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噩耗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41本章字数:3110字

    知道张斌请客的地方档次不能低了,我们还是被眼前奢华的五星级酒店惊了眼。

    好在这个大酒店的员工素质高,引领我们去了包厢,就我们这几个人的穿着说不上会直接被人撵出去。

    包厢更是奢华的吓人,四个男孩已经坐在那里了,其中还真有兰兆辉,他换了件白衬衣,只有玉树临风四个字。

    我们三个先给寿星拜寿,“生日快乐!”然后将礼物递给张斌。

    张斌也没客气,直接接过,我觉得应该是梁珊妮提前通知他了。

    梁珊妮很大方坐到了张斌的旁边,我们几个忍住笑。

    梁珊妮一一给张斌介绍,“这个是我们宿舍大姐程玲,二姐宋晓华,三姐夏子静。”

    我们一一握手问好,张斌看着我道,“我们在球场见过。”我微笑点头。

    然后又给我们介绍他眼前的同学,除了兰兆辉之外,一个叫马奇,一个叫陈泽,都是计算机系的。

    很不意外张斌竟然把我安排到兰兆辉的旁边,我也没推辞,直接坐下,明显看到兰兆辉得逞的笑脸,不过我知道今晚一定要跟他说个明白。

    菜很精致,还有蛋糕蜡烛,我们起哄他许了愿,开始倒酒。

    红酒是贵腐跟人头马,白酒是茅台,还准备了几瓶饮料。

    “小姐们给个面子,都少喝点行不行。”张斌笑道。

    其实看出来她们三个都没喝过酒,我答道,“也好,我们就喝一杯,毕竟都是学生。”

    程玲跟宋晓华都面露难色,我道,“没事,喝不醉,一人一小杯就好。”

    我劝着她俩,却听到兰兆辉低低的笑声,我不禁又咬了咬牙。

    菜都是最贵的,难道张斌又有钱了?就这一顿,没有个几万块真的拿不下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看着他们男生拼酒。

    刚才吃了一口菜,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几个人的目光放到了我的脸上,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我疑惑不解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

    “是夏子静吗?”话筒里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

    我过了一遍熟悉的人,确定不认识这样的女性,“请问你是哪位?”

    “这里是人民医院,您的妈妈陈玉涵女士今天因为心脏病突发被送进了急救室……”只听了一句,我脑海就“嗡”的一声,半天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喃喃道:“好,我马上到。”

    “子静,你咋了。”梁珊妮问道,抬头看着一个个关心的眼神,我极力镇定,但是还是手足冰凉,身体控制不住抖个不停。

    我无法想象如果妈妈走了我会怎么办?她难道要和上一世一样抛下我吗?

    “我妈妈。。。心脏病犯了,我得赶紧走了。”我颤着音道,猛然站起,差点将身边的酒杯带倒。

    “子静,我陪你去。”她们三个人一起站起对我道。

    有泪直逼眼角,我努力使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慌,“不用了,你们别管我,珊妮今天是张斌的生日你好好陪陪他,不好意思我得赶紧走了。”

    推开椅子差点被椅子绊倒,脑袋“轰轰”直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手突然被人攥紧,冰冷冒着冷汗的手被宽大温暖的手掌包拢,“没事,别怕,我陪你,你们待在这就好,人多了反而不好,我去陪她就行。”兰兆辉站起,冲他们道。

    我已经无力思考,更无力挣脱他的大掌,只听张斌道,“行,兆辉你开我的车。”

    兰兆辉摆手,“不用了,我喝了酒,我们打车过去。”

    张斌点头,“也行,你们快走吧!”

    一直出了包厢我腿都是软的,他一只手握着我的手,一只手揽着我的腰,不停地安慰,“没事的,相信我,你妈妈不会有事。”

    眼前似乎有一双人影闪动,挺熟悉的,但是我眼中耳中已经完全没有旁人了,等听到“夏子静”的时候,我才微微回了神,眼前的人竟然是孟映雪,她画着精致的妆容揽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士,但是我已经完全无法跟她叙旧,更不会送一个眼神给她身边的男士。

    揽的我腰的手加了点力量,“对不起小姐,我们有急事,以后你跟子静再联系。”

    身子被人揽着往外走,似乎耳边传来孟映雪的声音,“拽什么拽,穷的要死,还不是攀上了有钱的帅哥才能到这种地方,平日里清高的很,还不是一上大学就学会勾引人,总是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其实就是一个贱货。”

    揽着我的大手似乎一缩,兰兆辉关心地看了我一眼,发现我表情没有变化才松了一口气,很快继续拥着我往前走。

    我觉得他是担心我受不孟映雪这样的话,可是任何声音已经引不起我的波澜了,更何况她那种人真不值得我为她生气,身后又传来低低带有磁性的声音,“宝贝,我吃醋了,你说他帅还是我帅。”

    “云少,当然是你帅。。。”孟映雪的声音越来越远,那个男子的声音熟悉的很,但是我已经无从探究,心中只有妈妈一个心思了。

    我坐在后车坐上,身子就没停止过颤抖,兰兆辉一边将我的手握紧,一边催促着司机,还不忘安慰我,“真的不会有事的,心里不舒服就靠着我,抓着我也行,你的手太凉了,没事,没事乖。”

    他满脸的真挚,真的跟那天晚上有些痞的无赖不挂钩,以后我才知道有些人外表看起来吊儿郎当像是什么满不在乎,其实内心纤细还有担当,一旦有事绝对是你可以依靠可以相信的肩膀,但只能说,不是好男孩你就一定喜欢,哪怕自己嘴里认定这个人没地方去找,就是过不了自己内心这一关。

    白炽灯照着空荡荡的走廊,只有我跟兰兆辉匆忙的脚步声,一见咨询台,气都来不及喘上一口,我迫不及待上前问道:“护士小姐,请问陈玉涵还在急救室吗?”

    “陈玉涵?”值班的是个年轻的护士,她察看了一下,低低道,“还在,十一楼到上面等着就好。”

    医院的十一楼空旷安静,大大的急救室三个字艳红如血,似乎是上一辈子妈妈遇到车祸后身上的鲜血,刺痛了我的眼睛。

    没想到我们楼上的陈婶竟然也在医院,看见我道,“别着急孩子,是不是医院通知你的,婶子叫她们帮着打电话的,放心,你妈妈那么好的人不会有事,孩子别担心。”又看了一眼兰兆辉,可能觉得时间地点都不对,也没问。

    我感谢这样的好心人,泪眼朦胧,“陈婶,你赶紧回去吧!天晚了,真的太谢谢您。”

    “没事,都是邻居谁也不帮谁一下,不过我刚才听医生说,你妈这种情况是要做手术的,手术费需要二十万,不行就让你妈把手术做了,这样老揪着心也不是个事,失常拉个警报也吓人不是。”陈婶苦口婆心的道。

    我点头,“谢谢陈婶,我知道了。”20万我真没当回事,我只有找我爸借了,等以后还给他,但不知我妈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真的个煎熬。

    手上又一暖,被兰兆辉拉到了椅子上坐好,“你不能垮知道吗?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慌,你妈妈还需要你照顾。”

    我点头,这才低低道,“谢谢你。”

    “你的手都捂不热,刚才我也吓坏了,真怕你有事。”他也专注地望着我。

    我躲过他有些炙热的眼神,“大晚上的让你辛苦陪我,我自己可以的,你先回去吧!”

    “陪你如果是辛苦,我愿意每天都辛苦,我一直想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你变脸,珊妮说你从不发火,像一抹幽兰,什么事都不会慌,不会在意,身上沉淀的东西像跳出凡尘的仙子,我想看看你的底线到底在哪里?那天就有些放肆了,给你道歉。其实今天我才发现你不过也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也会慌也会难过,也会需要别人照顾,而我愿意做那个照顾你的男人。”他说的很真挚。

    “兰校草真会说,骗了多少个女孩子了,这嘴像抹了蜜,其实我倒觉得你是跳出凡尘的仙子,怎么说都不会变脸,你才是那个厉害的人。”我故意不去看他的眼睛,这样一个无助的夜晚,哪怕是一点点的安慰我能让我感动心软,而我不能。

    “呵呵,不是,我是真的喜欢你,别说你说那么两句,就是再过分我也不会介意,谁叫我喜欢你。”他似乎真的不想放过我。

    我咬着唇低低道,“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不是很渣吗?你倒会选时间,我倒是很奇怪,兰校草喜欢人会这么快,一见钟情?”

    “不是兰校草是兰兆辉。”他捂额无奈道,“当然不是,就是这个时间我才会说,让你将心境放平,而且我不是第一次看见你,不要认为你这种模样的别人会是第一次见到你,其实新生表在我们手中的时候,当时我们就是一眼把你的照片给提了出来。”

    “你们还有这样的特权。”我很吃惊。

    “当然,夏子静这个名字我就记住了,还有好几次都是远远看到你,不得不说篮球场是距离最近的一次,追你就是脑子第一个念头。”本来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把话跟他说清楚,却没想到这个医院这个地方倒成了他表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