怔,“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琢磨呗。”云瑾侧头看向窗外,蒙上月光的夜色在飞快的后退。

    云瑾话音刚落,道路左侧的绿化带上突然冲出来一辆车,拦腰撞了上来。

    两车相撞,剧烈的冲击让云怀的车子整个翻了过去。云瑾感觉到那一瞬间,云怀扑了过来,将她压在下面。

    电石火花间,无数思绪在云瑾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单手抓住副驾驶的座椅,另一只手抓着云怀的胳膊,一个翻转,将云怀护在了自己身体和柔软的座椅之间。

    “砰——”

    车身在空中翻转了360度之后狠狠的落在了地上。云瑾只感觉五脏六腑都仿佛要被碾碎了一般。

    云怀一阵恍惚,直到车子稳当下来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十分清醒,身上似乎受了点伤,但并无大碍,然而身上却压了一个人,云瑾趴在他身上,满头满脸都是血,一条腿更是被夹在车身和车门之间被侧翻的车身压在下边。

    “云……云瑾?”云怀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压在身上的人微微动弹了一下,“我……没事。”

    云瑾感觉身上没哪个地方不痛,但脑子还是清醒的,感觉自己又受了不轻的伤,加上上次还没好完全的伤,更是伤上加伤。

    就在这时,车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各种混杂着的人声,很嘈杂,一扇车门便暴力掀开了,有个脑袋向里边张望着。

    “这里面还有人没死?拉出来。”

    云怀顿时神色一松,“有人在,可以送我们去医院了。”云怀其实还能动,但是云瑾压在他身上,退还夹着,他担心随便一动让她的伤更严重。

    云瑾听着外面的动静,忍着痛喘了口气,却没有云怀那么乐观,“别高兴的太早。”

    他们这场车祸出的就很诡异,竟然有一辆车从绿化带里冲出来。

    似乎是为了印证云瑾的猜测,一只毛茸茸的黑色爪子从车厢外伸了进来,一把提起了云瑾的后衣领子,强行将她提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