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委屈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0:41本章字数:3145字

    “你倒诚实的很,我能问问校草师兄,你都大三了,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就你这个条件也不该大三才找呀!”我故意把话题引向他的身上。

    “这个校草真的很刺耳,你说谁发明了这个词,我都想把他揪出来揍一顿,我兰兆辉靠的是内涵,真的,你了解我之后就会发现我这个人真的不错,至于女朋友大一的时候真谈过,谈了一年觉得不合适就分了,她已经毕业了,我绝对是单身,觉得最渣的事就是脚踏两只船。”他含笑道。

    “你的脸皮我是见识了,真够自负的。”抬眼又看到“急救室”三个字瞬间目光暗淡下来。

    “看看,刚好一秒又情绪低落了,心脏病现在不算大毛病,搭个桥和正常人一样,别自己吓唬自己,我跟你说我的脸皮一点都不厚,其实真的很害羞,但是认定的人,逼着自己必须厚脸皮,因为我是认真的。”他目光能柔出水,我感觉真的有些招架不住。

    “你可真行,靠着自己校草这样的头衔,整天围在我的身边,什么话不说舆论都认为我是你女朋友,你说你阴不阴险。”我不赞成道。

    “阴险不至于,用了点小手段,就是我喜欢的人想跟我公平竞争就得掂量掂量份量,我不以貌压人,年年优等生拿全额度奖学金,篮球、足球都是翘楚,他若敢不自量力我接招,比过我我心服口服,可以放手,比不过我,对不起人就是我的。”他可真的不是一般的自信。

    “你可真能说,我被你堵的无语。”物品低低道,抬头盯了一眼急救室的门,怎么这么久?心里越发的忐忑起来,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你坐一儿,我给你买点吃的,晚饭你也没吃不是。”他站起,要往外走。

    “我不饿。”我低低道。

    “乖,稍微吃点,有了体力什么都不是事。”他宠溺十足地道。

    “你能不能一派长辈的样子跟我说话,乖?我不是小孩子。”我活两世的人被他说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的是太刺耳了。

    “可是我愿意这样跟你说话,你就是需要别人宠的人,好了我去去就回。”他笑的灿烂,不知道是不是让我感觉到了他的温暖,我竟然没有反驳。

    虽然是觉得他唠叨的很,但是我是从心里感激他的,他其实一直在让我转移思绪,让我不要那么紧张,这个人心还挺细。

    一个人心情越发不好,我最怕我妈有事,什么事都能抗,就这个不敢想,一想就吓出一身的冷汗。

    拿起电话,美国现在应该是上午的10点,可是一通电话打过去,爸爸的手机竟然关机。

    我想了想,决定打给许翠,结果都一样,20万对她来说也是一顿饭、一件衣服的事。

    很快徐翠接了电话,“子静,有事吗?”

    “许姨,我现在需要20万,你马上打给我吧!我妈在医院,等我有钱了就还你。”

    千想万想也不曾考虑到她竟然是不借给我,“子静,你爸爸出国了,这些日子可能有个很重要的会所以一直联系不上,等他回来好不好?阿姨说的不算。”

    我真的木住了,她过年的一件外套大衣都是三十多万,手上的钻戒手链都是几百万,买个包都是几十万,她竟然说二十万她说的不算,等我爸回来,我爸什么时候回来,回来黄花菜都凉了。

    手几乎拿不住手机,气的抖个不停,上一辈子夏传明给我花的钱真的能用亿来衡量了,什么时候我张口要20万都不给我,真的太荒谬了。

    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将手机挂断,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如果我妈就是因为钱的事有个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夏传明,绝对让他没有我这个女儿。

    狠话说完便是无尽的委屈,我把他们当一家人,她竟然给我来这么一下,真的委屈死了。

    爷爷奶奶年岁大了,实不该打搅到他们,但是我知道只有这一条路走,真的突然很伤心。

    兰兆辉回来便看见我正在掉泪,几步上前道,“我都知道不该走,你怎么这么让人操心呀!别哭了,我真见不得女孩子哭,这心也一揪一揪的。”

    眼泪跟本就是控制不住,就是委屈,他突然拥着我道,“想哭就哭吧,别忍了,哭出来就好了。”

    他身上的气味很清爽,也很温暖,经过了上一世我真的变了很多,总以为什么都不会介意的,但是还是觉得受了伤。

    这一刻真的不想动,靠在他的肩膀上默默流泪,排山倒海的委屈,说不清也道不明。

    “嘭!”随着突来的一声响,紧闭的两扇门缓缓打开,我猛然站了起来,顾不了其他,三步并作两步,奔上前询问。

    “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一颗心砰砰直跳,似乎妈妈挂着吊瓶推了出来,疲惫的医生解下口罩,“应该不太要紧,但是我们还需要观察,先送重症监护室,明天情况好转我们再转普通病房,我觉得你妈妈需要尽快接受手术。”

    “谢谢你,医生,你们尽快安排,等我把钱先去交上。”我急急道。

    “过去先交一万吧!手术需要二十万,准备一下。”

    我点头,“我知道,我先去交钱,谢谢你。”

    医生点头,很疲惫的回到自己的岗位。

    “我要回家拿钱,你也回去吧!这么晚了。”虽然在重病监护室,我感觉妈妈不会有事,终于松了一口气,人也算活过来了。

    “我卡里有几万,我给你垫上,等你以后还我就行。”兰兆辉道。

    我一怔,不是不想回家拿,而是真的不想离开我妈妈的眼,虽然她在重症监护室,我在走廊,但是感觉跟她靠的很近。

    “好吧!明天是周末,我再还你,谢谢你。”我道谢,他含笑不语。

    等我们去收费处交钱的时候,年轻的护士小姐给的回话让我瞬间呆滞,“陈玉涵是不是?有人已经给交上了,不用那么多,足够。”

    “你不会是弄错了吧!我没有什么亲戚,就是有也没有知道的,你再看看。”不可能的事,真的很蹊跷,我觉得就是弄错了。

    “不会弄错,已经交了三十万了,对了还给你要了一个看护病房,您可以去住。”护士低低道。

    我跟兰兆辉面面相觑,“那么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人吗?”

    “这个不知道,似乎是上面弄好了,我们没见到什么人,反正就是你的钱已经交上了,你的看护病房时906,到9层楼之后,值班的护士会将你领入看护病房。”护士小姐一直很耐心地对我道。

    从收费处回来,我低低道,“太奇怪了,会是谁?我觉得就是搞错了,有人交错费了,我不会去住什么看护病房,住了说不上还会交钱,我今晚就在长椅上凑合一晚上就好。”

    “晚上很冷的,就算有暖气到了深夜还会很冷,不行,要不我去给你再要个房间。”兰兆辉道。

    “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我就想在我妈病房的门边看着她,这样才会安心,你回去吧!越来越晚会不好打车,别过来了。”我冲他道。

    “你可真够倔的,好吧,我回去给你拿件厚衣服,一会儿过来陪你。”

    “不用不用,你赶紧回去吧!来回得多远,不过我要是把打车钱给你说不上真的有些矫情,以后请吃饭吧!”我冲他道。

    “我要单独的,就你跟我。”他的嘴角含笑,眼睛亮的很。

    我一笑,答应的很痛快,“好。”

    “先吃点东西知道吗?实在没东西可买,我买了面包还有火腿,有水还有水果,你少吃点,要不身体会受不了。”

    话语暖暖的,我点头,由衷地道,“谢谢你。”

    他越发笑地眉眼如画,“我以后不想听这三个字。”

    我到是有些不好意思,催促道,“赶紧回去吧!别来了知道吗?”

    他没有回答,依旧含笑道,“走了。”

    我点头。

    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离开,似乎肩膀还见消瘦,却真的很有男子汉的担当,可惜注定了我们没有缘分,他的确是很合适的男朋友人选,可惜我不会轻易尝试,不把云亦枫从我的心里面彻底的抛开,对谁都不公平,我上一辈子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以为嫁给云亦睿就能忘了云亦枫,到头来还是那句话,害人害己。

    我慢慢踱到妈妈的无菌室门外,眼睛发涩。

    冰冷的玻璃门后,面色苍白的女人戴着氧气罩安静地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大床上,我的妈妈身上插满各种设施,那种锥心地刺痛感麻痹了我的神经。

    “妈”我轻叫,将手放到玻璃门上,“妈,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再吓我了好不好?你不知道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有事。”眼泪终于模糊了我的眼睛。

    长时间的站立让我有些昏沉,可是褪去挂虑,人就有些软,我回到椅子上坐好,歪着头似乎进入了梦乡。

    半迷糊状态,似乎有人来到了我的身边,挺拔的身材,高大的身影,可是就是看不清相貌,应该是兰兆辉回来了,迷迷糊糊低低叫了声,“兰兆辉?”

    那人低头给我盖了个什么东西,然后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却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四下还是空旷的走廊,身边哪还有什么人?

    可是低头一看,我瞬间愣在了那里,身上竟然披了件灰色男士西装。