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无赖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40本章字数:3234字

    我露唇一笑,和颜悦色道,“这位同学,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已经跟了我三天了,请问你有事吗?”

    他的表情有些痞,扯着唇露出一口的白牙,跟他的相貌有些违和,“是,你的记性很好,我是跟了你三天了。”

    我有舒出一口气的感觉,他承认就说明没有无赖到极点,他如果说这条路是你家的吗?我不能走吗?你管的着吗?我可能真无话可说。

    好在对方不是真耍流氓,也有的谈。

    我故意甜甜一笑,“那么请问这位同学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呀!”

    他的眸子似乎融进了我的笑脸中,凝成了一点,静静地落在我的身上,还别说真有几分神情的味道,我收起笑脸,脸上有点难看,明摆着调戏我,真成无赖了。

    他突然清了清嗓子,笑道,“夏子静,我不叫这位同学,我的名字叫兰兆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没有恶意。”

    我有些咬牙,他倒问的清楚,还知道我叫什么,不过这样落落大方无辜的表情是我接受不了的,感觉我是那个心虚之人,人家也没做什么,我倒成了兴师问罪的了。

    “这位同学,你叫什么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跟着我。”我耐着性子道。

    我重申一遍,我叫兰兆辉,不叫这位同学,夏子静你一个女孩晚上走夜路不安全,我怕你有危险才跟着你的。”他微笑道,眼中的神彩更甚。

    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回答,现在不能说满校园都是人,但是三三两两的人也是有的,这不已经有同学往我们这边看了,他真能说的出口怕我有危险。

    我嘲讽的一笑,眸中已经冷了下来,“这位同学,您叫什么跟我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危险?我没看到,不过现在面对你,让我得重新估量我是不是真的有危险?”

    “哈哈”他竟然笑的比我还大声,眼睛亮亮地宛如星辰,又招来了不少人的目光,语气依旧不温不火,“夏子静,我不是坏人,你看看我像吗?”

    我感觉真的有一拳揍到棉花上的无力感,白混了一世了,竟然有脸皮比我还厚的人,油盐不进。

    暗暗叫自己不要心浮气躁,我依旧冷哼,“坏人脸上写的吗?我看你虽是人摸狗样的,但是有道是人不可貌相。”

    他似乎忍俊不禁,“我叫兰兆辉,这个名字希望你记住,我真的没有恶意,就是想认识你,交个朋友。”

    真的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感觉有些浮躁,“对不起,我不想认识你,请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

    “那可不行,不看着你回宿舍我睡不着,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坏毛病,你可以打听一下,人也不错,我挺喜欢你的,我们交往吧!”他面上的笑容更甚,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看着我。

    我真的挺佩服他的,我这个活了两世人,脸上都有些发麻,哪个男生表白不是羞涩的,腼腆的,这个倒好又自大,又自恋是不是觉得全天下的男人就只有他最帅,是个女人听到他表白都会上杆子跟他交往,真的长见识了。

    真的是我道行浅吗?大晚上的被人表白竟然把自己弄得不自在,这种奇葩我活了两世的人还第一次遇到,感觉就是精神有毛病,白瞎了个好相貌。

    “您听清楚了,第一,我还小不想找男朋友,第二,您真不是我的菜,我觉得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既然您这么好,我觉得会有很多女生喜欢你,我这就先祝福你了,请不要再跟着我,可以吗?”今天似乎又想要破功,我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温和地把话说完。

    “先了解了解,我真不差,绝对是个合格的男朋友。”这个叫兰兆辉的学长真的是我见过脸皮最厚的人。

    真有些鸡同鸭讲,大晚上的跟他吹冷风真的不是我的作风,比起耐心谁比的上我,我最后给了他一个笑容,“随你吧!我先走了,如果你不怕成为全学校的笑柄,我愿意接招。”

    “呵呵”,他轻笑,“我真的没看走眼,晚安,好梦,明天见”他的语气相当的轻松,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脑中闪过云亦枫的模样,当时自己就是这样追的云亦枫吗?似乎也不是,我告诉他我喜欢他,表白也是家常便饭,但是也没有眼前这个人这么好的脾气,他拒绝,甩脸子给我似乎我也恼怒,也难过生气,就是越发让他烦让他看着我,这个人的招数真的挺厉害,就是这个脾气我也给跪了,不见一丝恼怒,这个休养比我这活了两世的人都厉害,我还是真挺佩服的。

    再也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了,无视就是最好的进攻,我就不相信他不会退缩,我越搭理他越是中了他的奸计,以后全当他是透明的。

    进了寝室,他们三个都在用手机看电视,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的手机就是听歌跟看小说然后打电话,再也没有别的作用。

    梁珊妮见我进来,似乎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像是压抑住欢愉,轻声道,“回来了子静。”

    我点头,倒是有些奇怪她没有问我为什么今天回来晚了。

    和另为两个人打了招呼,我去了洗手间,没有看到梁珊妮捂着嘴偷乐。

    刷着牙,我咂么出不对的地方,难道梁珊妮在楼上看到我跟兰兆辉说话,要不她的表情也不对,古怪的很,难道她误会我了,不过她若看到难道不刨根问底,这不像她的作风,难道还是有什么隐情。

    这个兰兆辉跟张斌在球场上就看出关系不一般,难道说我的行踪都是梁珊妮透露给兰兆辉的,那天就催我赶紧去图书馆,挺可疑的,我的赶紧问问,我要知道是梁珊妮出卖我,我先掐死她,竟然敢算计姐。

    出了洗手间,我回到寝室,径自走到梁珊妮的床前,“小四,你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是不是?”

    她脸上一慌,我就知道是她做的,她却连打了几个哈欠,“子静,我要睡了,明天再说。”说完将脸扭到一边。

    “吃里扒外,重色轻友”我笑着给她下了定语,“珊妮,看姐怎么治你。”

    梁珊妮每天早晨爬不起,一般的跑操都要我代打卡,而且起床气也大。

    早早起床,洗漱完毕,看着她的睡颜,我咧了咧嘴,用脸盘盛了半盆的凉水放在她的旁边,然后轻轻执起她的手,慢慢地放到冷水里。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份,天气已经转凉,她先是皱了下眉,然后手猛地从水里拽出,一个高从床上弹起,脸上惊慌失措,“洒水了,我被子都湿了,完了怎么睡觉。”

    我们三个好笑地看着她,她呆怔了半响反应过来是我在捉弄她,直接伸手去抓我,“夏子静,你找抽是不是?”

    我躲了一下,愤愤道,“重色轻友,吃里扒外,我还没直接将你扔大街上呢!以后别想让我给你签到,打卡。”

    她捂住了嘴,低低道,“子静,你咋知道的?”

    “老实交代,你都透露了什么给那个兰兆辉。”我张牙舞爪。

    “子静,冤枉。”她双手做投降状。

    “允许你五分钟给自己辩护。”我依旧板着脸道。

    “妹妹不是看那个兰兆辉长的好不是,这种事不能便宜了别人是不是?”听到兰兆辉三个字,程玲跟宋晓华都靠了过来。

    “你咋不留他,说重点,你都说了什么?”我步步紧逼。

    “子静,别那么严肃,你听我说,大姐二姐,你们评评理,那个兰兆辉看好子静了,他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草,父母又都是大学的教授,可以说根红苗正。子静一来被公认为校花,校花配校草很公平的。他就是问了几个问题,你多少岁,有没有男朋友,喜欢什么,我说的都是小事对不对?如果他这样的人物被子静拿下,我们宿舍得多出名,子静瞬间就会火了。”

    程玲点头,“是,我们全校两大校草全部草落我们宿舍,这也太牛了吧!子静,我支持你把兰兆辉拿下。”

    连宋晓华都说,“子静,你是女生吗?那么帅气的兰兆辉你不要,他要是多看姐一眼,姐做梦都能笑醒,拜托醒醒,那个是校草呀!白给你都不要,你是不是傻呀!”

    眼前出现云亦枫的脸,论起两个人都是气质绝佳,但是云亦枫还是要高出兰兆辉一筹,我可能是被云亦枫免疫了,欣赏归欣赏,就算是比他再帅的,也绝对不会动心了。

    我对于总拿别人跟云亦枫比还是有些无语,真的是中了这个人的毒,不管我承不承认,上一世跟这一世我只有对这个人充满了执念,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只有面对他的时候我才会心神不宁,真的是无可救药。

    几个人像打了鸡血,你一言我一语,我无奈道,“没有办法我没看好他,他就是再帅妹子我也不感冒,所以说我支持二姐去追,我们宿舍垄断学校两大校草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二姐你了。”

    “切,真没得谈,我若有你一半的相貌我就倒追,你们一个一个整天拿我开涮。”宋晓华往床上一趟,似乎有些郁闷。

    “二姐,真的不是拿你开涮,要论起才情,你在学校论坛的帖子,可是吸引一大票的粉丝,我没说错吧!”我笑道。

    听到我这样说她爬了起来,“对于我的文采我还是很有自信的,不过这个是个看脸的社会,有才没用,等有了钱姐去整容去。”

    我只能摇头,其实说起来人的相貌就是个皮囊,死过一次我是看明白了,可惜很多人看不透,现在我还真的是喜欢有内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