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奉送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40本章字数:3197字

    日子回到正轨,如果不是时不时有这个叫兰兆辉的校草出现在我面前,我绝对惬意的很,可惜不用我做任何的事情,我迅速在校园火了起来。

    流言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你否认解释就能堵住的,还会越演越烈,甚至很多人都说你矫情,不是有个校草级男友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么拽?

    越解释越遭,百口莫辩我是领教过了,这个小子真的是厉害,他就这么随随便便出现在我眼前,什么都不用做,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就坐实了我是他女朋友。

    无视似乎也不好用,我真的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了,要不让这个小屁孩牵着鼻子走,我夏子静那也太窝囊了。

    其实对于学校的流言蜚语我无视也行,毕竟活了两世的人,有些事情看的更透彻,有些东西,特别是无关紧要的人根本就不用搭理,问题是真的受不了走哪都指指点点,这种行径对于一直我行我素,还有些安静的我来说真的很烦心。

    只有找到根源才能解决,但是这小子道行也不浅,似乎很能沉的住气,我若炸毛了就只会中了他的圈套,想解决问题我就得沉住气。

    上一世我自认为游刃于各种男人之间不沾一片衣角,情话、暧昧、挑逗控制的分寸游刃有余,这个男生其实很嫩,属于菜鸟级的毛头小子,但是他在操场上的那股韧劲也是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心中冷笑,“兰兆辉,姐接招了,看看我俩到底谁技高一筹。”

    我正想从梁珊妮下手打听这个兰兆辉打到底是个啥人,晚上回到寝室,梁珊妮却先拍了下手高声道,“三位姐姐,妹子我有正事要宣布,明天晚上的聚会,谁也不许不去。”

    “有请吃饭的不去白不去。”程玲笑道。

    “明天是星期五是不是?”我嘀咕了一句,似乎要回家一趟了,有两个星期没回家看看妈妈了。

    “子静,特别是你,你若敢给我不去,你试一试看?”梁珊妮眼瞪的溜圆冲我道。

    “你先说谁请客,为什么请客?我得看看钱包鼓不鼓?”我低笑道。

    “还是子静上道,明天是张斌的生日,他要正式跟你们认识,谁不给面子谁就没我这个妹妹。”梁珊妮大声宣布道。

    我发现宋晓华的脸有些变,她家境贫困,平日里也会写个网文挣钱,周末也要做家教供自己上学,吃饭送礼她肯定为难。

    这个张斌我听说也是个官二代,其父似乎是某局的局长,我们拿出什么样的生日礼物都会感觉寒酸,但是我们不管怎么说都得跟张斌正八经的认识一下,不是他请就是我们请,毕竟我们四个人关系这么铁,不去都说不过去,但是去也为难,毕竟这是个生日宴,不送礼物也不好看。

    不过当前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珊妮小姐,我想问的是,不是只请我们,那个叫兰兆辉的也会去是不是?”

    “这个我不知道,据妹估计应该会去,你不是怕了他吧!”她冲我眨着眼睛。

    梁珊妮的话说完惹得程玲也跟着捂嘴,我却心中另有打算,很好,就明天这个机会了,不在校园,张斌去的地方档次也不会低了,我就跟这个兰兆辉彻底把话说清楚。

    “行,就这样说定了,不过明天我们去买礼物似乎是来不及了。”我低声道。

    我的话刚落,宋晓华的脸色更不自在了。

    “喂,我可要说好了,你们人去就可以了,这个就是最大的生日礼物,花钱可不行。”梁珊妮知道我们的家庭条件,所以肯定提前跟张斌说了。

    我们四个,就程玲家庭条件能好一点,父亲开了个小厂,家境富裕,梁珊妮父母是老师也就是小康的家庭,宋晓华父母在农村能供她上大学已经是不错了,我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

    “礼物是肯定要送的,等下我找找。”说完我打开了我的衣柜。

    “子静,你找什么?”她们三个人都十分好奇地围了过来。

    夏传明每年都会寄礼物给我,不管是生日还是别的节日,他对我这个女儿真的是很上心,可能也是觉得让我们娘俩受苦于心不忍,特别是这次我考上大学他忙没能来送我,便给我寄了不少的礼品,因为大部分是奢侈品,有的我还来不及拆封,于是一股脑地拿了过来。

    每天都是三点一线,时间长了就有些忘,还有他送的衣服大多我不爱穿,太贵,所以也就没拆,现在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从衣柜里拿出几个礼品盒,我道,“来,拆拆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礼物,反正没开封都是新的。”

    一时间她们也兴奋起来,六七个礼品盒很快四分五裂。

    我皱了下眉头,还别说真没有合适的,主要是我是女生,而张斌是个男生,两件丝纺连衣裙,一枚胸针,两条丝巾,还有一七寸的小平板,还有一双运动鞋。

    “哇”几个女孩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子静,都是谁送你的,难道是暗恋你的人,这个人得多有钱,全是名牌,不过就是这两条丝巾有些没眼光,颜色有些老,像是我们妈妈级别戴的。”

    我也看出来了,心中道,“他可不就是要送给我妈妈的,我就是个幌子,我不适合戴那么只有我妈妈戴了,可惜我妈妈才不稀罕。”

    “不是暗恋我的,我曾经被一个老男人包养,是他送的。”我又开始信口开河。

    果不其然,一个枕头砸了过来,梁珊妮的表情像个小豹子张牙舞爪,“夏子静,你有没有个正经,老实交代,东西到底哪里来的。”

    剩下两人也围个过来,一起道,“还不坦白从宽。”

    我举手投降,“我爸爸送给我的,不过他跟我妈妈早已经离婚了,我一直跟我妈妈住。”

    “看不出来,你还有个富豪父亲,每日混在我们平民里面,装的还挺像。”梁珊妮啧啧道。

    “都说了,我跟我妈住,我爸有钱还跟我真没关系。”我辩解道。

    “行了,这事以后再找你算账,眼下你的意思是这些东西都可以随便送?”梁珊妮道。

    “当然,不过没有合适的,这下倒是麻烦了。”我低语。

    “你真舍得?”梁珊妮笑地很贼。

    “你也看到了,我连打开都懒得打,你说什么合适,我绝对奉送。”

    “这个平板就行,他一直想要个,但是这个牌子的他一直没钱买。”梁珊妮拿起平板翻看着。

    “啊?不会吧!他爸爸不是局长吗?一万块的东西他能买不起?”真的惊住了。

    “不瞒你们说,张斌的父亲可不是一般当官的,你们想想就他那个条件用得着住校吗?他花一分钱他爸爸都要记账,刚买的那辆奔驰还是他舅舅送的,他爸爸常常对他说的话就是,别人都能坐地铁,公交,你比别人多长一个鼻子吗?你怎么就不能坐了,那天他打电话被我听到,我以为他会多么的不自在,他却一点不介意说他家老爷子说的对,以后他花每一分钱就要是自己赚的,我就喜欢这样的人。”梁珊妮满脸的骄傲道。

    “张斌还是这种人?”真的让我刮目相看,现在哪里会有这样的孩子,父亲有权有势他还不上天呀!我突然对张斌很有好感,真的是难得,这样才是真男人。

    “所以说他一直攒钱还没买上,我以前也怕这样的官二代难以相处,毕竟激情过后是实实在在的日子,我就喜欢这样的。”梁珊妮低低道,脸又可爱的红了。

    我这个活两世的人真的很震惊,原来他们小小年纪会看的这么清楚,由衷的佩服,珊妮也是难找的好姑娘,真的庆幸我们四个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很相似,如果是孟映雪那样的我真的无法相处下去。

    想起孟映雪我就会想起林诗雨,心里有些难受,等下哪天跟她联系下,最好吃个饭,不管怎样整个高中同学只有她让我牵挂。

    “可以,我们再包装好,就说我们三个人送的知不知道?”我低低道,一万块对学生来说很不容易了,三个人一起也不会掉价。

    “子静,这样好吗?我还有点积蓄。”程玲道。

    “把那个吗去掉,可以的,我也用不上,也不是现花钱买的,还有,你们看有喜欢的吗?统统拿去,反正我也不会用,只会压箱底。”我把剩下的东西一推。

    “子静,你太大方了,我喜欢这个胸针,真的好漂亮,归我了。”梁珊妮将胸针捧在了手里,似乎爱不释手。

    “子静这件连衣裙漂亮我很喜欢,可惜不是我的号码,太长了,要不你送我这条丝巾吧!我给我妈妈戴,真的很漂亮。”程玲也把丝巾拿到手里。

    “拿去,不过你要说是我送阿姨的知不知道。”我冲程玲道。

    “嗯嗯!”她点着头,将丝巾收入自己的囊中。

    我发现宋晓华看着另外一条丝巾,其实越贫穷的女孩越不愿意被人施舍,我不好张口,她要就要,不要我不敢说,因为她很敏感。

    “要不这条给我了。”宋晓华突然也大方道。

    我点头,“没问题,必须说是我送的,这个功劳你们可不许抢。”

    她俩都笑了起来,“知道了。”

    我突然想到,夏董事长要是知道自己挖空心思想送给我妈妈的东西就这样让我送人了,会不会气的吐血,不过他都有老婆了还做这样的事,真是难以理解,我这是属于平息家庭矛盾。

    这样一想我心里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